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村少年(下) - 合租奇缘

第一章 山村少年(下)

陈家中在心中叹了一息,但仍笑着拍拍少年的肩膀:“嗯,来,正等着你吃饭呢。”说着就往里面走,在知道儿子在外面辛苦的生活后,陈家中突然有点不敢面对这个儿子了。 少年担忧的望了陈家中的背影一眼,然后来到美妇面前,再次低下头说道:“妈,我回来了。” 美妇跟以往一样慈祥的笑道:“回来就好,怡馨,去摇水给你哥洗手,准备吃饭吧。”说着也往屋里面走了。 少年再次抬起头担忧的望着妈妈,然后再望了望满脸高兴的拖着自己走向水井的妹妹。眼中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心中不由自主地叹了一息。 “哥,你在想什么?”在水井摇着水的陈怡馨,发现哥哥心不在焉的洗着手。 “呃,没什么。”少年忙胡乱的搓了几下手,甩了一下后就起身朝屋内走去。“哎,哥,等等我。”陈怡馨不满的一边喊着,一边忙就着还流着水的龙头洗了下手,然后就飞快的跟上少年,再次挽着少年的手臂,朝屋内走去。 餐桌上,少年低着头慢慢的扒着饭,没怎么去挟菜,他腕里的菜都是妈妈和妹妹挟给他的。陈家中也没有吭声慢慢的喝着酒,只是偶尔瞥了儿子一眼。 陈怡馨感觉到气氛十分紧张,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仍不断的和家人说着话,期待能够打破这紧张的气氛。 “哥,你不是去拿毕业证吗?能给我看看吗?”陈怡馨说出这话的时候,大家都感觉到少年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大家心中都不由咯噔一声的想道:“难道他没有拿到毕业证?” 陈家中干咳了一下,开声说道:“是啊,把毕业证拿给我看看吧。” 低着头的少年迟疑了一下,然后才放下碗筷,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毕业证书,双手捧着递了过去。 陈家中接过后打开来看,坐在两旁的母女也好奇的凑了过去。当大家看到成绩优秀准予毕业的字体后,都松了口气。然后都狐疑的望着少年,因为他们搞不懂少年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呢? 还是妹妹机灵,她忙问道:“哥,你考上哪所高中了?是直升吗?”少年听到这话,低着头摇了摇,低声说道:“我……我不想读高中了。” 陈家中眉毛一跳,语气威严的问道:“你考高中的考试成绩是多少?”大家都以为少年是因为考试没考好,所以才这个样子。当然大家都露出不相信的神色,因为少年平时成绩很好的啊。 少年小声的说道:“697分。”大家再次皱起了眉头,这个分数很高啊,为什么少年不高兴呢? 陈怡馨插嘴问道:“哥,你在学校内排第几名啊?”只是这话刚说出来,陈怡馨就忍不住吐了小巧舌头,看哥哥那沮丧的样子,自己这话问错了。 “第……第一名。”听到少年说出这话,大家都松了口气,看来少年是为没有在市里排上好名次才这个样子吧。 “哥哥好厉害耶,全校第一名哦,是了,哥哥那你在市里又是排第几名呢?”妹妹眨眨眼后忙一副故作高兴神态的问道。 “呃……”少年仍低着头,迟疑了一下才用很低的声音说道:“第一名。” 大家听到这话都呆住了,妹妹清醒过来忙问道:“那省里呢?” 少年的声音更低了:“也是第一……”大家这个时候都吃惊的瞪着大眼望着少年。 陈家中眼睛一瞪正要说什么,那美妇人轻轻的碰了他一下,打了个眼色。陈家中立刻明白到自己儿子为什么不愿意读高中了,他肯定是以为家里经济非常困难,为了减除家里的负担,才准备不读了吧。 陈家中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祖先阿,你们留下这样的家训会不会不适合时代了?现在如此优秀的后代,居然为了担忧家庭的经济问题而准备放弃学业啊。 陈家中吸了口气起身示意女儿和自己换位子,他在少年身旁坐下后,乐呵呵的拍了下少年的肩膀说道:“儿子,你老子我知道你担心什么,钱的事不用担心。你知道吗,那些果场和鱼塘都给你老爸我承包了……”陈家中把告诉女儿的话告诉了儿子,而陈怡馨也在一旁附和着。至于美妇人则一直含笑看着自己的家人。 少年听了父亲的话这才抬起头来,不过神色中还有着顾虑,他有点结巴的说道:“可是爸,我被南大附中录取了。”说着再次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通知书。 “南大附中?!”两父女齐声惊呼,而那妈妈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陈家中接过通知书看了一下后,狠狠地一掌拍在少年的肩膀上,仰头哈哈大笑道:“不愧是我儿子,南大附中可是全国的重点中学啊。不用担心什么,你给我专心读书,然后直升南大。哈哈哈。” 陈怡馨已经抱住少年欣喜地说道:“哇,哥哥好厉害耶,南大……哦,南大附中耶。”那妈妈也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在国内,不管问谁,就算是目不识丁之辈,他们也会告诉你南大是全国的最高学府,是学子们的圣殿。而南大附中也就是众多学子中最容易考入南大的中学,因为南大很多教授都会来担任一下南大附中的讲师。所以这所中学的师资力量是其他中学拍马也跟不上的。 少年忙焦急的说道:“但是,那里的学费……我还是读普通的中学吧?”少年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因为是全国的重点中学,还是重点中的重点,他们的学费是其他中学的好几倍。 陈家中大声喝道:“不行!”说到这,陈家中又柔和的说道:“儿子,南大附中和其他重点中学不同,那里是由大学教授讲课的,那些知识是用钱买不来的,所以你一定要读南大附中!那点钱老子还是有的!” “可是……”少年还是担忧的说,不过父亲立刻打断道:“没有什么可是,你要不去读,老子我就打断你的腿!” 少年打个寒颤,低下头低声说了声是。陈家中再次猛拍少年的肩膀大声的说道:“来,今天你老子特别高兴,陪你老子喝上一杯……”他话没说完,就被老婆狠狠地一瞪,吓得忙改口:“呃……吃饭、吃饭。” 以后的整个暑假,少年虽然还是不怎么说话,但帮助家人干活更加勤快了。可能他期待这样可以帮助一下家里吧。一个月后,陈家中一家人出了村子,替少年送行。看着少年背着简单的行李上了长途汽车后,陈家中叹了口气,那美妇和陈怡馨都带着泪珠望着远去的汽车。南大附中离这里上千公里,现在少年是搭车去省城,然后还要坐上好几天火车。虽说可以乘坐飞机,但一般的学子都不可能搭飞机,更别说这山村里出来的少年了。 陈怡馨跟着父母回到家中,还呆呆的坐在门口,她为哥哥高兴,但又为一学期只能和哥哥见一面而伤心。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惊醒了她:“怡馨。” 她回头一看,发现父亲母亲都站在身后,而母亲则提了一个小包裹。她不由奇怪的问道:“妈,您和爸爸要去哪?” 妈妈笑了一下:“我们要搬家了。” “搬家?”陈怡馨吃惊的站起来。 “丫头,有些事等一下再告诉你。现在你有什么要带走的就去拿来吧,不过衣服之类的东西就不用了。”陈家中柔和的说道。 “那……哥哥怎么办?小黄怎么办?”陈怡馨明显知道搬家的事和哥哥有关,不然不会哥哥一去外面读书就马上搬家。但她不敢直接询问,所以只好这样问了。 “你哥哥他长大了,开始了历练的生涯。呵呵,没想到我们想留他在身边久一点,上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磨练他了。”陈家中说到这望着妻子苦笑。 妇人含笑的望着陈家中说道:“你当年也不是这个年龄就一个人在外了,儿子现在都16岁,是时候出去了。” 陈怡馨呆呆的听着,以她的聪明她很快了解到,父母是故意等哥哥离开后才搬家的。 妇人看到陈怡馨眼中充满了泪水,不由爱怜的摸摸女儿的脑袋,慈和的说道:“不要伤心,这是陈家的男子必须经历的事。我们去见爷爷奶奶哦,你还可以带着小黄去呢,以后我们一家人还是会团聚的,开心一点吧。” “爷爷奶奶?!”陈怡馨十分吃惊,因为她从没听过爸爸妈妈提起过自己有爷爷奶奶啊。 “好了,丫头,你要带什么去?”陈家中说道。 “我……我带小黄就可以了,小黄是哥哥买给我的。”陈怡馨抱住呆在身旁的大黄狗,语气悲伤的说道,她根本就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哥哥一离开,爸爸就要求立刻搬家呢?整个脑子乱乱的,相比起其他东西,惦记着的就是这只小黄土狗,因为这代表着哥哥的关怀。 夫妻俩苦笑的互相望了一眼,陈家中点点头:“那好,我们走吧。”于是三个人一条狗,就这样离开了紫银村,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搬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