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村少年(上) - 合租奇缘

第一章 山村少年(上)

(开始正式发布啦。) 紫银村,这是一个十分常见的山村,不过又和其他发达的村子不同。这里没有常见的水泥房,也没有各种各样的工厂,所有的房子几乎都是瓦房,当然偶尔也有几栋高大的青砖石房。由于这里没有什么工厂,所以这里的山特别美、水特别清。在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长大的村民们不但都长得很秀丽,同样也都善良纯朴,他们已经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寝的日子,显得与世无争。 夕阳西下,美丽的红黄色把整个山村映照得一片金黄,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白色炊烟从各家的烟囱中袅袅冒出,使得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纯朴的味道。各家的家庭主妇已经开始呼唤着在庭院中闲谈休息的男人及追逐着小狗的孩童们该回家吃饭了。这样祥和的味道在这个乡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着,任谁也不愿破坏这样的气氛。 一个模样长得很憨厚的中年人,向伙伴们打个招呼,哼着小曲,踏着乡道,走上了回家的道路。看到家门前站着的浑家和自己那下学期就读初三的小女儿,以及家里养的那只,不断向自己摇着尾巴的大黄狗,不由咧牙呵呵一笑:“我说孩子他妈,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这么热情的在门口迎接我啊?”大黄狗听到主人的声音,忙汪汪叫着亲热地迎了上来,搞得中年人只好先抚摸了一下大黄狗的脑袋。 那个中年妇女和那小女孩模样很像,而且都长得十分的秀丽。不说在这乡村很难看到这样的美人,就是大都市里也非常少见。妇人还没有说话,那个美丽的小女孩就嘟着小巧的嘴唇说道:“爹,谁等您呢,我和娘在等哥哥。” 中年人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我说你们怎么会这么好呢,原来在等我那乖儿子啊。哈哈哈,爹也陪你们一起等。”中年人来到门边摆着的一字凳上坐了下来,掏出烟袋,捏起一点烟丝,拿了张烟纸卷了起来。 那女孩忙靠前来,乖巧的接过中年人的火柴,替中年人点起烟来。中年人受用的吸了口烟,爱怜的摸了摸女孩的脑袋说道:“呵呵,还是我陈家中的女儿是全村最孝顺的啊。” “爹,看您说的,哪有自家人夸自家人的?”女孩娇嗔的瞪了他父亲一眼。 中年人乐呵呵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浑家,那个美丽的中年妇女慈祥的笑了一下,轻声说道:“你们爷俩在这等,我去把饭菜端回去热一热。”说完就回屋了。那只大黄狗迎接主人后,就来到中年人脚下趴下,闭上了眼睛。 女孩蹲在地上,望着远处昏黄的乡道,一边无聊的拔了根小草把玩,一边向中年人问道:“爹,您说,哥哥去学校取了毕业证后……” 陈家中当然知道女儿担心的不是这个,笑呵呵的说道:“放心好啦,你爹我还是有钱供你们俩兄妹读完高中的,我可不会像其他那些没见识的家伙以为读完初中就行了。要知道这世道没有知识是不行的啊!” 女孩忙起来拉着陈家中的手不依的说道:“爹,我又没有说这个,我是说哥哥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嘛。”不过看她欣喜的样子,可以知道她对父亲答应她读到高中毕业是多么的高兴。 “呵呵,丫头,只要你能好好的读书,别说高中,就是大学,你爹我也有钱让你去读!”陈家中得意地说道。 女孩听到这,心中一惊,有点惊慌的说道:“爹,您……” 陈家中当然知道自己女儿为什么会惊慌,他乐呵呵的拍拍女儿的头,得意地说道:“丫头,看不起你爹和你娘吧?知道这个暑假你和你哥帮忙照顾的那些果树、渔塘是谁的吗?那是你老子我和你娘的!” 女孩有点不相信的问道:“爹,那数千株果树,数亩的鱼塘不是村里共有的吗?” “嘿嘿,今年你爹我已经把它们承包过来了。嘿嘿我偷偷的告诉你,不要告诉你哥哥哦。你爹我可是在银行存了这个数。”陈家中神秘的伸出巴掌晃了晃。 “五千啊?”女孩惊喜地问道。 “呸!五千还不够那些果树的零头数,你爹和你娘辛苦这么久,省吃省用才存了这么点钱吗?”陈家中不满的说道。 “五……五万!”小姑娘已经吃惊的捂起了嘴巴。 陈家中很满意女儿的表情,得意地点点头:“对,就是五万,这五万是专门留给你两兄妹读书的基金。所以你给我放心的去读,最好给我读个博士生回来!对了,这事千万不要告诉你哥。” 小姑娘先是点点头,但又立刻狐疑的问道:“爹,为什么不能告诉哥哥呢?哥哥他在学校非常的省吃省用啊,穿的都是校服,而且听说他还替人家送报挣取零钱呢。” “哦?替人送报挣零钱?”陈家中露出了欣喜地笑容。 “是啊,哥哥他担心家里供他学习很困难,他不是除了学费就没怎么跟您要过钱吗?”小姑娘有点替哥哥不值。五万虽然不是很多,但在这山村可以说是富翁了。 陈家中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觉,他一直都不知道儿子在外面居然这么辛苦,他还以为那每学期给的钱,除了交学费外,够用到学期结束呢。这么久来儿子根本就没跟家里诉过苦,而且女儿可能也是在知道家庭状况后才敢告诉自己这些。难怪自己两个孩子都很少跟家里要钱,看来女儿有了哥哥这个榜样,也学好了。 小姑娘看到父亲发呆,不由碰了他一下,紧张的喊了句爹。陈家中清醒过来,突然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会儿才对惊慌的望着自己的女儿说道:“很好,这才是我陈家的子孙。丫头啊,不是做爹的故意为难你哥哥,我们陈家的人自古以来就有这个在困难中生存的家训,想当初我还小的时候,不也是被你爷爷限制了经济吗,要想生存下去就得靠自己的双手。”说到这,陈家中望着已经落了一半的夕阳,叹了口气。 小姑娘呆呆的望着父亲,直到这一天,她才发觉父亲并不像是外表表现出来的那样一个庄稼汉。因为庄稼汉会有这样的家训吗?庄稼汉能有这样的言语吗?小姑娘晃了晃脑袋,她不去想那么多了,反正只要自己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就行了。 她不满的跺脚说道:“爹你偏心!” 陈家中吃惊的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偏心?我哪里偏心了?” “哼!还说不偏心,你对哥哥这样,对我又那样,不是偏心是什么?我也要你像对哥哥那样对我!”小姑娘气鼓鼓的说道。 陈家中宽慰摸摸小姑娘的头笑道:“好好,我的小丫头总算长大了。”说到这,陈家中又叹了口气:“唉,你哥哥,什么都好,就是太软弱了,根本不像个男子汉。” “哼,哥哥才不软弱呢,哥哥不知道有多坚强,哥哥是最好的。”小姑娘嘟着嘴说。 “呵呵,我当然知道他的内心十分坚强,但我现在是说他的外表啊。不说他外表软弱,而且还不怎么愿意说话,要不是现在他还在读书,我早就把他踢到外面去,让他好好磨练一下了。不然哪有资格成为我陈家的继承人?” 小姑娘回味不过这些话来,她只好望着远处的乡道不吭声了,突然她惊喜地欢呼道:“哥哥回来了!” 陈家中抬眼望去,在夕阳的笼罩下,一个瘦弱的人影正慢慢的向这边走来。陈家中脚边的那只大黄狗立刻站起来,欢叫着朝那个人影扑去。当然小姑娘也不慢,更是跑在前头。 陈家中再次卷起一支烟,点了火后吸了一口,然后才慢慢的站起来望着那道越来越近的人影。这是一个身高才1米6多的男孩,上身是一件颜色有点发黄的白色衬衣,下身是一条颜色有点白的黑色西裤,从这身衣服上可以看出他的身体非常薄弱。他的样子看不清楚,因为他现在正低着头抚弄着在身边热情迎接自己的大黄狗的脑袋。 “哥哥。”小姑娘的呼声,让他把头抬了起来,看到他的人立刻眼前一亮,这是一个长得异常眉清目秀的少年啊。如果不是他脸上带着乡下人特有的憨厚特色,单单眉目间露出的那一丝有点羞涩的神态,就已经可以把他当成一个未成年的美少女了。不见小姑娘挽着他的手站在一起,就像一对美丽的姐妹吗? 陈家中看到儿子这样柔弱的神态,不由叹了口气,回过头向用围裙挫着手含笑看着自己的浑家,苦笑的摇摇头。 那美妇人含笑瞪了他一眼,柔声说道:“还不去接儿子?”陈家中点点头,咬着草烟上前了一步,那个少年已经看到陈家中和那个美妇。忙拖着妹妹快走两步,来到陈家中面前,低下头低声说道:“爸,我回来了。”

上一篇   推荐两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