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正式开学(上) - 合租奇缘

第二十九章 正式开学(上)

“没错,确实是圣杯出现了!你们看看这图片,再回想一下对圣杯的描述,就可以知道这东西的外形和圣杯一样!来人,立刻去打探这拍卖品的情况!”处长一脸兴奋的命令道。 九处怎么都是属于权力部门,处长的命令下达没多久,报告就摆在了他的桌上,看着那个被怀疑是圣杯的拍卖品那繁琐到让人头疼的转手经历,处长不由得捏捏眉心:“靠!还真他妈的复杂,难怪猎魔者要扫荡整个合原市的仿制品!” “处长,我们怎么办?这东西一旦落入那些地摊手里,完全就跟绣花针掉进大海一样,没有天大的运气,根本就别想找回来!”黑超问道。 “嘿,我们找那狗屁圣杯干什么?那东西只有教廷的人会用,落在我们手中就跟个废材一样,我们要是黑暗议会的话,肯定找出来把它给溶了,可我们是公安九处!这些关我们屁事?让他们去闹!”处长冷笑道。 “那就这样算了?不给他们找麻烦了?”黑超问道。 “嘿嘿,哪里能够这么算了,去,把消息传给黑暗议会,同时直接去工厂定制一批那圣杯仿制品,然后给我兜售到市面去,我们也得为我们九处捞点外快才行。”处长得意的笑道。 “嘿嘿,处长英明!”黑超们各个双眼放光了。 随着公安九处的私心,合原市面上的圣杯仿制品一夜之间翻了几番,甚至到了遍大街的地步,本来猎魔者还欢天喜地的要上头增加资金,可在得到消息的黑暗议会参与进来后,圣杯的价格先是猛的往上窜了一下,接着就倒头栽了下来,十块钱能买三件的超低价位。原因无他,龙国的造假者不但消息灵通而且非常疯狂,无数的圣杯仿造品涌入了合原市。 面对越来越庞大的数量,就是财大气粗的教廷和黑暗议会也顶不住了,纷纷偃旗息鼓的收手不干。在这期间狠狠捞了一笔的公安九处还有兴趣做了个统计,可结果也让这些有份加量的家伙目瞪口呆,因为现有的圣杯仿造品已经能让整个合原市人手一个了! 所以,在龙国恐怖的造假能力下,教廷千年渴望的圣杯就这么被迫放弃了。没办法不放弃,圣杯不见了千年,谁都不知道圣杯还能不能散发圣洁能量,当初还是拍卖会的检验师嘀咕着说拿起那酒杯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传出去后被有心人听见了,教廷才开始查找的,也就是说如果不把圣杯拿在手中仔细端详感受,根本无法确定是真是假,而这样的工作,面对几千万个假圣杯,真不是人能做到的。 陈世豪根本不知道外面的风风雨雨,回到家后,先上天台练了第三段的太阳功法,然后开始忙碌晚饭的事情。餐桌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是周绫询问一下电脑衣服合不合用,邓舒雨露出个妒忌的神色,其他的就非常平淡。 饭后就更是各忙各的,除了李新去酒吧上班外,其他人不是在客厅闲聊着看电视就是回房间忙自己的事,让一连几天都被人拉来拉去的陈世豪总算能够歇口气。 当最后洗澡的陈世豪把衣服凉起后,客厅已经没人了,才晚上9点,诸女已经各自回房。想想明天就要正式开学,陈世豪倒也学着早早进入房间。 看着这个完全变了模样的房间,陈世豪叹口气,真的非常不习惯呢,一切都这么豪华,可是这些东西不摆都摆了,总不能强硬着扔掉吧?那不但有点做作而且想扔也没有地方仍啊。 踏着那柔软毛毯的陈世豪,伸手把摆在古董架上的那金属酒杯拿起来观看,整个酒杯是青铜色的,不过其中夹带着一点白色,整个酒杯外形很漂亮,属于那种很标准的红酒杯,只是那杯脚粗壮了点,整个酒杯除了杯沿一寸的地方光滑得很,其他整个杯身都被繁杂的浮现藤条纹包裹着,反正一看着去,就能感觉到这酒杯很有历史沉淀的味道,非常有年代感。 陈世豪在意的不是这些,而是抓住酒杯后,能感觉到体内那微弱的太阳热流缓缓的往这酒杯渗透,而这就是在地摊那时让陈世豪**的缘故。 虽然陈世豪不懂古董,但也知道这次捡到宝了!因为仿制品根本不可能会吸收自己体内的太阳热流,他可是拿另外一件假古董试过的。 本来回来后陈世豪就想试试看这酒杯吸收能量后会变成什么样,只是他事多,而且也有点余悸,毕竟连放两次大血呢,所以在修炼第三段功法后,一直等到现在才开始小心翼翼的尝试。 陈世豪一边感受着体内热流被酒杯缓缓的吸走,一边试探着用意念催促体内的热流加快速度往酒杯涌去。