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周绫发威(下) - 合租奇缘

第二十三章 周绫发威(下)

(新的一周开始了,再次冲击新书榜,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陈世豪更是不好意思了:“我们班也是按中考成绩来任命班干的。”他不敢说出自己的中考分数,因为他觉得这样有卖弄的感觉。 “你也是班里第一啊,是多少啊?”不但邓舒雨很感兴趣,凌寒和李新也很感兴趣,她们两个一个刚进大学,一个刚出来工作,都才扔掉分数这命根,自然还会在意这东西了。 “呃。”陈世豪迟疑了一下,看到大家都这么渴望,特别是刘雪凝也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心头涌起一股豪情,自己不想被她们看低呢,所以吐出几个字:“697分。” 邓舒雨的筷子掉落下来,凌寒和李新张着嘴巴愣住了,就是刘雪凝也呆滞了一下。 寂静过后,邓舒雨满脸通红的跳起来:“你撒谎!你撒慌!总分才700分,你怎么可能考到697分!不可能!” 被人指责撒谎,陈世豪气得脸蛋通红,也站起来怒视道邓舒雨喊道:“我才没有撒谎!我就是考了697分!如果不是老师扣掉作文3分,我是满分的!”语气中带着深深地不忿,因为其他改卷老师都说自己的作文能拿满分,偏偏改卷的老师自以为是的认为作文没有满分,强行扣掉了3分,这种打击其实陈世豪一直压在心里从没对外透露,因为外人一旦知道绝对会说你太骄傲了!可现在居然被邓舒雨说自己撒谎!真的是刺激到陈世豪了。 被陈世豪这么一吼,一直以为陈世豪好欺负的邓舒雨,眼睛一红,喊声:“你欺负我!”就哭泣着奔回房间。 这转变立刻让陈世豪愣了一下,接着有点沮丧的坐下嘀咕道:“我确实没有撒谎啊。”从没惹过女孩哭泣的他现在心情很杂乱呢,虽然知道自己没有犯错,但让一个女孩哭了,不是错也是错啊。 刘雪凝三女互相对视一下,都苦笑着无奈的摇摇头,邓舒雨会哭泣逃离,显然是被陈世豪的成绩刺激到的,因为邓舒雨的成绩可是她的骄傲之本呢,现在被人打落了,自然悲从心中来。 刘雪凝放下碗筷:“我去看看小舒,你们先吃。” 凌寒看到陈世豪忐忑不安的样子不由笑道:“没事的,打击一下小舒这骄傲小女生也是好的,她只是不忿你能考到这样恐怖的成绩,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 李新也笑道:“你真是妖孽啊,这样恐怖的成绩都能考到,小舒想要报仇恐怕没有可能了。” 听到这些,陈世豪略微安定一下,立刻加快了喝粥的速度,他决定吃完饭去天台练功,暂时不待在家里,避免尴尬。 吃过饭后,知道下午不用去学校,明天才是正式开学,陈世豪自然等这些美女都去午睡了,才偷偷走出家门上了天台。 看看当空炙热的太阳,陈世豪迟疑了一下,自己这失血过多的身体,能不能承受住这样的暴晒啊?不要真的弄到中暑,开学第一天就得请假,那可就真是贻笑大方了。 不过生性很坚韧的陈世豪,还是照着第二段功法开始了修炼,在他想来这可是修真功法,应该不大可能让修炼者被太阳晒得中暑了。 一开始陈世豪只觉得自己头昏眼花,身体欲坠,可心神陷入修炼状态后,身体的感觉消失了,只感受到天空那炙热的太阳,一股炎热的气息从肌肤毛孔渗入身体各处,知道那是炎热气息,但进入身体后却暖洋洋的,不但没有什么焦热感觉,反而非常舒服。 同样才36圈,同样才半个小时左右,陈世豪睁开眼睛,活动一下手脚,发现身体非常的充沛,根本不像是失血过多的人,而且身上没有汗水,反而有股洗凉过的衣服被太阳晒得很充分干燥的清香味。 察觉到这味道,陈世豪不由得皱皱眉头,因为这味道虽然好闻,但对于厌恶一切和女性化有关东西的陈世豪来说,还真是不喜欢呢。 可是对着无奈的陈世豪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唯一能庆幸的这功法不会让肌肤变白,现在自己的肌肤还保持淡黑色状态呢。甩掉这些有的没的,陈世豪开始关上天台大门,准备回去睡个午觉,虽然感觉很好,但起码没了好几百毫升的血液呢。 正往彩虹大街行驶的一辆轿车上,那约翰的老同学——医生,一边开着车一边有点自得的炫耀:“怎么样,我弄到的这些补药够厉害吧?一般人是弄不到的。” 