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教廷圣杯(下) - 合租奇缘

第二十七章 教廷圣杯(下)

这黑超一发话,原本闹哄哄的黑超们立刻唰的一声全部坐下,腰杆挺直目不斜视。 台上的黑超双手撑着桌子,虎视眈眈的扫视了众人一眼:“其实刚才姚副市长说的,我们都知道是谁干的,只是以前这些猎魔者寻找的目标都是那些妖魔鬼怪,虽然政府和那些妖魔鬼怪有约定,只要不危害社会破坏稳定,我们就当他们是普通人,但对它们没有好感的我们九处对猎魔者的行为还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说到这,顿了一下后才猛地拍桌子吼道:“可是!这些猎魔者太过肆意妄为了!居然在民居之中为杀戮没有犯事的吸血鬼而随意开枪!并且还直接假冒我们九处的身份接走被吸血鬼打败的同伴!不说他们败坏了我们九处的名声,简直就是不把我们九处放在眼里!” “所以!”再次一拍桌子:“我们要叫那些猎魔者明白这合原市是谁的地盘!让他们明白,整个龙国都不是他们这些教廷走狗可以肆意妄为的地方!” 所有黑超唰的起身吼道:“是!” “很好,大家坐下。”主席台的黑超满意的压压手,等大家坐好后才开口说道:“当然,我们也不能乱来,总不能见到一个猎魔者就狠狠地揍他们一顿吧?”下面的黑超会意的哈哈大笑,纷纷叫嚣把那些猎魔者打成猪头,让他们老妈都不认识。 那黑超头目再次压压手:“嗯,这次他们猎魔者公会不知道什么缘故,在我们合原聚集了上百名的猎魔者,这么多的猎魔者聚集在我们合原,肯定是为了什么大事,而这大事肯定是和教廷有关。”这话等于没说,但凡猎魔者的集体行动,背后都是有教廷指示的,谁让猎魔者公会就是教廷的狗啊,还是千年忠狗的那种。 “不管这是什么大事,只要不会损害到我们龙国的利益,我们九处就一定要把猎魔者的好事给搅黄了!”黑超头目再次一拍桌子。 “遵命,处长!”黑超们再次起身吼叫,不过这次是各个兴奋难耐的蹦跳起来,一些性急的已经叫喊起来:“处长你快下命令吧!我们一定要让教廷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 看到手下士气可用,处长满意的点点头:“很好,那么一组去监控他们,看看他们要干什么,然后我们就和他们反着来!”说道后面已经兴奋的舞动着拳头了,而下面的黑超各个摩拳擦掌兴奋得乱喊乱叫。 之所以一点都不像纪律部队,那是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是纪律部队,只是在公安这边挂名而已。至于为啥对教训猎魔者如此兴奋,甚至啥工作都不干,就专门去坏猎魔者的事?这主要因为他们没事可干! 对,就是没事好干。公安九处的职责是监控隐暗世界,预防和制止隐暗世界的人祸害世俗世界。而又因为隐暗世界的人全都是能力人物,公安九处的人必须具备强悍的能力以及强大的权力,因此一开始的时候,公安九处的权力是所有特权部门里面最大的,甚至还为此引来非议,但因当初隐暗世界的人确实非常疯狂太过为所欲为,只能确认公安九处的特权。 只要知道公安九处的处长,权力最高时可以随时调动一个团的野战军封锁城市,就知道这特权有多大。 只是随着世界灵气的消散,能力者越来越虚弱,闹事的隐暗世界的人不是被打压就是没了那兴趣,九处的工作也越来越少了。特别是进入金钱至上时代,无论啥东西都能用钱买到的时代,隐暗世界的人纷纷投入了商界去拼命赚钱,谁都没兴趣打打杀杀的闹事,九处的工作自然就等于零了。 这样一来,九处的地位就尴尬了,事情越少,特权越小,新成员的加入也越来越少,到了最后就只有个牌子挂着,要不是谁也不会因为隐暗世界没闹事,就以为他们再也不会闹事,九处恐怕会不存在了。 因此,闲得无聊的九处,平时要么锻炼,要么就待在办公室磨牙,可谓闲得骨头都软了。上头一看这样不行,再这样下去,九处算是废了,可总不能找那些遵纪守法,为龙国经济作出卓越贡献的隐暗世界的麻烦吧? 由于处于金钱至上时代,以前根本不能踏足龙国一步的外国势力,看到了机会,纷纷挥舞金钱的无敌大棒,极度轻松地就在龙国内组建了外围势力,虽然龙国上头对这些外围势力怎么都看不顺眼,可谁叫人家合法合理啊,人家没犯事还真不能动手清扫,而且还有很多败类官员被对方的金元大棒打倒,义无反顾的当了保护伞,更是变得不闹出大事来就动不得! 