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血液治疗(下) - 合租奇缘

第二十一章 血液治疗(下)

“靠!让你干掉这小家伙!我还有命?!人家背后可是有着一个男爵!”约翰脑子闪电般的闪过这么一念头,然后就跟条件反射一样的大喝一声狠狠地扑到那黑超大哥身上。 噗嗤一下声响,伴随着约翰的闷哼,寒毛还竖着的陈世豪立刻知道约翰堵抢眼救了自己,自然迅速飞扑上去一个脚踢狠狠地踢在那黑超大哥的后脑,这下,这黑超大哥彻底昏迷过去了。 深恐对方再次醒来的陈世豪,立马把枪踢得远远地,然后才小心的扶起约翰,紧张的问道:“你没事吧?”这家伙虽然威胁过自己,但没给自己造成伤害,反而这次救了自己一命,陈世豪对他的感官立刻大好起来。 约翰是肚子中枪,虽然有点难过,但他还是挣扎着笑道:“我没事。” 从没见过这场面的陈世豪却慌张起来,一边去按住冒血的肚子一边不知所措的喊道:“怎么办?怎么办?”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对!去医院!”说着就要把约翰搀扶起来。 约翰忙制止道:“不要!我这是枪伤,而且我的血液变异了,一去医院绝对会引起震动的!” 陈世豪紧张的问:“啊?那怎么办?你这血再流下去就会失血过多完蛋的!” 约翰却神态轻松地说:“这只是小伤口,我现在是能量被禁锢住无法自愈,不然轻松搞定,帮我把手铐打开就行。” 看到约翰那轻松神态,陈世豪这才恍然想起,眼前这家伙不是普通生命啊,松口气的他自然点点头去找钥匙了。 陈世豪先把两个黑超的西装脱到一半捆住手臂,并把两把枪都捡来放在身旁,这才开始搜索钥匙。 从那黑超大哥兜里找到一把银白色,形状很怪异的钥匙试着开手铐,一开就松开了,约翰揉揉手腕笑道:“谢了。”然后就做出一个闭目运转功法的样子。 看到约翰没啥事的情况,彻底放下心来的陈世豪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两把手枪上,这两把都是银白色的手枪,什么型号,陈世豪这乡下少年就不清楚了,试着退下*,发现子弹居然也是银白色,这种漂亮颜色让陈世豪有些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陈世豪扭头一看,约翰居然脸色惨白,抱着冒血的肚子在地上痛苦的打滚*。 “你怎么了?不是说小伤口吗?怎么会这样?!”陈世豪慌忙靠前去,想要扶起约翰,但却被他用力挣扎得无法近身。 “该死的!他们是猎魔者!子弹不但是银质的还沐浴过圣光!我的血细胞正在快速消失!快!帮我弄来新鲜血液让我喝!不然我就完了!”约翰一边挣扎哀嚎一边咒骂的哀求道。 “啊?弄新鲜血液给你喝?!”陈世豪傻眼了,这家伙还真是吸血鬼!还有这让自己去哪弄新鲜血液啊? 在地上打滚的约翰,看到陈世豪呆滞的样子,眼中光芒一亮,嘴里的犬牙伸了出来,眼睛也瞄准了陈世豪的脖子,反正老子也救了你一命,献点鲜血救老子吧!可是想到陈世豪身后站着的男爵,约翰眼中惧色大增,强忍着不舍得放弃了这个想法,在心中无奈的哀叹,妈呀,难道自己就这么因为救人而挂掉吗?太丢脸了啊! 正不甘就这么死去的他突然看到两名被捆绑起来的黑超!立刻欢喜若狂,那两个是仇人!吸他们的血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自己有救了!立刻用尽所有力气的朝那两个黑超挪去,就快要接触到黑超时,约翰只觉得自己的力气飞快的离开身体,神智也恍惚起来,知道自己快完了! 咬着牙从兜里掏出把折叠刀吃力的递给还在边上发愣的陈世豪,奄奄一息的哀求道:“把他们的……血管割破……让我喝血……求你……”说到这,约翰就张着嘴,翻着白眼的趴在地上没了声息。 “啊!你没事吧?!”陈世豪慌忙推动约翰的身子,可惜约翰除了保持翻白眼张着嘴的姿态外,啥动静都没有。 陈世豪脸色变幻了一下,迟疑着拿起折叠刀,看着那两个昏迷过去的黑超,手抖了一下,折叠刀掉落地上,陈世豪无奈的摇头,割破他们的脖子?这不是杀人吗?自己哪里有可能做到啊! 目光看到地上脸色已经雪白,胸口的起伏间隔越来越慢的约翰,陈世豪又再次捡起折叠刀,脸上出现坚毅神色,牙齿一咬,手一甩耍了个花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血液滴答滴答的落入约翰的嘴里。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父母教导下的信念,既然约翰替自己堵抢眼救了自己一命,自然得把他救回来。