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血液之争(上) - 合租奇缘

第二十五章 血液之争(上)

一来大厅,就看到约翰和一个带眼镜的斯文青年,有些拘束,并且有些巴结的坐在沙发上,两人面前连杯茶水都没有,估计是邓舒雨还不忿气呢,不过一楼就自己这四人,雪姐、寒姐、新姐都没下来,不知道是出去了还是在继续午睡。 一看到陈世豪出现,约翰心头一紧,噌的站起摆出一个双手贴大腿,腰微弯,眼帘下垂,恭敬到极点地站立姿势,而钟文涛也被他这招吓得慌忙站起来,当然,他站得可是笔挺的,目光也是直直的打量着陈世豪。 “陈先生,在下对于上次对您和邓小姐的冒犯感到非常的抱歉,所以这次专程上门来向你们道歉,这是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请你们笑纳。”约翰一边恭敬地说着,一边把一大堆包装好的礼物摆在茶几上。 陈世豪没啥意外,而邓舒雨却非常的意外,不是意外这吸血鬼乖乖泡上门来道歉,大姐都说事情解决了,吸血鬼上门道歉是很正常的,她奇怪的是,当自己接待这两个家伙的时候,虽然礼貌客气,但绝对不会恭敬,更没有小心翼翼的味道,所以才连茶都不给他们!只是自己又怕对方恼羞成怒,所以才忙把陈世豪叫出来,毕竟那家伙可是吸血鬼! 可谁能想到陈世豪一出现,这两家伙,特别是那吸血鬼物业主任居然立马变了一个人似的,像是孙子看到爷爷,要多恭敬有多恭敬!难道是陈世豪解决这吸血鬼的?不可能,当初陈世豪还差点给吸血鬼咬掉了,吸血鬼出现变化肯定是周绫姐的问题,而之所以陈世豪也获得吸血鬼的恭敬,应该是当时陈世豪跟在绫姐身边的缘故,不然陈世豪怎么给自己送来手机? 想着这些的邓舒雨看到陈世豪一脸平静的和那吸血鬼客套着,不由得一皱鼻子,哼!狐假虎威的家伙。心情不好的她随口说道:“你们聊。”就非常不礼貌的掉头上了楼,反正对她来说,根本不用给好脸色那吸血鬼看的,谁让他吓唬人啊! 一见碍事的人走了,约翰用手肘轻轻一碰钟文涛,然后早就约好的两人立刻一副标准臣下拜见的姿态单膝跪在陈世豪前面。 本来沙发上坐着的陈世豪,立刻被吓得一个翻滚躲在沙发背后,双手虚抬,脸色慌张的喊道:“你们干什么?快起来!” 钟文涛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就想趁势起来,但却被约翰死死拉住,略一挣扎立刻被约翰狠狠地瞪了一眼,只好无趣的撇撇嘴,静候约翰的表演了。 只见约翰满脸急切痛苦的哀求道:“少爷,如果您不帮我们的话,我们就跪死在这里!” 陈世豪这个不知道人心险恶的少年自然是没口子的答应:“帮,我一定帮,你们快起来啊!”对他来说两个比自己大许多的人跪在面前,真的是非常不自在非常的尴尬,只要能让他们起来,真是干嘛都行。 “少爷,我这同伴获悉我得到您的血液后生生提升了一级,所以请求您也施舍一点血液给他,让他也能获得提升,因为他已经在底层困得太久了。”约翰一边说一边瞪大了眼睛,边上的钟文涛也傻愣愣的看着他,因为两人根本不是这么商量的,怎么直接这样大咧咧的要求说出来了? 约翰恨不得捂上自己嘴巴,可是依然恭敬跪着的哇咧咧的说着:“如果您不答应的话,我们两个都会完蛋的,因为这是我们无法抗拒的人下达给我们的命令,一定要让钟文涛也变得和我一样啊!” 钟文涛狠狠地瞪了约翰一眼,但现在也没有办法,只好可怜巴巴的望着陈世豪。 一听要自己的血,陈世豪迟疑了一下,可看到两个起码比自己大10岁的男人恭敬地跪在自己面前恳求着,真的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啊,好一会儿才为难的说道:“那个,我才失去了几百毫升的血,再给这么多的话……”现在不是紧急时刻,陈世豪自然而然会考虑到放血太多了,自己会不会挂掉的问题。 一听陈世豪有同意的迹象,钟文涛马上狂喜的插话道:“没问题的,我们也不是一下子要您这么多血,隔上几天一次,每次一百毫升,而且只需六次就行,这样的话,对人体来说绝对没有问题的。” “呃,那好吧。”陈世豪居然点头同意了。 钟文涛兴奋地去兜里掏针筒,看他样子显然是想立刻抽血了,约翰狠狠地撞他一下,怒瞪一眼,然后才巴结的对陈世豪点头哈腰的说道:“谢谢,那我们不打扰您了,等您休息几天后我们再来麻烦您吧。”