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纯情少男(上) - 合租奇缘

第十七章 纯情少男(上)

陈世豪把玉简收好,躺在床上开始思索玉简传给自己的信息,玉简传达的信息很少,只有几段活动的图像,第一段是一个日出朝阳的景象,从这太阳从地平线出现,身体自然会有一股热流在转动,同时一段文字会在脑中浮现,大致意思是吸朝阳之气进入整个身躯,用朝阳之气挤出身体内的杂气。 这文字不是当前的文字,更不是熟悉的文字,反而是奇形怪状的方块字,至于为什么会知道这文字的意思,陈世豪搞不懂,反正自己就是能理解,可要辨认某个文字的意思和读音,那可就莫奈何。 第二段则是正午当空时分,以不同轨道转动的热流,还有那什么吸纳炙热阳气进入体内的文字。第三段则是面对晚霞,第三种不同运转的热流,什么吸纳晚霞之气进入体内的文字。 玉简传送的内容就是这么简单,三段图像三种运转路线和三段文字,除此之外啥内容都没有,而且看起来这样的功法好像非常的简单,但陈世豪绝对不敢小瞧了,这可是玉简传送的,而那玉简又绝对是修真者的东西,就是再烂,那也是修真功法。 世界观已经完全改变的陈世豪,自然对修真充满了兴趣,谁不想拥有强大武力呢?特别是陈世豪自己就是久练格斗技的人,对于高于武道的神道,哪里会没有兴趣啊。 兴奋了好一阵子的陈世豪,这才调好闹钟,熄灯睡觉。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闹钟才刚响了一下,陈世豪就睁眼伸手按停了,起来轻松轻脚的梳洗一番,悄悄开门离去。 陈世豪直接找到一楼大门处的保安,一番口舌后拉着对方上了顶楼开了天台门。真是没办法,这年月的高楼顶层都是锁上的,为的就是怕有人特意爬上来跳楼寻死,一旦死了人,这物业的名声也就臭了,所以物业真是防之又防,慎之又慎。这不,那开门的保安根本不放心陈世豪,居然开了门后也不离开,反而很有耐心跟在一旁呢。 陈世豪有点无奈的对跟贴身差不多的保安说道:“这位队长大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自杀的,我才刚考上南大附中呢。” “没事,我们的职责是在保护业主生命财产安全的同时还尽心尽力为业主服务,所以您不用管我,就当我不存再好了。”这个被其他保安称为队长的保安,满脸的胡渣,整个人消瘦得很,不过却很有男人味,而且陈世豪还察觉这人应该是个格斗高手。 想到对方也是练家子出身,陈世豪只好点点头:“我上来是需要对着朝阳练功,所以大哥你能不能让开几步?” “行,您随意,我不会打扰您的。”30来岁的保安队长,没有询问陈世豪这小家伙发神经跑到天台练什么功,只是笑了笑,走到围栏边靠着,掏出香烟点燃,眯着眼睛享受起来。 看到这保安的警戒范围都在那栏杆附近,知道对方还不是彻底相信自己,陈世豪只有叹口气当这保安不存在了,因为再计较的话,也就不用练功了! 陈世豪看向发出光亮的地方,微微摇摇摇头,这地方位置还不够好啊,前面居然还有更高的大厦挡住了大部分的光芒,根本无法直接面对渐渐升起的太阳。也不知道那功法灵验不灵验,现在还是不考虑位置问题,开始尝试练功吧。 陈世豪闭上眼睛,思绪沉入第一图像内,靠在围栏上的保安队长,猛吸了一口烟,因为他看到陈世豪,双腿自然张开,双膝微微下沉,腰杆笔挺,双手缓缓地张开做出一个环保的样子,这动作不奇怪,很多套路的起手式都是如此,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居然打出了大师的韵味,那就实在让人吃惊了。 保安队长还准备欣赏一下陈世豪接下来的动作,可诡异的是,陈世豪就摆出这么一个动作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发现陈世豪的呼吸稳定而有节奏,真以为这少年成木头了。 保安队长摇摇头,看来这少年是不可能自杀的,不在监视陈世豪的他转身趴在围栏上,咬着烟,目光迷离的眺望着渐渐苏醒过来的城市,嘴里的香烟缓缓的燃烧,喷出的烟雾被风瞬息吹散。 陈世豪根本注意不到周边事情,那端图像一冒出来,热流就按照顺序在身体里流转,并且感觉到随着热流的流转,天空朝阳的微弱热量也慢慢的渗透进身体,这可是昨天晚上试练的时候没有的。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反正那热流运转了36遍的时候就停了下来,脑中的图像也消失了,睁开眼睛的陈世豪活动一下手脚,并没有因为僵硬的感觉,更没有因风吹袭出现寒冷的感觉,反而觉得全身暖烘烘的,手脚特别的有力,精神也特别的好。