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吸血鬼仆(上) - 合租奇缘

第二十四章 吸血鬼仆(上)

(今天还有一更哦。希望大家多多收藏、多投鲜花支持,玄雨拜谢。) 而隐约猜到点东西的约翰则哭丧着脸,完蛋了,肯定是为那少爷来报仇的,可是这不是我愿意的啊,就这么被判死刑,真的非常不愿啊! 周绫一抬手,两个血族立刻啪的摊在楼梯间的墙壁上,整个人就这么紧紧的贴在墙上,钟文涛才不顾得什么风度气节之类的问题,疯狂的叫喊道:“殿下饶命啊!我们啥都没干,为什么要杀我们?!” 而约翰则哀嚎道:“殿下、殿下!不是我要少爷割血的啊,是少爷自己割血的啊!”这话一出,钟文涛软了,自己还想从那少爷那里骗点血来做实验,没想到还没行动人家背后的靠山就找上门来了,哎呀,真是给约翰害死了! 而周绫则冷哼一声,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居然是这个才刚警告过的家伙犯的事! 手一张,约翰呼啦啦的飞过来,脖子稳稳的落在周绫的芊芊玉手上,而那钟文涛则失去压力的慢慢滑下来,一个乖乖的在墙角喘气,一个乖乖的被人捏着脖子不敢动弹,两个血族都没有想着反抗,因为血族不同于其他神秘势力,等级代表了一切,低等级血族绝对反抗不了高等级血族的,不是能量高低的问题,而是天生等级威压的问题,高等级血族动都不用动,一个意念就能让低等级血族跪地等死,所以明知道一切都掌握在人家手中,还不自量力反抗的话,那不是勇士而是傻子! 周绫双眼冒着寒光的盯着约翰,语气冰冷得冻人:“你好大的胆子啊,我才刚警告过你不得招惹我身边的人,没想到居然立刻弄走他600毫升的血液!你实在是有够大胆的啊!” 本来还在喘气的钟文涛,一听这话,眼中光芒一闪,然后就有点迷茫般的嘀咕道:“600毫升就可以削弱杂质1%提升到仆役长,那1毫升能做什么?6000毫升又能做什么?6万毫升呢?!”刚眼珠子有点泛光,就立刻不受控制的朝墙壁猛撞了几下,然后头昏脑胀的滑落在地上趴着不动了。 约翰虽然还无法确定自己的生死,但还是忍不住鄙视钟文涛,都知道人家男爵殿下为了那少爷失去那么多鲜血而来,居然还敢当着她的面打少爷的主意,真真是寻死也不要这样啊。 只是脖子一紧,接着胸口一凉,冰冷的话语让他心头一阵冰凉,自己快要完了,因为那周绫冷冷的说道:“你这家伙,你惹怒我了,所以去死吧!”说着就准备一手捏断约翰的脖子,一手挖出约翰的心脏。 只是手刚**胸膛的时候,周绫忍不住:“咦?”的一声,收回了动作。 周绫松开手,约翰立刻摊在地上,冷汗直冒的摸着自己脖子咳嗽,刚才真是让他胆寒,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捏住了,可以说死神的镰刀已经准备割断自己的灵魂了,真是就差那么一点点啊。 “说,你身上怎么会有两个奴仆印记的?”周绫虽然脸上神色依然冷漠,但眼眸里还是流露出疑惑神情,因为这实在是非常怪异的事情,不是贵族的血族身上都有上级血族的奴仆印记,而是贵族的则有着上级贵族的臣属印记,一个能决定生死,一个互相制约,可就算这样,一个血族身体内只能有一个印记存在的,绝对不可能出现两个以上!当然,唯一没有印记的就是血族顶峰的亲王级别。 而现在一个小小的仆役长身上居然有两个印记,而且毫无抗衡的共存得很好,实在是一件足以让任何吸血鬼惊讶的事情呢。 “我体内有两个烙印?!”本来死命咳嗽的约翰听到这话,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身体,而边上装死的钟文涛也忍不住睁开眼睛偷瞧着。 “你不知道?”周绫皱起了眉头。 感觉到杀气更浓了,约翰立刻沮丧着脸紧张的说道:“殿下,我确实不知道啊!”说到这约翰突然灵机一动:“殿下,说不定是因为少爷血液的缘故,我曾不受控制的参拜少爷!” “嗯?”周绫眉头挑了挑,她也觉得非常奇怪起来,要说陈世豪的血液能让吸血鬼提升等级,这倒很正常,因为陈世豪修炼了变异的太阳功法,肯定改变了他的体质。可让吸血鬼多了一个奴仆烙印,这可就非常奇怪了,难道喝他的血就得听他的?