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教廷圣杯(上) - 合租奇缘

第二十七章 教廷圣杯(上)

那大汉双眼已经流露出炙热的贪婪神色:“老大,那拍卖圣杯的是何人?他一定得到那强者的宝藏了!”这话一出众人的呼吸都浓烈了许多,那可是能够洗劫教皇宫的绝世强者啊,他收藏的东西随便一件也是天下至宝啊! “上面那些大佬会不知道?消息一传出,那些大佬就把圣杯的来源搞了清楚,你知道结果是什么吗?”老大眯着眼说道。 “什么?”众人都好奇起来。 “那圣杯是乡下一个农户挖水井的时候挖出来的,现在那地方方圆百里遍地是水井,可却谁都没发现另外一件藏品,根据推算,那地方原来是山峦,现在成平原了,千年变化太大,根本不知道那强者的其他藏品流落到什么地方去了。”老大感叹道。 “唉,真是可惜,就那户农家好运,捡到圣杯就得了那么多钱,羡慕啊。”黑超们各个感叹。 “哧,知道那农家把这圣杯卖了多少钱吗?100龙币!”老大嘲笑道。 “100块?!不可能!那可是圣杯!连包好烟的价格都不值?!这年月还有如此白痴的人?就算不是圣杯,那也是几千年的老古董啊!”黑超们全都目瞪口呆。 “那乡下老农知道什么,据说他家知道消息跑回来的孩子大闹了一场,可惜买到圣杯的行商早就拿去拍卖会了,所以说那老农的运气并不好啊。”老大啧啧道。 “拍卖会卖了多少钱?”众人把目标转移过来。 “虽然是几千年的东西,但那些俗人哪里能够分辨出圣杯的价值,只把圣杯当成一个几千年的金属酒杯而已,10万龙币就给人买走了。”老大很是为圣杯感到委屈,千年教廷愿意舍弃一半财产来换取的宝物,居然就卖了个破烂价,要是自己当时在场的话,那该多好啊。 黑超们全都摇摇头,显然也知道这价格太便宜了,那大汉试探着说道:“老大,我们这次任务是不是护送这圣杯回教廷?” “不是护送,而是寻找。”老大有点无奈的说。 “寻找?教廷不知道购买者的身份吗?”大汉很是疑惑,虽说教廷的势力不能直接进入龙国,但教廷和西方各国关系非常密切,转折一下,依然遍布整个龙国,这样的小事也无法做到? “知道吗,教廷知道那酒杯就是圣杯,是在拍卖会结束一个月后的事,当然是第一时间找上买家提出转让,只是,买家虽然很乐意,可那圣杯被他送人了,教廷自然又去找那买家的朋友,可这朋友又说送给某个官僚了,而这个官僚却因贪污受贿被抓了。”说到这,老大非常郁闷的叹口气继续说道:“教廷费了好一番的功夫找到那官僚的家人,却得知,搬家的时候,那金属酒杯被当废铁卖给收破烂的!教廷又费劲千辛万苦,找到收破烂的,却获悉被摆摊的旧货商买走了,至于是谁,却因为来往的人太多,而且生意都是小单的,根本就不知道。” 听到这黑超们全都有气无力了,这实在是让人太郁闷了,那大汉忍不住说道:“教廷财大气粗,怎么不直接张贴图片收购这圣杯?相信那小贩只要得到消息肯定会自动送上门的。”众黑超纷纷点头应和,因为到了这一刻,谁都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了,就是在遍布合原市大街小巷的地摊上找到这圣杯,这样的任务虽然没啥难度,但是会磨死人的,习惯打打杀杀的他们才不要去干这种逛地摊的事呢。 “你们以为上面的大佬都是傻的啊,直接出面?恐怕连根毛都买不到!而且消息一暴露出去你们知道会有什么状况吗?”老大冷哼道。 “应该是我们龙国的势力加入进来和教廷抢夺吧?”大汉说道。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全国各地的所有旧货地摊都会出现一模一样的圣杯!到时就是我们孙子那一辈都加进来也找不到真正的圣杯!”老大非常肯定的说道。 大汉一拍脑袋:“唉,忘了我们龙国作假的功夫世界第一,这圣杯的情况真要大肆宣扬的话,绝对是第二天就满街都是这样的假货。” “所以啊,圣杯的事情绝对不能散播出去,只能在暗地里在地摊上寻找,而作为龙国内教廷麾下势力中人数最多的我们,自然就承担了这个任务。”老大点点头说。 众黑超无奈的点点头,感叹之余也不由得庆幸,幸好只是合原市一个市,虽然这市很大,可要是全国的话,那可是累死都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这圣杯呢。 “好了,不要垂头丧气的,又不是要你们去干什么,只是去逛地摊而已,上头怜惜我们,一人一月一万金元,找到了立马提升三级,赏百万金元!因此大家努力吧!”老大很是恰时鼓动士气。 “靠!爽啊!老子命都不要了!”