第二章 初次出门(上) - 合租奇缘

第二章 初次出门(上)

我们的少年害羞的挤在等待上火车的人群中,他不是为自己提着早就没人使用的,用藤条织成的行李箱而害羞,也不是为自己那身浆洗得发白,衣口都破了的衣服害羞。他是为不习惯跟这么多人挤在一起而害羞。 他除了天性使然,更多的是不善于和他人交往。幼儿时期自己是怎么样的,记不得了。但读小学的时候,除了认真学习,平时都是照顾年幼的妹妹以及替家里干活,没怎么跟同学玩。上了初中除了努力学习外就是忙于打零工挣零钱帮补家里,更不要说跟人交往了。虽然他的样子很可爱,但同学们都替他安了个孤僻学痴的外号。 他的交际这么差,和他的性格有很大关系,但更多的是那些城里出身的同学们在妒嫉他的成绩之余,又因他家境不好而不愿和他交谈的缘故。 他除了学校家里两点一线外就是去书店,除了这样外,他连市里面都没去过,更不要说省里了。这次还是他第一次乘坐火车,虽然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办,但聪明的他多听多看,不用问就一下子了解到怎么坐火车了。也因此他才能没有找错地方,挤在这里等待上车。 他现在提着那个藤条行李箱,捏着车票静静的低着头站在那里。如果不是他一身的土气,满脸地憨厚之色,黝黑的肤色,特别是那男人象征的平头装,那么他这个乖巧的样子,肯定会让别人以为他是个害羞的乡下出来的清纯美少女。 他现在正胡思乱想着,想起自己原本要带着水桶、牙刷、枕头、被单、蚊帐来的,但父亲态度强硬的不让自己带来,说什么这么远的路带这么东西累赘,更大手笔的给多了自己一千块钱让自己去到后再买。 自己打电话去学校咨询了一下,发现一个学期包括学费、书杂费、特殊师资费、住宿费一共要一万多。自己一听就吓傻了,这一万多块够自己读完普通的三年高中了。原本想打退堂鼓的,但父亲不知道怎么也知道了学费的事,二话不说就把存有两万块的全国通用的存折递给了自己。自己当然不能拿家里这么多的血汗钱,表示只要一万多就够一个学期的开支了。可是父亲却严肃地说,这钱是第一学期的学费和以后三年的生活费,以后除了学费不会再给一分钱的做生活费的,生活费不够就要自己去想办法。因为以后家里挣钱都是为了妹妹的将来做准备,也因为这样自己才接过这钱。 少年想到这心中有点酸楚:“这两万块,不知道父母辛苦了多久才存下来的,居然一下子就给了自己,而且以后每学期都要一万多的学费,那父母不是更加辛苦?唉,报了名后就尽快找些零工帮补一下。可是,听说大城市里不怎么招收童工的,要是这样的话怎么办?我还差两年才成年啊?”少年想到这里不由皱起了眉头。 这时,少年突然被人撞了一下,少年回头看去,发现是三个长得蛮漂亮的少女,三个还算帅气的少年。这六个人衣着都十分鲜光,甚至可以说有些前卫和怪异。当然这是对少年来说的,他很奇怪那些少女穿得这么少,衣服连肚脐都遮不到,不怕冷到吗?而那几个少年更是奇怪,穿得衣服大得离谱,而且裤子好像要掉下来似的。 少年只是稍微抬头打量了一下就再次低下头,这时他发现那几个人都拖着一个漂亮的太空行李箱。他看到那行李箱设计得很体贴提行李的人,不由仔细的打量起来。突然这个时候一个冰冷带着傲慢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看什么?没看过啊!” 少年闻声抬头望去,发现当中的一个少年,那少年眼中露出不屑的神色,下巴更是高高的抬起,嘴的线条紧紧地往下弯着,这个样子十分明显的表露出看不起、厌恶的神色。 那种嘲笑看不起的表情,少年遇到得太多了,他已经能够以平常心对待这样的人。所以没有吭声,低下头,向前移动了一步。 这个原本得意洋洋的家伙,在看到我们少年的样子后,发觉自己被打败了,因为自己不够这个乡下少年帅!他眼中露出一丝妒嫉的神色,那高人一等的样子摆得更离谱了,并且准备追上去嘲弄一下那个乡下少年。 这时一声故意说得娇滴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们走那么前去干吗呀?你们不觉得有怪味吗?”听到这话在我们的少年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少女用手帕捂着鼻子,露出厌恶的神色,并往后退的图像。此时那个靠近少年的新潮少年忙对那女孩笑道:“对呀,好臭,我要走远点。”然后就传来移动的声音。 我们的少年听到这话后,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慢慢的把头抬起,背梁也挺直了。