真真怪异呢。 不过周绫突然想起什么的赫然一惊:“幸好我没有喝小弟的血,不然岂不是成了小弟的奴仆?呃,按照小弟现在的能量,应该无法把我变成奴仆吧?不过还是不要试,免得出现尴尬场面,唉,真是可惜了小弟那身美味血液了。” “起来吧。”周绫不知道怎么的杀气全消的摆摆手说道。 “是,谢殿下。”约翰小心翼翼的看了周绫一眼,发现周绫确实没有杀气了,这才松口气起身恭敬地站着。本来还有点疑惑怎么突然放过自己,可一想到自己体内有两道烙印,其中一道很可能是少爷的,倒也明白少爷的靠山为啥不杀自己了,因为自己已经成了少爷的人了。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因为周绫挽了下耳鬓说道:“既然你是小弟的手下了,那我也就暂时放下对你的胆大妄为的惩罚,以后就忠心耿耿的守护小弟吧。”说着就往外走去。 约翰忙松口气的紧随其后:“请殿下放心,臣下一定会尽心尽力忠心耿耿的为少爷服务!” “嗯,能这么想就好。”周绫随口应了句,然后手抬起对准了还趴在地上的钟文涛。约翰脸色刷的一下子雪白了,立刻单膝跪下哀求道:“殿下,请放他一码吧,他绝对不会把事情暴露出去的!”而钟文涛这时也发现自己危险了,脸色苍白的摊在地上不敢动弹。 “哼!身为刘氏家族的人,却还维持钟姓,这样的人我能放心吗?”周绫冷哼道。 这话一出,钟文涛和约翰都脸色变了变,钟文涛变得很是失落,而约翰则像是松口气,他恭敬地说道:“请殿下容许臣下解释。” “嗯?”周绫眉头挑了挑,放下了手,下巴一抬:“说吧。” “是,殿下,钟文涛他不是不愿跟随刘氏姓刘,而是人家根本不愿意他姓刘!”约翰解释道。 周绫皱眉:“哪有这样……呃……”周绫很快醒悟过来的点点头:“了解了,那刘氏一定觉得他那刘姓很尊贵,不能随意赐予仆役的。过来。”周绫向钟文涛一招手。 钟文涛慌忙爬起来到周绫面前站好,周绫一搭对方肩膀,眉头一皱:“怎么连家族烙印都没有?被刘氏驱逐了?”周绫感觉今天碰到的两只吸血鬼都是那么怪异,一只拥有两个烙印,一只却一个烙印都没有,真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钟文涛神态低落的说道:“我是被遗弃的。”而约翰则插话说道:“殿下,钟文涛得罪了刘氏的少爷,是被剥夺了身份赶出来的,没有收回他的血脉,就是想让他成为一个无根血族四处晃荡!” 周绫知道低级的血族没有家族支撑,那就根本不要想有升级的一天,而且其他家族也不会接纳这种无根血族,可谓是等死了,所以点点头说道:“刘氏如此对你了,你还自然是刘氏后裔,倒也是恋旧,不过你如何保证不把你所知道的秘密说出去呢?” “我发了心誓的!”钟文涛有点懦弱的辩解道,边上的约翰也忙点头作证。 对于这血族人人遵守的发誓行为,周绫不屑的冷笑道:“哧,只要比你高两级的血族扣住你的心脏,就足以让你违反誓言说出秘密再死!” 这话一出,让钟文涛和约翰都忍不住心头一抖,高等级血族居然可以这样来逼迫低等级血族违背誓言?看来血族内的秘辛绝对比传言中的还多!只是这个借口很过分啊,既然高等血族有这方法逼迫违背誓言,那还怎么保证秘密?不是等于一定要干掉钟文涛吗? “要不您给他一个初拥……”约翰小心的建议道,不过周绫还没回答,他就知道错误的低下头去。而钟文涛则非常悲愤的恨不得一口咬死约翰,真是遇到这个家伙就倒大霉了,平白无故就遇到这样的危险,而且自家小命还捏在人家手中,居然还敢如此痴心妄想?真是不知道这么没头脑的家伙怎么成为自己同学的! 周绫冷笑道:“想得倒很美哦,我的初拥血族后裔一出现就是一等勋爵,平白就能和你刘氏族长平起平坐了。” 钟文涛慌忙摇手推卸责任:“不敢不敢,殿下,这都是约翰这没头脑的家伙才敢如此痴心妄想的!”听闻这话,约翰不由得狠狠地瞪了同学一眼,可被对方更凶狠的反瞪过来,忍不住有点内疚的低下头,毕竟是自己把这老同学拖下水的啊。 “好了,不理你们这些狗咬狗的事情,给你个选择吧,成为我家小弟的奴仆,这样秘密你自然会去守住,而且说不得还能和约翰一样,原地晋升一级了。”周绫摆手随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