看看后座几大包的补药,约翰有点无语的点点头说道:“确实,我估计整个合原市就你才能弄得到这么多外国禁止出口的补药。”约翰想不到自己这个老同学为了巴结那少爷,居然把库存都清空了,完全像有点走火入魔的样子,不过想到那少爷血液真要具备能让血族进化功能的话,再疯狂也不过份。 医生有点忐忑:“你说我该怎么开口?” 约翰被这没头没尾的话弄得一愣:“什么怎么开口?” 医生白了对方一眼:“自然是怎么开口跟他讨要血液啊!” “我说你千万别一去到就开口!我可不想得罪那个殿下!”约翰慌忙摇手说道:“我们不是说只是去拜访一下的吗?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谁想得罪那个殿下,你不是说那殿下白天都在上班吗?我们趁这机会好好和那少爷商量一下,趁殿下没回来弄到一点血液来检查,这样不是很好吗?只要一点点,那少爷应该不会反对吧?”医生舔舔嘴唇说道。 “呃,一点点应该可以吧?”约翰想到陈世豪给自己喂了这么多血,现在讨要几毫升应该没问题的吧?所以也不那么坚持自己的意见了。 “嘿,可以就没问题了,是了就是前面的彩虹小区吧……”医生一边说一边准备打转角灯进入让车道,而就这时,两人同时全身一抖,车子差点撞到边上,要不是已经减慢了速度恐怕就出事故了。 两人一个扶着方向盘,一个贴在椅背上,两个人都冷汗哗啦啦流下来的直喘着气,两人心有余悸的对视一眼,约翰嘴唇颤抖着说道:“这,这是怎么啦?那个殿下怎么突然发出如此庞大的威压?到底是谁惹到她了?!” “我不知道谁惹到她,但我知道,感受到这样威压的血族不去拜见的话,绝对会生不如死的!”医生说着,一咬牙,猛踏油门,嗖的冲向了对面。 两个小瘪三血族,在一处大厦把车停下,然后小心的整理一下衣物,小心翼翼的登入电梯,抵达敞开大门的天台,一看到站在天台中央,双手交叉抱胸,眺望着远处的一个女人,立刻单膝跪下,一手按大腿一拳抵地恭声喊道:“第13家族旁系,三等勋爵查理德后裔仆役长——约翰·查理德,第13家族旁系,三等勋爵刘氏后裔仆役——钟文涛,拜见男爵殿下!” 这个女人赫然就是周绫,她头也不回只是冷冷的说道:“站在一边。” “是!”两个血族小瘪三立刻起身恭敬地站在一旁,他们自然知道眼前这男爵发出威压,威压范围内的血族必须前来拜见,现在正等着其他人呢。至于男爵威压有多广?最低都有直径10公里范围,所以还有段时间要等。 三个人就这样在太阳底下傻愣愣的站着,不过炙热的太阳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没啥问题,三个人身上一点汗迹都没有。 感觉着阳光的热量,约翰突然忍不住眼睛眯了一下,因为他想到影视小说里面那些有关吸血鬼的描绘,说什么怕十字架、怕大蒜、怕阳光、喜欢睡棺材,简直就是开玩笑,吸血鬼本身就属于一种生物,既然生物怎么可以缺少阳光的滋润?十字架和大蒜更是搞笑,不说许多新潮吸血鬼爱吃大蒜,单单背叛血族皈依教廷的吸血鬼就有好些个,也不知道那些编剧怎么想的,真是乱来。至于喜欢睡棺材,那就是个人喜好了,反正自己是喜欢舒适大床的。 自己这些吸血鬼怕什么呢?怕流血,怕灌注了圣力的武器,怕被人挖出心脏,怕比圣力还强悍的刚烈之火,除此之外好像就什么都不怕了吧? 约翰胡思乱想的时候,时间过得飞快,等了大半个小时,居然就没有其他血族到来了,那当医生的钟文涛不由得和约翰互相看了一下,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讶神色,因为在两人的记忆中,好像自己在这合原市的血族中就认识对方而已,现在就加多一个男爵,难道这合原市如此巨大的国际大都市,几千万人口就只有三个血族存在?不可能吧?! 周绫显然也预料不到自己首次发出威压,居然就只招来两个低级血族,难道自己的威压范围太小了?又或者其他血族不在这威压范围内生活?自己威压范围内的几百万人口居然只有这两个小家伙存在?不大可能吧? 满头疑惑的周绫很快把这问题甩到一边,既然威压范围内只有两个血族,那就更好找出目标了,或者干脆把他们两个都给干掉?一了百了啊。思索着转过身来的周绫,让两个血族浑身一抖,冷汗冒了下来,因为他们感觉到杀意,可是却根本不敢也不能逃,只能无奈苦笑,自己真是倒血霉了,怎么会让一个男爵对自己产生杀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