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血液之争(下) - 合租奇缘

第二十五章 血液之争(下)

钟文涛可是比约翰更加咒骂自己的等级低落,如果是普通壮汉,或者赤手空拳的壮汉,再来两个也不怕,凭借血族那坚韧的体质,肯定能把他们打倒,只是这次来的居然是猎魔者,手里不但有枪,而且还是专门对付自己这些血族的武器!这可真真要老命了。 虽然这样说,但钟文涛还是非常敏捷的在墙上猛踹一下,整个人横到对面,然后快跑几步,突然一个打滚,跳起来东倒西歪的乱跑,并且还有工夫扭头看看那猛追来的黑超。 “嘿嘿,幸好这家伙枪法不准,不然根本就躲不了多久呢。”钟文涛暗自庆幸,正要回头继续扭动身躯的时候,突然看到那黑超居然在更换子弹,真是好机会!当然是生生的扭转身躯朝这黑超猛仆了过去。 那黑超显然没有料到被自己追杀得跟野猴子一样乱蹦乱跳的家伙居然敢反击!就这么一迟疑,整个人被扑倒在地,被追了一肚子气的钟文涛自然不客气,立马对着身下的黑超拳打起来:“追得爽吧?我叫你追!我叫你追!” 只是打着正爽的钟文涛听到噗嗤一声响后,呆滞的看看自己冒出血迹的胸口,在抬头看看前面举枪朝自己射击的另外一个黑超,不由得挣扎着说了一句:“不公平……”就软软的瘫倒在地。 刚好看到这一幕的约翰,双眼怒瞪,大喝一声:“不!”然后猛的冲过来,不等那开枪的黑超调转枪口,直接一脚把这黑超踹飞数米远,并刚好砸在地上昏过去的那黑超身上。 约翰慌忙抱起钟文涛:“你没事吧?” 钟文涛奄奄一息的说道:“你,你这家伙,还是,还是这么奸猾,居然让我对付两个……”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一定让你先逃啊!”约翰慌忙去堵胸口的伤口,手掌光芒一闪而过,可是血液依然哗啦啦的流出来,搞得约翰忍不住冲着那两个昏迷的黑超破口大骂:“我靠你们猎魔者!钱太多还是怎么的?!居然全都是银质圣光弹!” 钟文涛吐出一口血笑道:“没,没用的,我心脏被打破了,你这小子啊……”说到这,白眼一翻,昏过去了。 “哦,不要!该死的!这血止不了啊!”约翰恐慌的拼命按着钟文涛胸口的伤口,他早就察觉到钟文涛的心脏被打破了,本来吸血鬼心脏一破都只能完蛋,更不要说还是被圣光弹打破的,对吸血鬼来说绝对没有救了!自己这个多年的老兄弟就要离自己而去了!一想到这,约翰就忍不住全身无力,悲从心中来。 不过正慌神的他突然想到什么,立刻满脸喜色的一把抱起钟文涛就跑:“兄弟你放心!你不会死的!少爷的血一定能救到你的!”急切的他根本就懒得理会地上那两个只是昏迷过去的黑超,快速跨步而过。 陈世豪把那好几盒补药放好,正拍手准备回房的时候,大门传来急切的敲门声,如果不是有人在客厅,还真听不见这样的敲门声,这栋楼的消音措施做得还真不错。 门外的约翰苦着脸用力拍打着大门,身为物业主任,他可是知道门外喊人里面是听不到的,不由得咬牙决定物业出钱都给他们按上门铃,对讲机只是对一楼有用!只是一想到自己兄弟都快挂了,自己居然还有这个闲心,约翰真有点不好意思看自己怀里的兄弟。我这不是对少爷有信心嘛,约翰暗自这样辩解。 陈世豪开门,约翰立刻抱着钟文涛冲了进来,全身是血的钟文涛可把陈世豪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离开这里才多长时间啊,居然一下子变成了这样?! 约翰进来后,脚一勾就把门关上,然后小心的把钟文涛放在一旁,噗通一下双膝下跪:“少爷,求您救救钟文涛吧!” “救?我怎么救啊,你该去医院……呃……”话刚说到这,陈世豪就明白过来,敢情是要自己放血救人呢。 看看约翰那紧张渴求担忧等神色交杂在一起的面情,还有地上那脸色苍白,身上衣物已经一片血色,整个人快没有了反应的钟文涛,陈世豪无奈的叹口气:“好吧,去我房间。”陈世豪之所以答应得这么爽快,一是因为不久前才刚答应对方要放血,虽然每次100毫升加在一起放了,但也一样是放血,二是感觉练了一下功法后,身体很舒服,不像有缺血的感觉,所以才敢答应。 “是是!谢谢少爷!”约翰立刻惊喜的抱起钟文涛,紧随着进入陈世豪的房间。