虽然完全可以照约翰说的,割破那两个黑超的脖子,有这两个大汉的血液绝对也能救回约翰,刚才他们还想杀掉自己,所以反过来干掉他们是理所应当的。可是,对没有反抗能力的人,自己根本就下不了手,这样割破他们的脖子,自己跟屠夫有何区别?做出这种事,自己的良心绝对会啃噬自己一辈子的!所以最佳办法就是放自己的血来救人。 说自己傻还是怎么的都可以,自己根本不会在意,反正只要自己的良心能够舒服就行了。 陈世豪默默地看着血液从手腕流入约翰嘴里,脑袋里啥都没想,就这么静静地感受着身体越来越冷,眼帘越来越重,脑袋越来越昏,然后就啪的趴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世豪昏迷过去后,约翰的苍白脸色突然恢复红润,翻着的白眼闭上,嘴里大喝一声,噗嗤一声,肚子里的那枚弹头就这么弹射出来,约翰跟僵尸一样刷的直立站起,睁开眼睛满脸不敢相信的望着自己双手。 “力量,好强的力量,我能感觉到我成功晋升为仆役长的级别!怎么会这样?难道我居然能在生死关头突破?!可却从没听说血族能够具备跟武侠小说里面主角一样的突破机缘啊?血族升级可是靠熬的!”约翰欢喜中带着迷茫,四处张望一下想要寻找答案,可一看到陈世豪昏迷在地上,心脏差点跳出来:“哦,我的天哪!少爷您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不然我怎么向殿下交代!” 约翰急切的搀扶起陈世豪,而这时他也注意到陈世豪手腕的伤口,愣了一下,条件反射的伸手一抹,伤口愈合了,接着全身一震,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看那两个完好无损依然昏迷的黑超,又看看陈世豪那带着血迹的手腕,眼睛神色闪烁个不停,最后无奈的摇摇头苦笑道:“这少爷怎么如此心慈手软啊,居然情愿伤害自己也不愿意伤害敌人,到底是怎么教育出来的?唉,搞得我欠的人情更重了啊,真是头疼。” 约翰苦恼的背起陈世豪,刚顺手捡起那包校服时,校服啪的掉下,约翰额头的冷汗哗啦啦的流下来:“天哪,我这么把他带回去,该怎么向殿下解释?!”一想到要面对一个殿下的怒火,约翰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尾椎骨一直延伸到后脑,这次完蛋啦! 约翰小心的放下陈世豪,然后受伤野狼一样嚎叫着的扑向那两个黑超,咬牙切齿的拳打脚踢起来,把这两个黑超从打醒到打昏的来回了好几遍。 狠狠地发泄了一顿,约翰捏着那个黑超大哥的脖子,几个耳光把他打醒,面目狰狞的低吼道:“该死的,你们猎魔者不是一直在教廷势利范围活动吗?怎么跑到龙国来并且假装公安九处的人?!给我老老实实仔仔细细的说出来!不让我让你生不如死!” 睁着肿胀眼睛的黑超大哥,一脸慌张的一边点头,一边扒着约翰的手呜呜咕噜着什么。 约翰松开后,身子挪了一步,挡在陈世豪面前,警惕的注意着这个黑超大哥,这黑超大哥揉着脖子咳嗽了几下,然后摆着手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不要杀我,我说,我们是……” 约翰竖起耳朵准备仔细聆听,但他赫然发现这汉子那肿胀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不由得怒喝一声:“找死!”就要一拳把他打倒,可这汉子却诡异的哈哈一笑,手朝着另外一个还昏迷着的黑超一甩,然后就嘴吐黑血的倒下了。 约翰脸色一变,马上去检查另外一个黑超,走两步就停下了,因为这黑超的后心插着一把匕首,不用看也知道死通透了。 约翰脸色非常难看,猎魔者都是为了钱啥事都敢做的垃圾,自相残杀,出卖亲朋的事情时常有,可为了保密而自杀的事,听都没听过!看来这些猎魔者跑到龙国来猎杀低阶妖族,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心情不好的他在听到身后一句有点虚弱的问候声时,立马好了许多:“呵,你恢复过来了?” 约翰惊喜的扭转头,看到陈世豪正脸色苍白,全身无力虚弱的依在墙壁上,不由得欢喜的走过来:“太好了,你可算醒来了,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才行!”这小少爷能醒来就行,脸色苍白虚弱这些都没问题,等下给他弄点昂贵补针打打,脸色马上就会红润起来的,这样虽然瞒不过那位殿下这位少爷受伤的事,但起码比把昏迷的他送回去好上许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