因此没办法的上头,自然就让无事可做,本身又是没人愿意招惹的刺头九处,把目标对准这些外国势力的这些国内外围势力。 无所事事的九处得到这样的任务,可想而知是多么兴奋,因此合原市公安九处正事不干,却专心搅黄猎魔者的好事,真的是非常正常啦。 外面闹得如何,陈世豪根本不知道,等他摇摇晃晃起来的时候,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傻傻的看着自己的房间。 陈世豪张开嘴巴,满脸不敢相信:“这是怎么了?这还是我的房间吗?”不怪陈世豪如此呆滞,看看完全变了模样的房间就可以知道了。 原本瓷砖地面,现在铺上了羊毛地毯,一踩上去半个脚盘就陷了下去,软绵绵的非常舒服。原来很普通的书桌,现在换上了非常华丽的大班桌,漂亮的台灯和一台科幻得很,显然连接上了网络的笔记电脑就摆在桌上,原来的椅子自然不用说,换上了豪华大班椅。 桌子上还摆着一个三层的黑色漂亮书架,上面摆着自己带来的书籍,边上还挂着一个南大附中的校包。如果不是看到那些自己熟悉的书籍,真的会怀疑这是谁的房间呢。 原来的木板床换上了豪华软床,整套床具非常的漂亮,而对面则是一个小巧但看着大气的衣柜。陈世豪忍不住伸手打开,自己的藤条箱摆在下方,上面除了堆着自己的旧衣服,挂着三套校服外,还有十多套崭新的服饰。 看看这些一觉之间就变了一个样的房间,陈世豪晃晃还有点昏的脑袋,揉揉眼,还是这情景,慌忙开门出去。 来到客厅,只有穿着白衬衣的李新翘着二郎腿晃着拖鞋,咬着香烟过滤器,神情轻松的看着电视,不由喊了句:“新姐。” “哦,小弟你醒来啦。坐。”李新大咧咧的一拍身旁的沙发。陈世豪自然不会去坐,因为李新又习惯性的只穿一件白衬衣了,那高耸之处跟透明一样,让陈世豪只能斜着身子坐在侧边的沙发,目光专注的盯着电视的问道:“新姐,我那房间是怎么回事?” “哦,电脑和衣服是绫姐买给你的,地毯家具是那物业主任买的,看你睡得香就没有叫你,你房间可是哥帮忙摆设的呢。”李新一说一边很男人的点燃一根香烟:“对了,绫姐送电脑送衣服哥不奇怪,可物业主任干嘛巴结你啊?你干了什么好事?” 听到房间的东西是绫姐和物业主任弄来的,陈世豪松了口气,绫姐的东西他自然是很感谢,当然也有点不安,可那物业主任给的东西,陈世豪却没有任何不自在,自己可是放了好几升的血液来救他和他的朋友呢,而且他们都是吸血鬼,收点他们的礼物真的不放在心上。对于李新的疑问,陈世豪自然是左言右顾很含糊的说帮了那物业主任一个忙带过去。 说谎的陈世豪背后冷汗都出来了,幸好李新只是哦的一声不再追究,所以心神微定的陈世豪张望一下,家里除了两人外就没有其他人声,不由得问道:“新姐,雪姐她们呢?” “哦,绫姐还没下班,凌寒去学校了,小雪和小舒去图书馆了。啊,哥想起来了,难怪哥总觉得你的房间缺少一丝格调,原来是少了几件摆设啊,走!我们上街去买几件古董回来摆放一下,那格调马上就会升起来的。”说着李新就准备拉陈世豪走。 “呃,买古董?!”陈世豪舌头都快吐出来,古董啊!把自己卖了都买不起一件古董吧? 一看陈世豪的神色,李新自然知道这小弟想到了什么,不由得拍肩膀笑道:“放心啦,哥怎么会带你去买真的古董?益民街胜天门那里遍地都是古董地摊,那里九成九是假货,几块钱就能买到一件外表很不错的假古董呢。” “哦。”陈世豪立刻松口气的点点头,几块钱的假古董,自己还是能买得起的,对于房间内摆假古董能不能增加格调,陈世豪根本就不知道,他只是听李新指挥而已。 看到李新晃着两大块胸肌就准备这么出门,陈世豪不由得满脸通红的嘀咕道:“新姐,你还是换件衣服吧?” 李新一皱眉:“都说叫哥为哥了!怎么老是说不听呢?”看到自己上下荡漾的两坨肉,猛地一拍恼怒的低吼道:“迟早有一天把你们给割掉!”说着就气势汹汹的上楼了。 望着李新的背影,陈世豪无奈的摇摇头,这新姐居然想把**割掉,这,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发这样的狠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