虽然有些不屑陈世豪如此好说话,但却也非常感激陈世豪这样好说话,不然不要说钟文涛,就是自己都已经成为干尸了。 进入房间后,约翰自然发现这房间的简陋,但现在心神却不在这上面,看到陈世豪拿起一把工艺刀,不由得愣了一下,等看他准备朝自己手腕割去的时候,不由慌忙摇手制止:“少爷,根本不需要这样,我们可以用针管的!”说着就从钟文涛兜里掏出抽血的针管。拿出来的时候,约翰还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这等于表示自己这边随时想着要抽你少爷的血啊! “不用不用!我用这个就行了!”陈世豪有点慌张的摆摆手,然后不等约翰说话,就直接把血管割破,任由血液滴答的掉在钟文涛的嘴巴里。 约翰傻眼的看看陈世豪手里带血的工艺刀,在看看自己手里的针管,那个,白痴都知道用哪一种方法放血比较好吧?怎么少爷要使用如此激烈和麻烦的方法啊?要不是等下我可以一抹就消除伤口,这样等同割脉的伤势可是得缝线才能愈合的! 突然约翰心头一动,上次自己劝少爷去打补针也是不愿意去的,难道少爷害怕打针?约翰突然想笑,可是看到那把带血的工艺刀,却突然有点冒冷汗的感觉,害怕打针,可却清风云淡的割脉放血,这个少爷并不是真的表想出来的那么软弱啊,一般人谁敢这样干啊!这是不是代表着少爷对自己很狠?能让这血流个不停绝不凝固,可想而知伤口地深度得有多深,要知道一般割脉自杀的人都把手腕放在水里,就是怕血液凝固止血了。 嗯,以后绝对不要惹怒这个少爷,不然不发火的人发起火来是很恐怖的,约翰暗暗下了决定。 一开始陈世豪脸色还很红润,可随着血液的流逝,脸色越来越苍白了,约翰此刻眼珠子可是来回移动,怕陈世豪放多了血,倒下去了自己就倒霉了,可又怕没把钟文涛救过来,自己就失去了兄弟,所以没办法的他只好紧紧地盯着两个人,准备寻找平衡点。 陈世豪脸色越来越苍白,约翰也越来越提心吊胆的,因为陈世豪不久前才放了几百毫升的血给自己啊,不由又放几百毫升后,失血过多挂掉了!约翰好几次都想伸手把陈世豪的伤口给治好,可一动不动的钟文涛又让他迟疑了,可现在再看,再不帮陈世豪止血的话,真的会出人命的!到了这个时候只能对不起钟文涛了,总不能让陈世豪因为救人把自己都给搭进去吧。 约翰手一抹,陈世豪的手腕伤口立刻愈合,除了一些血迹外,根本看不出是割过脉的。约翰扶着陈世豪坐下,黯然叹口气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钟文涛那里突然传来咯咯喉咙发出的声音,扭头一看,可以看到钟文涛正四肢用力,整个人躺在地上发力的样子。 陈世豪有点虚弱的问道:“他这是怎么了?怎么跟你恢复时不一样的?” 约翰彻底松口气,笑着回答道:“少爷,钟文涛是被圣光弹击中心脏,现在他正在修复心脏,所以和我的恢复状况不一样呢。” 软软靠在床上的陈世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吸血鬼生命力真的有够坚强的,心脏被打中了居然还能救活过来,自己的血有这么厉害吗?嗯,应该说是功法厉害,居然能改造自己体内的血液能量呢。 不久前上门拜访聊天的时候,约翰早就把陈世豪血液蕴涵古怪能量的事告知陈世豪了,并且这血液能够修补血族伤势,和提升血族能力的功能也说了出来。陈世豪对这倒没有大惊小怪的,妖魔鬼怪都能出现,自己的血液变成这样也非常正常啦。 钟文涛自己在那里用力了一会儿,突然噗嗤一声,胸口弹出一枚银白色的子弹头,然后就能看到他衣服上的血迹快速消失掉,这一幕让陈世豪忍不住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而约翰则撇撇嘴,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吝啬,一点血都不愿流呢,不过刚才那招也太逊了,居然只是把子弹弹出来,哪像自己,就跟开枪一样的喷出来!兄弟没事,约翰心情大好,自然就有兴趣思索这些有的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