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真假圣杯(上) - 合租奇缘

第二十八章 真假圣杯(上)

(用手机支持玄雨的朋友,希望大家多投花花。非常感谢在互联网上投票的朋友们。今日加更一章。) 李新属于很麻利的人,但也费了十来分钟时间才下来,身上一见宽大的男装黑色短袖T恤,身下是一条系着白色闪亮男装皮带的黑色休闲裤,按理更换这些装备不需要多少时间,只是看那平坦的胸口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记住了小弟,以后都得叫哥为哥,不然哥会扁你的!”李新眉毛竖起瞪着,竖起拳头威胁道,陈世豪自然慌忙点头不已:“知道了新哥。” 一听陈世豪这称呼,李新满脸笑容的摸摸陈世豪的脑袋:“哎,乖啦,走,哥带你去逛地摊去。”说着就拉着陈世豪出了门。 两人坐着出租车来到那益民街一个巨大门楼处下了车,看看门口的标志,里面是步行街,车子不能进入的。李新地头蛇般的介绍道:“这里就是胜天门了,里面可是龙国几百年下来的老街,由于这老街两旁都是古董店,所以这里又被称为古董街,可以说东南地区古董最集中的地方就在这里啦。” “哦。”啥都不知道的陈世豪只能点头。 “现在已经五点多了,我们就速战速决,找个最大家的地摊采购行了。”李新拉着陈世豪的手挤进来人群,被拉着手的陈世豪无奈的笑了笑,这新姐虽然老是认为自己是男的,但这一刻却还是展现出女性的习性,因为哪里有两个男子手拉手逛街的?看看四周人群一点怪异的目光都没有,就可以知道新姐的性别是人就能知道啦。 不过李新显然没有喜欢逛街的习性,照她说的,直奔摊位最大的一家,不过在密集的人群中钻挤了好一阵才停下来,这自然让血气大亏的陈世豪都有点气喘起来。 “小弟,这里就是这条街最大的地摊,你自己看看有什么喜欢的。”李新介绍完就不管不顾的蹲下开始挑选起地摊上的古董来。 陈世豪这才发现,这地摊宽两米,长六米,一个笑眯眯的中年人打量着路过的游人,而他那两个灵活的伙计正天花乱坠的向有意的客人介绍着古董。上下看看,这个摊位还真是最大的,因为其他的都是摊主一个人,而且只有一米长宽的摊位,看来这摊主也能算是这条街的一霸了,不然凭啥就他能摆得这么大? 陈世豪一边在脑中胡思乱想,一边也学着李新的样子蹲下来查看。那中年摊主,一见这两人有采购的愿望,忙乐呵呵的说道:“两位客人,我老王这里的品种可是这条街最齐全的,而且时常会被人捡漏,可谓是这条街名声在外的啦,你们尽管看。” “时常被人捡漏?你就吹吧,给人捡漏一次,你肯定会回去仔细检查一遍的,哪里还轮得到让人捡第二次!”李新不客气的说道:“你不用说那些废话,哥是专门来买假货回去当摆设装格调的,什么真古董不用拿出来炫了!” 那老王摊主愣了愣,显然没料到居然有这种直言来买假货的客人,不过自然不能搭话,不然岂不是说自己摊上的古董是假货?那这生意就不用做了!只是假古董也是生意呢,早又准备的老王摊主立刻掏出一本画册递了过来笑道:“这是上次合原国际拍卖会上的拍卖品,我们专门做出了一批赝品,有中意的尽管说。” “哇靠!你们的资讯也真够及时的啊,这拍卖会才结束不到一个月,赝品就已经铺设下来了?都是哪的货?北江的还是南华的?”李新接过画册一边翻一边说道。 老王摊主眼中光芒一闪,拱个手:“这位……是个行家啊,这批货都是北江的。” “哥祖上可是靠这混饭吃的。”李新扬扬眉说道,翻看了一下画册点点头说道:“北江的,虽然粗制滥造,但价格便宜,正适合哥。”说到这把画册递给陈世豪:“小弟你挑挑,全都仿造那些数十上百万的拍卖品,摆在房间里完全可以诈唬那些不懂行的土鳖。” “对啊,小兄弟,人家那得花数十亿才能带回家的古董,你只要出一万就能把它们全部打包带回家去!真是超便宜啊!”老王摊主忙乘热打铁。 “一万?!”陈世豪咂舌了,为难的说道:“我不用这么多啊,能不能就买一两件?” 老王眼睛眯了一下:“这自然可以,一块钱的生意也是生意嘛,小兄弟尽管挑。”虽然语气还是蛮热情的,但可以看到他的注意力已经转到其他客人上面去了。 “小弟,你房间的家具环境摆设不适合放置瓷器之类的,最好就挑些金属器物,感觉有很沉淀味道和古朴味道的那种。