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李霞和董沁(上) - 合租奇缘

第三十七章 李霞和董沁(上)

陈世豪根本不在一个地方停留,一边游走一边劈砍突刺,用力够狠,被刺中的全都捂着肚子倒地呕吐,被砍中脖子的则全昏倒在地。 一看才一会儿功夫地上倒了十几个,暴走族有些迟疑,而那些爬在栅门上的学生更是傻愣愣的张开嘴巴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下去参战。 “拿东西砸他!”一个暴走族怒吼一声,手中的木棍朝着陈世豪狠狠地扔了过去,其他暴走族自然有样血样什么铁管、铁链之类的全都扔了过来,吓得那些爬在栅门上的学生纷纷怪叫着跳下来躲往两边。 陈世豪一看情况不对,马上揪起一个暴走族当盾牌,一阵惨叫声过后,这盾牌头破血流好不凄惨。 一看做了没用功,刚才指挥的那个暴走族,可能失去了理智,啊啊叫着的扑过来,那躲在一边的高大学生也跳脚喊道:“几个人扑上去抱住他!再会打也能干掉!”这话自然立刻让几个暴走族加入了飞扑的行列。 对这些冲过来的暴走族,陈世豪一副不在意模样,等那个暴走族靠前了,突然跳起,一个飞踹,把这暴走族踹飞数米远,然后挥动木刀,几刀就把那几个扑过来的暴走族砍到在地。至此,数十个暴走族只有三四个傻愣愣的看着轻松舞动着木刀的陈世豪,其他的全部倒下了。 陈世豪走到那几个已经彻底傻住的暴走族前,举刀劈砍几下,这几人立即昏倒在地,一人单挑数十人,完胜。 对于这样的胜利陈世豪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扔掉木刀,拍打一下彻底脏掉的校服,皱眉在某个暴走族肚子下翻出书包,看都不看一下那个高大学生一眼,径自这样走了。 “这是不是人啊?!真的是单挑无敌?!”栅栏后面的学生全都傻了眼,一副不可思议的望着一栏之隔的战场,这真的是一个人干出来的? 那个高大学生,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要好的伙伴走前来安慰道:“算了,这样不是人的家伙,我们还是不要招惹为妙啊。” “不!我绝不放过他!”这高大学生恼羞成怒,掏出手机拨打号码,然后冲着手机喊道:“警察吗?!南大附中校门口有学生斗殴,人数上百!你们快来抓人啊!” 本来还站在他身旁的那些学生一听这话,全都脸色一变,立马掉头就跑,而刚才那个安慰的学生直接骂道:“靠!你来真的?!居然报警?!别怪兄弟不义气!”说完也跑了。 只有那个高个学生有点着魔似的喃喃道:“我就是要把你弄进去!我就是要把你弄进去!” “少爷,你不是真的报警了吧?”栅门外的暴走族自然也听到了,全都神色不定,一个比较壮实的暴走族,吃力的扶着栏杆冲那高个学生问道。 “妈的!你们怕什么?!怕老子不救你们出来吗?!”高个学生怒吼几声,然后压低声音:“警察来了知道怎么做吗?就说那陈世豪是你们的头!” “呃,少爷,外面谁都知道我是头啊。”那问话的暴走族小心的提醒道。 高个学生一摆手:“笨蛋!你不会说他才是真正掌控你们暴走族的老大啊!就说他要去攻打其他暴走族!你们受不了他的欺压所以不干,因此才会有这内斗!我不但要他被抓进去关几天!还要让他名声在这学校臭掉!”说到这,狠狠地扫视了一下这些暴走族:“只要办好了,一人一万!但要是出错了,哼哼,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 原本还在唉哟叫疼的暴走族们,一听这话先是双眼发亮,接着神情凌然的猛点着头。 看到这些暴走族都明白事理,高个学生满意的点点头,拨通电话,一边:“喂,张律师啊,我是高然,对,就是我啦,有事麻烦你……”一边快步跑进了校园内。 那个和高然对话的暴走族,扭头看了一下手下,脸色阴沉的说道:“都听到少爷的话了吧?等下警察来了,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不用大哥教你们吧?” “放心老大,我们知道怎么说的!”在场的暴走族们纷纷点头应和! “那好,全都躺下痛苦*!”这暴走族老大听到警笛声后,立刻躺倒在地唉哟唉哟的叫喊起来。他的手下也全都是演戏的高手,瞬间*声四起。 一辆巡逻警车,呼啸着出现在校前街口,然后一个漂移转弯,冲进了因为斗殴,而没有几个人行走的校前街。