酒杯自己吸热能,和陈世豪催赶能量进入酒杯根本就是两回事。本来还啥事都没有的酒杯,被陈世豪的能量一涌,立马发出微弱的毫光。 看到这,陈世豪自然是心头大喜,更是加快了传输速度,随着速度的增加,酒杯上的毫光慢慢变亮了,陈世豪甚至有点疑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因为他看到遍布酒杯全身的那些蔓藤纹好像活过来一样的往下缩。 正惊奇地时候,酒杯的毫光瞬间消失,而陈世豪也立刻感觉到身体空荡荡的,身上再也没有一丝那种热流的存在,不由得有点疲倦的摇摇头,看来自己的热流不够啊,不过也难怪,才修炼了多久啊。 陈世豪有点泄气的看了下酒杯,只是这一看让他目光立刻一凝,因为杯沿那光滑的地方露得比原先多了那么一点,虽然肉眼绝对看不出来,但看看杯壁藤蔓纹包裹的地方露出四点对称的红宝石痕迹,就可以知道刚才藤蔓纹退缩的事情并不是眼花了。 拿着酒杯翻转着端详了一下,陈世豪摇摇头自语道:“真是个奇怪的酒杯,居然对我那古怪功法有反应呢,不会又是什么修真法宝吧?不过东方的修真世界会用这种绝对西方风格的酒杯吗?真是搞不懂。” 说着陈世豪就把酒杯放回原来的架子上,虽然知道这酒杯绝对不是凡物,可陈世豪也没有特别在意,对这酒杯,只是因为对自己的体能能量有反应而产生的一种好奇心而已。有空就那能量充填一下,没空就摆在那里看样子,就是给人偷了也无所谓。 保持这样心态的陈世豪打个呵欠,上床关灯睡觉了。 没人知道,在陈世豪进入梦乡后,架子上的酒杯又缓缓地冒出微弱的毫光,这次可以清楚地看到毫光的起源就是那四个只露了一丝的红宝石,只是无法理解红宝石为啥能发出微白的光芒。 光芒缓缓地在藤蔓纹路上移动,然后缓缓地包裹住酒杯那光滑得杯沿,当毫光消失的时候,酒杯内底,缓缓地凝结出一小滴乳白色的液体,真的是一小滴,和蚂蚁头般大小,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到。 闹钟响起的时候,陈世豪第一时间按停,然后麻利的起来,轻手轻脚的出门开始修炼晨段功法。依然是半个小时搞定,精神气爽的回到了家。他不知道,楼下花园里,一个拿着照相机,不停打着喷嚏的姑娘,正一边诅咒一边在花园里来回晃荡,等天大亮的时候,这姑娘才跺跺脚离开了。 当然,陈世豪不知道这是曾**过他在花园晨练的记者,更不知道她准备把陈世豪这个习武少年做个专访,只是连续两天蹲守都没有等到陈世豪的晨练,让她有了昙花一现的失落感,都以为陈世豪不是住在这里的,而准备放弃自己的打算呢。 不过陈世豪要是知道的话,肯定抹额头庆幸,要知道他可是非常不喜欢出名的。 梳洗完毕后就开始准备早餐的陈世豪,才刚把早餐端上桌,刚走下楼梯的邓舒雨有点幸灾乐祸的说道:“哎呀,不好意思,昨天忘了告诉你,寒姐星期一至星期五都住校,这五天不用准备寒姐的饭食,上夜班的新姐直接起来吃中午饭,因此早餐只需要给绫姐和我们准备就行了。哦,真是不好意思啊,让你准备了这么多,实在是浪费呢。”说着用手背捂嘴一笑:“我去梳洗啦。”就进入了浴室。 陈世豪眨眨眼,看看餐桌,很多吗?只是一个人不吃而已,有啥浪费呢?要知道你们的早餐都是面包水果牛奶的,我三份都能解决掉呢。耸耸肩膀,去准备饭盒了。 对于邓舒雨的别扭和做对,陈世豪真的没啥感觉,这女生见面的时候就给自己不少颜色看,而且在大家都对自己好的时候只有她一个闹别扭,其实这都能理解,这就像小孩子的宠爱被人分去了,小孩子自然讨厌分他宠爱的人了。能理解啊,想到邓舒雨那有点小孩子赌气的样子,陈世豪不由得一笑。 相比起这些小事,陈世豪反而更在意南大附中居然要学生带饭盒去吃午饭的规矩!真不知道南大附中怎么会有这样的规矩,为何不把午饭弄出来?不就多点采购烹制工序吗?方便多少学生啊。 可这是规矩,家里的饭盒都准备好了,实在是无奈呢,学校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微波炉,也就是说大家都得吃冷饭冷菜,也不怕家长们有意见。只是想想学校连最重要的学生宿舍都敢取消,还真不怕家长们有意见,完全属于是店大欺客的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