看看天色,已经是正常的白天,估计是早上快7点左右,也就是说自己只是练了半个小时而已。 陈世豪心中一片的惊喜,这半个小时的练功,感觉比自己好好睡了一觉还舒服,真是身轻如燕脑聪目明,看来真不愧是修真功法啊。只是奇怪,三段图像文字怎么就没有个功法名的?不过三篇都是对着太阳来练习,都是吸取太阳能量的,干脆就叫它太阳功法吧,名字烂了点,但通俗易懂呢。 因得到天大机缘而有点窃喜得失态的陈世豪,有点自得其乐的嘿嘿一笑,边上传来一声:“完事了?完事就下去吧,我还得锁门呢。”这才想起身边还有个保安队长看着呢。 “啊,抱歉队长大哥,连累你一直待在这上面。”陈世豪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为业主效力也是我们这些保安的职责。”保安队长很是随意的说道。 一边道谢一边往外走的陈世豪有点疑惑的看了保安队长一眼,因为他敏感的察觉到保安队长有些意气阑珊,软绵绵的样子,跟刚才虽然说话客套,但精神气十足的样子完全两样了? 难道是被风吹得头昏?或者平白在这待了这么久,心里不舒服?想到这陈世豪不由得有点内疚的感觉,毕竟这样履行职责的保安还是给他不错感官的。 陈世豪还没来得及再次道歉,那保安队长把门一锁,扔了把钥匙给陈世豪,随口说道:“钥匙给你,不在这里住了再给回我,不过记得不要随便让人上来,毕竟这年月,想不开的人太多了。其他保安询问你怎么有钥匙的话,就说我雷战给的。”说着不理会陈世豪径自从楼梯走了。 “呃,谢谢雷战大哥!”陈世豪立马冲着楼梯口喊了一句,这样自己就方便了,以后练功都不用去麻烦那些保安了。 就在陈世豪喜滋滋的开门进入家里,第一时间就被扑过来的凌寒吓住了,还没反应过来耳朵就被揪住,狠狠地转动了几下,搞得陈世豪拼命地吸着冷气:“寒姐,你,你这是怎么了?” “哼!臭小弟,你跑到哪里去鬼混了?居然身上一点汗都没出!”凌寒咬牙切齿的问道,不怪她如此恼火,充足的睡眠才是最佳美容,可为了能再看一下陈世豪晨练的凌厉动作,特意早起,在楼下花园跑了几圈都没有看到陈世豪的踪迹,气鼓鼓的回来却发现陈世豪还没回家,忍不住担忧起来,连回笼觉都不睡了,就在这焦急的等着,可现在一看,陈世豪根本不是去晨练,因为这家伙身上一点汗迹都没有!而且还有种好闻的味道,心中那莫名其妙的醋意立刻喷发出来。 “我没去哪里啊,就是让保安的雷战队长开了天台门让我上去看日出呢。”陈世豪只是隐藏了练功的情报,其他的一概如实说道。 “看日出?”凌寒靠过来嗅了嗅,终于知道那好闻的味道是什么了,是太阳充分挥发水分后的衣服的味道,是一种非常清新阳光的味道。知道自己猜错了,凌寒有点脸红的松开陈世豪的耳朵,甩下一句:“早餐不用叫我。”就跑回房间,期间还忍不住嘀咕道:“好过分,堂堂一个男生居然拥有这样清新的味道!” 陈世豪捂着耳朵的眨眨眼,居然这么轻易就放过自己了?难道自己这么让人相信?摇摇头,陈世豪可不认为这是自己的本事,应该是那个雷战队长值得相信,因为那雷战队长就是给自己这样的感觉。 去浴室洗手的陈世豪,看到镜子内自己那可以说矮小瘦弱的身材,还有那很女性化的颜容,不由得深深地叹口气。陈世豪对自己的学业没有苦恼过,对自己的家庭贫困也没有担苦恼过,对和家人的关系更没有苦恼过,需要苦恼的就是自己怎么吃都不会壮实起来,而更苦恼的则是自己那副女性面容,就算自己拥有徒手打败5名壮汉的能力,也无法让人觉得自己充满男子气概,是的,怎么拥有男子气概就是陈世豪唯一苦恼的事情了。 想到男子气概,陈世豪突然眼睛一亮,都说男人需要充满刚阳之气,而论到刚阳之气,恐怕没有比太阳更刚阳的了,现在自己修炼太阳功法就是吸收太阳能量的,这岂不是说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充满刚阳之气? 想到这,陈世豪不由得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傻笑,任谁有着一个多年难以达成的愿望,突然发现成功距离自己很近,不乐傻都是意志坚定了,陈世豪就这么坚定下修炼太阳功法的念头,这一刻不是为了成为修仙者,而是为了让自己拥有刚阳之气,摆脱伪娘的外号!年岁还小的少年,对于这样现实的追求反而更加有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