一看这警车的牌号,大部分暴走族都不由得浑身一抖,哎呀声叫得更响,那老大则喜色一闪,这对嫉恶如仇的姐妹花来了,那小子有难了! 警车停下,车门打开,两名身高差不多,同样英姿飒飒的两名女警快步走了过来。 一见这两个美丽女警,倒在地上的暴走族们立刻唉声叹气:“警察姐姐,我们好惨啊,快帮我们叫救护车啊!” 一个齐耳短发的美女警察,好整以暇的东看西看,笑眯眯的没说什么,而另一个齐肩短发的美女警察则皱眉呵斥道:“乱喊什么?全都是皮外伤!一个二个赖在这里想干嘛?” “哎呀,警察姐姐你这是什么话啊,我可是骨折了啊!”那个第一个被攻击的暴走族可怜兮兮的抬起脱臼的手腕喊道。 齐耳短发女警笑嘻嘻的走前去:“我看看。”说着拉住手一抖,那暴走族惨叫一声,接着发现没事了,立刻笑道:“谢谢姐姐。” “好了,统统起来,看见你们这些家伙就气饱了!还赖着干什么?真要等救护车啊?!统统起来去警局!居然敢聚众斗殴!不关你们几天是不晓事的了!”那齐肩头发的女警则没有那么好气。 一些暴走族被这女警这么一呵斥,下意识的站起来,毕竟陈世豪只是让他们倒地而已,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害。 那老大一见不是事,忙大喊道:“警察姐姐,你们可不能这样啊!我们根本没有聚众斗殴,我们这次可是受害者啊!是我们飞龙团的老大突然暴走把我们打成这样的啊!” “飞龙团的老大?飞龙团的老大不是你吗?难道你把他们打成这样?正好,凶手抓到了,跟我回去吧!”那个齐肩发女警走前来揪住这老大的衣领说道。 “大姐啊!我只是飞龙团明面上的老大,真正的老大另有其人啊!不信你问问他们!”这老大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指着手下赌咒。他手下自然是猛点着头的是啊是啊说着。 “你有幕后老大?!快说是谁!”这个齐肩发女警根本没理会那些拼命点头迎合的暴走族成员,反而直接把这老大拉到近前盯着问道。 “呃,那个,对,我们飞龙团被他控制好些年头了!这次如果不是他突然决定去攻打神耀团,我们还不敢反抗呢。我们只是不想去招惹神耀团就惹得他大发雷霆,把我们全都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实在是太残忍太独裁了,以后绝对不认他做老大!”这老大睁眼说瞎话说得非常流畅。 “神耀团?!你们老大叫什么名字?!在那混的?!干什么要隐藏在背后?!”齐肩发女警双眼放光急切的迭声问道。 “我家老大叫陈世豪,是南大附中一年3班的学生,之所以要藏在背后,是因为他还要学生这块皮!”这老大想也不想就直接说道。 “好极了!”这齐肩发女警一推这老大,立刻来到学校的门岗处敲敲窗户喊道:“我是警察,快开门!”可惜没有反应,让这女警皱眉嘀咕:“搞什么?当什么保安的?门口有人打架,保安居然不在?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就在此刻,校前街附近某间餐馆内,几个穿着保安服装的男子正围在酒桌前,一个头目模样的保安掏出一叠钞票,平均的分给几个保安,然后得意的笑道:“给那些少爷方便,我们轻松就能赚到外快,所以啊,别说做保安不好呢。” “嘿嘿,还是老哥英明!居然能有这样的路子!”众保安谄媚笑着的巴结,而那陈世豪的老乡也是其中之一。 “那自然,在这城里面混,没有门路单靠那份死工资怎么过活啊?大家都放淡定点,人家少爷做事有分寸的!事后只要说我们在开会就行啦!”那头目保安大咧咧的说道:“来,起筷,吃!” “吃!”众保安立刻抓起筷子拼命的抢夺着美食。 那齐耳发女警看到那齐肩发女警还在敲着没有反应的保安亭,不由走前来说道:“李霞,你这么着急干什么?你不会以为那陈世豪打完他们还会待在学校吧?” 这名叫李霞的女警立刻恍然的点点头,拿起对讲机:“我是李霞,请帮我留意10分钟前从南大附中校前街有没有飞车党离去!” 很快对讲机就传出个女声:“霞姐,30分钟前有一队飞车党抵达校前街,并没有离去。” “谢了小丽。”李霞道谢后,有些疑惑的对伙伴说道:“董沁,奇怪了,怎么没有飞车党离去呢?难道你骗我?!”后面这句是对着那暴走族老大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