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诡异功法(下) - 合租奇缘

第十八章 诡异功法(下)

两女沉默的坐在餐桌旁,好一会儿,周绫问道:“怎么样?” 刘雪凝点点头:“离开后的激动期大约能维持2分钟,然后是5分钟的平静期,再后来就是10分钟的烦躁期,进入这期段,得费劲压制疏解,而且不能借助功法,只能硬挨,然后因个人心境高低来决定脱离这期段的所需时间。” 周绫舒口气:“我费了3分钟才脱离,大腿都被我拧紫了。”说着不经意般的瞟了刘雪凝一眼:“你呢?” 刘雪凝笑道:“一样。”心头却有些自得:“嘻嘻,别看我人前叫你姐,其实你的心境离我天远,我只需要1分钟呢。”只是刘雪凝脸色突然一变,接着一阵的苦笑无奈,没想到自己居然又有了好胜之心,这心魔实在是防不胜防啊。 周绫没有注意到刘雪凝的心态变化,望着陈世豪忙碌的身影叹道:“也不知道这小弟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当他运转功法时,对我们来说是个绝对的诱惑,心态稍微不稳,意志稍微不坚定,就会做出无可挽回的事情来,而这诱惑过去后,又会突然冒出绝对会损害自身修为的烦躁之意。不过……”说到这,周绫突然露出笑脸:“当压抑住这烦躁之意后,自身修为居然能上涨那么一点,虽然只有头发丝那么丁点的进展,但也是进展,不需要修炼就能够进展呢。” 刘雪凝先是点点头:“确实如此,除了能够增加一丝修为,还能够锻炼心智,真的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功法,居然对旁人有作用。”然后用有些审视眼神的望着周绫:“绫姐,你们不是不需要修炼的吗?你们应该是随着年岁的增长,自然而然就能增长力量的。” “你知道我的身份?”周绫喝口酒问道。 “呵呵,一看就看出来了。”刘雪凝笑道。 “这么说你的实力比我强,起码我看不出你的身份。”周绫说到这,叹口气:“唉,虽然我们血族天生受宠,只要不陨落,就能永生不死,迟早能够熬到血族的顶峰,可惜我并不是纯种血族。” “这看得出来,东方人种不可能出现纯种血族,你应该是某个公爵级别的初拥后裔把?”刘雪凝点点头说。 “因为某种缘故,我得到了13家族中第7家族下属的某个一等公爵的初拥,也就是说,我一进入血族就具备了一等男爵的能力。”周绫有点苦涩的说道:“可是,这些年下来,我依然还是一等男爵的能力,进展比纯种血族慢了数十倍啊!期间没少找适合我这样阴暗生物修炼的功法来修炼,可惜一直没有进展。毕竟血族已经天生受宠了,再弄出能快速提升的功法,那就天理不容了。” 刘雪凝沉默的点点头,她已经意识到周绫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周绫喝口酒,盯着刘雪凝说道:“知道吗,这一次的提升,可以说等同我这几年来依靠血族天性增长的能力提升!而我因为某种原因,需要非常强大的能力,最低都得是公爵那个级别!” 刘雪凝摇摇头:“太难了。” “我知道很难,没有机会我都会坚持下去,更不要说现在已经有了机会!”周绫咬牙说道,瞪着的双眼已经变得通红了,完全就是一言不合立即开打的状态。 “你知道吗?我的心境已经许久许久没有提升过了,虽然这次只是提升了头发丝厚度的那么一丁点,但确实是提升了。”刘雪凝这话一出,周绫立刻松懈下来,脸上也出现了惊喜:“你的意思是?” 刘雪凝点点头:“我的意思就是你的意思,不过我不希望我们干扰到陈世豪,让他自由自在的过活如何?毕竟我们的生命真的是非常的悠长。” “行,不干涉他的自由,但绝对不能让他彻底离开我们!对了,这机密只能我们两人知道,不能暴露给任何一人,那小家伙和你比较亲近,你得提醒他,不然他真的就成唐僧肉了!”说到这,周绫突然站起来:“不行!得找到一种掩饰功法给他修炼才行!像他现在,其他有点本事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状况,还保密什么?!”说着抓起小包,一声:“我上班了!”就转身出了门。 刘雪凝无奈的摇摇头:“我都没说话,那么急切干什么?只要有这东西,谁能察觉得到呢?”说这话的她手里正把玩着一块玉坠。 “呃,绫姐一大早上的就空腹喝了一瓶酒?”陈世豪拿着空掉的酒瓶晃了晃,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没动一下的牛扒。 “绫姐已经习以为常了,来,陈世豪,你把这玉坠带上,这玉坠可以遮掩你身体的气息,以后就没人能看出你修炼过功法了,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摘下来,还有绝对不要和任何人,包括你父母亲人在内的任何人,说起你修炼功法和玉简的事。”刘雪凝说着把玉坠递了过来。 