说着就拉起钟文涛准备离去。 钟文涛这才觉得自己刚才太急切了,忙亡羊补牢的说道:“是了,这些都是补药,能快速增加血液制造的补药,您早中晚餐前都吃一次吧。”可这话一出就被约翰狠狠一拉,快速离去了。 看着满桌子的礼物,陈世豪无奈的叹口气,居然有人上门像自己讨要血液?真是觉得非常怪异和不舒服呢,只是自己怎么随便就答应人家了?好端端的就要放血送人,自己还真是有够优柔寡断,太过心软了。只是人家跪在你面前,真的硬不下心拒绝啊。对自己心态非常无奈的陈世豪,只好郁闷的收拾起礼物来。 两只小蝙蝠出了门,脸上那巴结的笑容立刻消失,而钟文涛抢先问罪:“你搞什么东西?我们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商量的!你怎么一股脑的把所有事情都如实说了出来?” 约翰愁眉苦练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心里一直警告自己,可嘴巴却不受控制的说了出来,按理我就是面对以前的族长都不会这么老实,怎么面对这个新主人居然会这么诚实了?” 钟文涛闻言,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为难之色,他左右张望一下,迟疑的说道:“你说我到底还要不要投靠这个少爷啊?” “不怕殿下干掉你?”约翰挑挑眉。 “怕是怕,可这少爷也太好欺负了吧,你看我们跪下哭求一下,他就同意放血了,跟了这样耳根子软,并且心肠超软的人,我们恐怕没啥发展前途啊。”钟文涛满是感慨的说。 “呵呵,我的想法倒和你不一样,跟着这样一个上司才是最美妙的事情,难道不是吗?不但不会要我们去干活,反而有啥事都可以找上司,做错了事哀求一下就没事了,相比起来我们反而更像上司,只是名分上有区别而已。”约翰乐呵呵的说。 “咦?照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有这么回事的样子呢。”钟文涛摸摸下巴,自己也没啥野心,就希望能够长命万岁平平安安的享受生命,当然这期间能让自己能力增加提升等级就是最好的了,而想自己这样的人最怕上司有野心,今天招惹教廷,明天招惹修真界,后天又来个窝里横,现在这小少爷如此软弱,而且看起来性格也很不错,成为他的仆役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呢,毕竟人家身后还有个男爵守护啊。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等电梯,叮咚一声电梯到了,就准备踏入电梯的时候,两人眼珠子突然瞪大,怒吼一声:“靠!”然后急速向两旁扑去,紧接着噗嗤几声响起,两个拿着消声手枪的黑超面无表情的冲了出来。 “快跑!他们是猎魔者!”约翰想也不想立刻朝楼梯冲去,而钟文涛不好运,只能朝走廊奔跑。两个黑超自然是立刻一分二,一边扣动扳机,一边朝这两人追去。 往楼下跑的约翰,一跳就半层,两跳就过了一层,后面追杀的黑超冲着楼梯扶手的空隙开了几枪,就已经看不到约翰的身影了,不由得跳脚骂道:“该死的!你是青蛙还是蝙蝠啊!”说着也没兴趣去追杀不知道跑到几楼的约翰,掉头去追杀钟文涛了。 约翰一口气连下七八层,发现身后没声息了,才停下喘口气,然后直接按开所在层楼的电梯,冲着电梯的监视器怒吼:“你们干什么吃的?!快报警!”然后立刻开始冲楼梯,他还得去救自己兄弟呢。 保安室的监控室内已经乱成一团了,只在电视里见过的情景居然就出现在眼前,这些保安全都跟无头苍蝇一样,有的看着监视器发傻,有的呼叫其他兄弟快来,有的拨打电话报警,当然也有畏畏缩缩的躲在一旁不敢吭声的。老天,人家那可是真枪,会要人命的,自己只是个小保安而已,不用拿命去玩吧? 只有那个保安队长,猛吸口烟,然后一吐,抓起一把警棍,向几个亲近手下一使眼色,几个人就快速的朝陈世豪所在的那栋楼冲去。 正冲回楼层的约翰,突然脚步一顿:“妈的!我好像只会咬人攻击!难道让我把他们变成行尸走肉?!靠!低级血族就是没能耐!”叫骂一声,约翰只能捏着拳头冲了上去。 (用手机看书的朋友,有什么想要跟玄雨沟通的可以直接在手机上发书评,小弟也会经常上来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