相信哥,当初哥可是考到南大设计院的,只是没去读而已。”李新探过头来建议道。 “哦。”对这方面一无所知的陈世豪自然是照着李新的提议开始挑选画册中的金属器物。虽然说起来是布置自己房间的东西,陈世豪也随便挑选了三件,一件是金属香炉、一件是青铜剑、一件是金属酒杯。 李新看到陈世豪挑选的东西,不由得笑道:“我觉得你应该挑选铜盘之类的比较好看,青铜剑和香炉不适合摆在睡觉的地方,那酒杯还行,不过就是西方款式,而不是东方款式的,显得没有那么古朴。” 陈世豪自然是惟命是从的换了个铜盘,把这两幅图片指给那老王摊主,老王笑道:“看小兄弟你顺眼,给你个超优惠价格了,一件一百。” 陈世豪傻眼了,一件一百?不是说几块钱一件吗?这么贵还买来干什么?没有摆设又不会死,没钱可是会饿死的!想着就有了退意。 而李新则眼珠子一瞪:“靠!一件一百?拜托,只不过起个模,弄点废铜烂铁溶了浇注就出来一个,成本不到五块!你居然要一百?!不如去抢啊!” “我才拜托啊!不知道这年月物价上涨,啥东西都贵了吗?而且你都说是成本价了,人家出厂不用加价的啊?去分发商那拿货不用加价的啊?到我手里真没几个钱好赚的!”老王愁眉苦练的说道。 “你不用诉苦,哥也是内行人!唉,算了也不能让你血本无归,成本价翻倍了!一件十块!行就拿货来,不行就拉倒啦!”李新一摆手很是豪迈的说道。 老王咬牙说道:“二十!最低二十块一件!绝对不能再低了!我们一家老小都得吃饭啊!” “杀你!”李新干脆利落的一挥手,然后向已经愣住的陈世豪一摆头:“给钱。” 一百块首先砍到五块,虽然最后二十块成交,但陈世豪还真有点佩服李新敢开口了,换过一个人谁敢对这些仿造古董开这么低的价格啊。而因陈世豪最后只选了两样,总价才四十块钱,这点钱还能在陈世豪的底线下面,所以很痛快的掏钱付账了。 麻利收钱的老王摊主,一边摇头嘀咕着生意难做,一边转身从身后一大包的箱子里翻出两件报纸包着的东西递了过来。 陈世豪两人分别动手拆开,李新手中的是那铜盘,上下左右的把玩一下点点头:“现在北江的手艺进步了很多呢,边角的毛胎都打磨好了,以前可没有这么细致的。” “唉,市场经济化,竞争激烈,不做好点,真的竞争不过人家呢。”看到对方真的是内行人,老王也跟着感慨一句。 “小弟那酒杯怎么样?”李新扭头问道。 不知道怎么的,抓着那青铜圆口高脚金属酒杯,有点**的陈世豪反应慢了一拍后才点点头:“很好。” 李新接过酒杯把玩一下,毫不在意的仍会给陈世豪,跟老王要了一个袋子,用报纸把两件金属器物一包,随意往袋子一扔,拉着陈世豪走了。 对这平常到极点的交易,老王过没一段时间就彻底遗忘了,最多记得自己二十块钱一件的价格卖出了两件仿造古董。 李新拉着陈世豪往外挤去,正挤着,却突然发现前面一阵骚动,人群如潮水一般的被分成两半,接着就看到两个满脸傲色的青年骂骂咧咧的推开一个个游人,在他们后面,一个戴着墨镜,一身休闲短装,身形彪悍的大汉,带着四五个痞子模样的青年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陈世豪还没反应过来,李新就一拉陈世豪把他护在身后,两人自然也和其他游人一样的让在边上。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就因为这票人出现一下子寂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有点畏畏缩缩的打量着这票人,而这票人却偏偏自我感觉良好,嬉笑怒骂着的蜂拥而过。 看到他们过去了,游人才恢复正常,虽然有些人在对着那十来个跟螃蟹一样的青年的背影指指点点,但却没有怎么过多的议论。陈世豪忍不住低声问道:“新哥,他们是黑社会吧?” 李新一笑:“黑社会哪里会如此猖獗,都是些不成气候的混混,不过最麻烦的也是这些混混,完全属于没事找事的,以后看到他们就躲得远远地,不是怕他们,而是免得麻烦。” 对于李新的教导,陈世豪自然乖乖的点头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