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诡异血液(上) - 合租奇缘

第二十二章 诡异血液(上)

约翰刚想伸手把陈世豪背起来,可才来到陈世豪跟前一米的距离,约翰就忽然浑身一震,身体不受控制,唰的一下子单膝跪下,摆出一个拜见周绫时的标准动作,然后语气恭敬的说道:“参见主人!” 陈世豪满脸震惊的看着约翰,而约翰也满脸震惊的仰望着陈世豪,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陈世豪才清醒过来,慌忙躲到一边挥着手喊道:“你这是干什么?” 约翰哭丧着脸:“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啊!”说着就飞快的跳起来,并且神色慌张的东看细看,察觉到没有什么古怪后,才满头雾水的盯着陈世豪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向你跪拜?而且还喊你主人?” 陈世豪慌忙摇手:“我怎么知道,我都给你吓了一跳。”陈世豪觉得自己的心跳到现在都还没有缓下来,这物业主任真是吓死人啊,莫名其妙的跪在自己面前喊主人,真是尴尬得很啊。 约翰皱眉看了一下陈世豪,又皱眉打量一下四周,摇摇头给自己一个可能是因为突破了兴奋过头的理由做解释,就把这事放在一边:“怎么样?能自己走吗?”一边说着就拿起那包校服。 陈世豪咬牙活动一下手脚,点点头:“没问题,只是有点虚弱而已。” “我说少爷你啊,明明可以用那两个家伙的鲜血,怎么变成用自己的鲜血去了?要不是我刚好醒过来,恐怕我们两个都得死在这烂地方呢。”约翰一边说教一边把那两把手枪捡起塞进了兜里。 这动作显然让陈世豪很眼馋,但也知道一旦被警察查出自己拥有枪支,可是非常麻烦的,恐怕到时候爸妈都会被警察叫来呢,考虑到这些,陈世豪只好放弃讨要的想法。 而对约翰的说教,陈世豪根本没有反应,反正对陈世豪来说,自己心安就好,而且现在不也没事?皆大欢喜呢。 看到陈世豪这样,约翰摇摇头,如此心慈手软,以后肯定会吃大亏的,不过这一切和自己无关,让男爵殿下头疼去吧,虽然自己是靠他的血恢复过来,但开始不也替他挡子弹了吗? 约翰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至于哪不对劲却想不起来,最后只好掏出手机打个电话,一等接通就满脸恐慌急切的冲着手机喊道:“警察吗?我要报案!我在什么街什么小巷里发现了两具尸体!好恐怖啊!”说着不等那边问话就直接把手机捏成了碎片。 “呃,你这是干什么?”陈世豪有点发愣。 “让警察来处理啊,不然真以为我们这样的人能够轻松毁尸灭迹啊。”约翰耸耸肩说道。 “不是,我是说有必要把手机都给毁了吗?”陈世豪一脸惋惜的看着那手机碎片,他看得很清楚,那可是一部非常漂亮的手机啊,没有几千块根本就拿不下来。至于约翰空手捏碎手机的事,根本引不起陈世豪一点震动,对方可是吸血鬼,有这样力气有啥奇怪的? 约翰有点自得的笑道:“别信电视上那些更换手机卡就能隐藏身份的事,现在科技高到你不敢相信的地步,只要人家愿意,完全可以通过手机进行定位,所以要想不暴露身份,这手机就一定得毁掉。” 看到陈世豪还有点迷惑的样子,不由得一笑:“放心,我们这样的人都使用不记名卡号的,那手机里也啥资料都没有,只要没有目击证人,我们就啥事没有。” 陈世豪惋惜的摇摇头:“可惜了这么贵的手机啊。” 约翰差点倒头栽,居然为一部手机惋惜?!无奈的苦笑道:“不是吧少爷?一部手机,几千块钱而已,有啥值得感叹的?” 陈世豪嘟嘟嘴:“好几千块钱还而已?那都超过我一年的生活费呢。” “什么?一年生活费?!”约翰眼珠子瞪了出来,满脸不敢相信:“不会吧?少爷你身后可是有着一位殿下存在啊!你还会缺钱?!” “殿下?谁?”陈世豪愣住了。 这少爷居然不知道殿下的身份?!约翰冷汗冒了出来,慌忙转移话题:“呃,我们快走,不然被警察堵住就不妙了了。”说着就向伸手挽住陈世豪手臂,可手才伸出,脑中一阵恐慌闪过,让他生生停下动作,而这时陈世豪已经快步越过他,约翰疑惑的皱皱眉头,快步跟上离开了这小巷。 “少爷,要不要去打几枚补针?属下知道一家诊所有门路弄来国外限制出口的补药。”拦了辆出租车坐上去的约翰忍不住小心翼翼并且非常恭敬的问道。这倒引起出租车司机不屑的神态,少爷?属下?两个脏兮兮的家伙居然学大户人家说话,真是有够搞怪的。 