本来想要推辞的陈世豪,一听可以隐藏自己的功法,立刻一句:“谢谢雪姐。”就接过戴在脖子上。至于泄密?极度在意家人的陈世豪打死都不会泄密的。 刘雪凝起身站在陈世豪面前说道:“你现在运转一下功法。” 因为刘雪凝站得太前,嘴里的清香气息都扑鼻而来,搞得陈世豪脸红耳赤的退后几步才定下心来开始运转功法。 刘雪凝围着闭眼的陈世豪绕圈,一边绕一边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着,好一会儿才满意的点点头,果然察觉不到一丝那种太阳气息呢。想了想,伸手摸了一下陈世豪的手臂,没有察觉到陈世豪差点因这一摸而死机,径自点点头,还是感应不到,然后伸手搭在陈世豪的手腕上。 一开始还同样没有感觉,但5秒钟一过,刘雪凝身子一软摊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喘息着,陈世豪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想要搀扶,可惜被刘雪凝挣扎着一推才醒悟过来,自己这功法对刘雪凝伤害很大,吓得立刻跳开几步,紧张的探头问道:“雪姐,你没事吧?” 看到陈世豪脸上那发自内心的紧张和内疚神态,刘雪凝很是窝心的笑了笑:“没事,你不用过来,我恢复一下就好的。” 看到刘雪凝坐在地上闭目沉思,陈世豪着急得来回踱步,自己不能靠前去啊,该死的,这功法怎么这么怪异?居然会伤害到雪姐她们,自己还是不要修炼好了,反正自己以前也不会啥功法,不也这样过来吗?只要自己不修炼,这样就可以避免伤害到雪姐她们了。 在陈世豪暗下决心的时候,刘雪凝恢复过来,起身摇摇头无奈的想到:“唉,真是不可思议,陈世豪随便捡到一块玉简,居然修炼出这种能够帮助旁人修炼心神提升修为的功法,真真是不可想象啊,简直就跟唐僧肉一样,说出去绝对没有人相信的。” 看了陈世豪一眼,刘雪凝很是内疚的想到:“唉,不是我们自私,只是遇到这样轻易提升的方法,谁也不会放弃的,不过幸好这功法对你没有妨碍,算是双赢,拥有这样诡异功法的你将被拴在我们身边,失去了自由,对此我们只能默默地说对不起了。” 察觉到陈世豪想要下定什么决心的样子,刘雪凝忍不住柔声问道:“怎么?有什么事吗?” “雪姐,我以后都不在修炼这功法了。”陈世豪坚决的说。 刘雪凝瞪大了眼睛,什么?不修炼这功法?那我们的愿望岂不是没有实现的机会?!亏我还决定以后对你更好点!虽然心中不快,但还是平静的问道:“为什么?这功法不是太阳功法,修炼这种功法对你没有害处的。” “可是这功法会伤害到你们啊,所以我不修炼了。”陈世豪很是内疚的说。 刘雪凝直觉得轰的一声,自己的心房炸裂开来,然后一股暖流涌进,再次把心房填得满满的。这小家伙,居然是因为怕伤害到我而不愿意修炼这种奇异功法?这,这小家伙,真是……刘雪凝现在是感慨万分,多少年了,自己多少年没有感受到这种暖意了? 看着陈世豪的样子,刘雪凝恨不得把他抱在怀中狠狠地啃他几口,唉,实在是得人欢喜的小家伙啊。刘雪凝的语气柔和了万分:“小豪啊,你这功法不但不会伤害到我们,反而对我们的修炼有着巨大的帮助,所以你还是继续修炼吧,当然,如果你自己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强迫你的。” 刘雪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但把陈世豪功法对自己的作用说了出来,还允许他自行决定修炼不修炼,自己的千年期盼居然不如心房的一阵暖流?实在搞不懂自己呢。不过刘雪凝唯一确定的是,自己现在很舒服,心情很舒畅,就算陈世豪不修炼了,自己也只会失落而不会恼怒,看来自己就算经历再久远,也改变不了女性特有的那种感性呢。 陈世豪虽然被如此亲热的称呼震了一下,但还是狐疑的问道:“不但没有伤害?反而有巨大帮助?可是怎么雪姐和绫姐的表现好像受到巨大打击一样?”不怪他如此想,毕竟她们的举动和现在说的完全不搭配呢。 “是受到巨大打击啊,我们没想到你的功法居然能对我们有这么大的帮助呢。”刘雪凝含笑说道。 “真的?” “真的,我不会骗你的。”刘雪凝肯定的说道。 “那我继续修炼了?”陈世豪说是这样说,心底却暗自决定如果继续修炼,雪姐她们都不敢接近自己,那就表明她们是骗自己的,到时就停下修炼。因为那个时候已经能断定这功法对自己或许有用,可对她们却是伤害,她们只是想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让自己继续修炼,为了感激她们只是短短接触几天就如此关照自己这个乡下少年,就是不修炼这功法又有何妨? 刘雪凝可不知道陈世豪的暗中打算,看到陈世豪表示继续修炼了,自然是满心的欢喜,开始心情舒畅的享受陈世豪做的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