黑超们立刻乱七八糟的叫喊起来。 拿大汉眼珠子一转,询问道:“老大,说是我们人最多,其实也不过百来人,这点人撒到整个合原市连影子都看不见,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招募些混混帮忙寻找?”黑超们一听立刻心动了,这样既可以增加手下又能轻松完成任务的事一定得支持啊。 老大沉思一下,知道人数确实太少了,不由点点头:“可以是可以,但一定不能暴露圣杯的情况,或则你们干脆假扮古董商,收购金属器物,这样倒能减少暴露的风险。” “老大,那个,招募人手的资金……”黑超全都眼巴巴的望着老大。 “暂时不要想,当然,我会向上头申请的。”老大摇头说道。 黑超们倒没啥失望,这种事老大一定会向上头申请的,因为资金落下来,老大能吃大头,自己这些人也能捞点汤水吃吃,为教廷卖命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金元嘛,要知道1金元可换10龙币呢。 至于那些混混,在武力的威胁下,再一天给个100龙币,他们就绝对会乖乖的听话,10个也不过才一千,自己一月补助就有1万金元等于10万龙币,可以轻松养活100个混混呢。 士气鼓起来了,老大自然开始给这些手下分配地盘,一百多个人平均分派下去,一个人起码得负责好十几条街道,就算加上混混,恐怕都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有消息呢。 这些猎魔者在忙碌划分地盘,合原市的公安市局里面,某栋很少警察出入的建筑内,有着一个能容纳数十人的会议室,而现在这等闲没机会使用的会议室正召开着会议。 几个高官打扮的中年西装男子,高据主席台,下面端坐的数十人赫然就是和那些猎魔者一样打扮的黑超男子。 主席台正中央,神态极为威严的男子突然猛地一拍桌子,冲着话筒怒喝道:“你们九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已经接到十数起投诉你们九处之意妄为,随意开枪,随意抓人的报告!不要以为拿了份九处的证件就胡作非为!不要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就不把其他人当人看!纪律、规章制度都给忘光了!” 下面桀骜不逊的黑超们,全都面无表情的望着主席台,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想些什么。 那中年男子一看这样子,那就更气不打一处来:“你们是什么意思?!认为我说的不对!还是认为你们做得对?!” 这时最前排的一个黑超起身说道:“姚副市长,您接到的投诉都不是我们的人员,因为这一个月来,我们九处的全体人员都进行了封闭式集训,为了迎接您的到来,我们才刚刚结束集训,因此我们根本不可能去胡作非为。”话里间很恭敬,但语气却非常平淡,根本没有下级见上级的恭敬拘束。 中间那个男子,也就是什么姚副市长愣了一下,接着脸蛋马上通红起来,不是羞,而是怒,因为根本就没人告诉自己这九处的混蛋去集训一个月了!不然自己当场就能推脱掉,哪里会以为抓到九处的痛脚,气势汹汹的跑来这里指手划脚准备限制他们的! “既然不是你们干的,那么是谁干的?”姚副市长这话一出就知道坏了,而那个回话的黑超果然耸耸肩双手一摊:“这我们就不知道了,因为这应该属于警察部门管辖的事情,和我们管辖的职权不挂钩啊,所以劳烦姚副市长去找公安局长问问如何?” 姚副市长被气得话都说不出来,难怪这公安九处权力最大,却最难拿捏的部门啊!该死的,干嘛要弄出个政府协调九处的条文来?没这条文,政府完全可以让九处自生自灭,有了这条文又没有拿捏九处的方法,完全就是让人来找气受的! 这为了限制九处行动,而专门送上门来的礼金还真他妈的难拿!自己还要不要坚持下去? 可一想到同僚们幸灾乐祸的样子,姚副市长刷的起身,带着手下话都不留一个就走了。真他妈的,不就是些商人的礼金而已,大不了老子退回给你们好了!这样的气老子才不愿受呢! 而那黑超居然还气死人的鼓掌:“恭送姚副市长,欢迎下次再来。”在他的带领下,其他黑超也纷纷起身鼓掌,看到那姚副市长加快脚步离去,黑超们的冷脸立刻解冻,纷纷交头接耳的嘀咕嬉笑起来。 而那个回话的黑超,关上会议室门,走上主席台,拍拍话筒:“好了,拿了人家好处准备来限制我们的贪官走了,现在正式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