约翰根本没有注意到司机那鄙视的神情,他觉得自己真的变得奇怪,和这少爷粘得近了,居然有一种全心全意为少爷服务的感觉?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下贱了?难道成为仆役长就会懂得为人服务? “不要!”陈世豪第一时间摇头,脸上也出现了畏惧的神色,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胆敢深更半夜过乱葬岗的陈世豪,唯一惧怕的就是打针! “呃,可是少爷您现在失血过多,不打补针怎么能行?”约翰嘴里非常关心的劝导着,可心里却骂开了:“哦,天哪,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如此低三下四的和一个人类如此说话?就是我家族长我都没有这么关心和恭敬啊!” “不要!”陈世豪坚决的摇头,而还想劝的约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搞的,居然叹口气点点头:“既然少爷您如此坚持,那就算了,不过属下还是得买些补品给少爷您的。” “不用了吧?”陈世豪有点疑惑的看了看约翰,好像和他并不熟悉啊,虽然他救了自己一命,可自己也救了他一命,算是打平了,怎么现在好像非常关心我的样子? “要的要的,嗯,少爷您不用理会,这些属下会办好的。”约翰一边拍胸膛一边嘀咕着要买什么补药了。 陈世豪还想说什么,车子刚好停住,一看已经到了彩虹小区大门,立刻开门下车,而那约翰则探头说道:“少爷您先回去,等下属下再上门拜访。”说着就让司机继续开车。 陈世豪愣了愣,有点无语的摇摇头,提着校服,有点吃力的朝小区走去。 出租车上,原本满脸巴结笑容的约翰换上了绷紧的神态,靠着椅背闭目养神的样子,可心里却翻腾开了:“真的有古怪!那少爷一走,我就完全没有了刚才那拘谨,全心全意为他服务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会怕……不,不是怕,而是恭敬,我为什么要恭敬他?因为那殿下的缘故?就算我是那殿下的直属后裔,也不需要对一个人类恭敬,只需礼貌就行了,原来我还想吸他血的呢,搞得现在……呃……” 约翰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血?不会是因为他放血给我喝的缘故吧?”皱起眉头:“这解释不过去啊,他只是个人类,又不是比我高级的血族,再说就是比我高级的血族也不可能通过喂血让我投靠的,必须是使用初拥来抢夺才行。”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血的缘故?为啥我一靠近他就会有恭敬之心?而且刚开始时居然行了臣下之礼!如果没有缘故的话,那也太荒谬了!一个血族向人类行臣下之礼啊!”约翰头疼的捏捏眉心,突然想起什么的对司机说道:“到合原第一医院。” 出租司机可是巴不得乘客坐长一点的路程呢,自然二话不说的点点头就往合原第一医院开去。 医院下了车,约翰熟门熟路的来到一处问诊室,看到里面带着金丝眼镜的年轻医生正为一个病人问诊着,也不说话,径自站在门边等候。 一番诊断后,病人离去,约翰顺手把门关上,而那年轻医生起来张开手臂笑道:“约翰,怎么现在才来看老同学啊?你的配给可不是我这边给的哦。” “老同学,今天有事找你。”约翰和这年轻医生拥抱一下后直接说道。 “尽管说,只要我能帮忙。”医生笑着示意约翰坐下。 “帮我验血和抽取我胃里的液体进行全面检验。”约翰说道。 “验血?”医生愣了一下,仔细打量一番,不由得满脸震惊:“不是吧约翰!你居然升级了?你吃了什么东西?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约翰耸肩摊手:“所以我才找你验血和检查胃液。” 医生立刻起身兴奋地往外走:“行!我这就去帮你落单挂号!” “不!老同学,得你亲自检验,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约翰脸色严肃的说。 医生看着约翰沉吟了一下,笑着点点头:“行,反正上面的老家伙都不来检查的,而且我刚好掌管血液科,就为你方便行事一回。”说到这,医生突然贼笑道:“不过,如果真有好东西的话,可不要忘了我那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