少年是不会为这些事儿产生羞耻的心情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父母挣钱十分辛苦,自己有什么资格为这些小事而感到羞耻呢? 四周等待火车的乘客,在先前就很有兴趣的看着这里发生的事,原本想看看这个乡下少年露出羞耻的模样,但发现少年根本没有想象中的情况出现,也就不去理会了。不过那些站在我们这个少年前面,而回过身来观看的乘客,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因为刚才那个害羞的乡下少年,居然露出傲视天下的样子。 不过这些惊讶在少年发现大家注视着他的时候,脸一红,露出羞涩的笑容,低下了头后,众人就恢复正常了。有见识的人都暗暗点头,看来这个乡下少年拥有一副傲骨啊。 少年后面的那帮新潮年轻人,在嘲弄一阵乡下少年后,发现少年和四周的人都不理会,也就没了兴趣,开始掏出可爱的手机给家人打电话了。 “爹地呀,嗯,还没有上车呢,是了爹地,我朋友已经有最新款的手机了耶,我也要买一部。我不管,你快把钱汇到我卡里去,不然我就……嗯,还是爹地最好,谢谢爹地。” “好啦,妈咪,我会照顾自己的啦,我会每餐都吃饭的。是了,刚才我想了一下,你给的钱不够耶,一万?不行太少了,起码要三万才行。嗯,汇到我卡里面去,好了,等我去到了会打电话给你的,拜拜。” 四周听到这话的群众都暗暗摇头,又是一群有钱的公子哥娇小姐。我们的少年也听到这些话,但根本没有去理会。那帮家伙向家里撒过娇后,就开始讲些暑假去了那几个国家旅游,买了什么贵重的礼品,替朋友怎么举办隆重的生日晚会啦。总之他们开始炫耀起自己如何的与众不同了。在这个时候,那些群众把他们和那个不吭声的乡下少年比了一下,不由都发觉还是乡下少年比较好。 过不了多久,喇叭传来:“234次列车将进站,请等候的旅客站在黄线外。”少年知道火车来了,看了看手中的车票,紧了紧自己的箱子上前了一小步。那些新潮少年也没空聊天了,立刻不守规则的往前挤去。幸好有几个早就看他们不顺眼的中年人一阵喝骂,才让他们乖乖的排队,不过可以听到他们正诅咒那几个骂他们的人被火车撞死。 少年叹了一息,在心中想道:“唉,有钱人的孩子。” 少年挤上了火车,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不久那六个少男少女也上来了,他们的位子刚好就在少年的侧边。少年还没把箱子放上行李架,车厢中上突然挤上了一大批的乘客。看这些人的打扮,可以确定是一批出外打工的人,他们没有去争位子,只是乖乖的站在过道上聊着天。看来他们都是买了站票的人。 少年叹了一息,要不是自己要坐上两天两夜,自己也会去买站票的。少年把行李放好后,把座位让给了一个带着好几个小孩的中年妇女。那中年妇女虽然乐呵呵的说着:“这怎么好意思哪大兄弟。”但还是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少年只是憨厚的摇摇头,没有说话,静静的扶着椅背站着。 此时六个少男少女那边不满的声音传了过来,可以听到一个少女用手帕捂着鼻子说道:“有没搞错!这火车怎么这么臭!” 另外一个少女接着说道:“不是火车臭,要怪就怪那些突然挤上来的打工仔,这些臭味都是他们传来的。”可以听出她的声音里透出她对和这些打工仔坐在同一个车厢很不满。 这时另外一个少女也不满的向其中一个少年埋怨道:“我都说不要搭火车了,就是你们几个臭家伙死命提议乘火车,说什么这比较有情趣。现在你看看这能有什么情趣!”她这话说完那两个少女也一起埋怨身边的少男。 几个少男摆出哭丧的脸孔无奈的说道:“我们都说要买卧铺,但你们怀疑我们居心不良,才改为买软坐的,要不等下我们去换卧铺?” “好了,不要说了,就算是卧铺,那里也干净不到什么地方,我们现在就下车改搭飞机。”少女说出这话,几个少年的脸色马上变成死灰色了,看来他们原本期待在长途火车上能够让自己占女孩子便宜的梦想破灭了。 少年一直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他对这些人的言语很奇怪,如果有钱的话一开始为什么不搭飞机,反而在上车后看到出外打工的人才决定搭飞机呢?难道他们不知道光阴的宝贵吗?少年望着挤向车门的六人,摇了摇头,打开摆放行李时取出的书,靠着椅背看了起来。 不久,汽笛一声长鸣,火车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