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太阳功法(下) - 合租奇缘

第十六章 太阳功法(下)

(今日三更完毕,多谢各位书友支持。) “耶!”邓舒雨跳起来一个顿手,实在是太爽了,那个可恶嚣张的邪恶吸血鬼居然被人带走了?!周绫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自己拿出邓家的名头都不能让有关部门出动啊! 感觉到心头彻底宽松的邓舒雨,哼着小曲,脚步轻快地赶回家中,一进门正好看到周绫一副贵族神态的吃着三成熟都不到,血脂淋漓的牛扒,而刘雪凝则在边上看着书籍。 看到是邓舒雨,周绫舞动一下叉刀表示招呼,而刘雪凝则放下书本笑道:“回来啦,我另外弄了一份八成熟的牛扒,端来给你?” 邓舒雨忙摇手:“谢谢雪姐,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然后笑眯眯的做到周绫旁边,静静地看着周绫快速而又优雅的消灭着牛扒,周绫看了她一眼,邓舒雨忙做个请的手势,有点巴结的说道:“绫姐,您先吃。” 看到邓舒雨这有点狗腿的模样,周绫眼睛弯了一下,而刘雪凝则用书本遮住脸孔,肩膀抖动几下。 因为有邓舒雨再旁笑眯眯的看着,有点不自在的周绫,手动得飞快,十几秒钟的功夫,大半快牛扒就消失了。周绫端过边上的红酒,一口放空酒杯,放下,抓起雪白丝巾擦拭一下没有任何油渍的嘴唇,然后才说道:“说吧。” 邓舒雨立刻一把挽住周绫的手臂,撒娇般的晃动一下后才问道:“绫姐,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啊?居然随便就让人把那主任带走了?” 一开始邓舒雨问道周绫是什么来历时,周绫和刘雪凝的瞳孔都是一缩,但听到后面一句话后,相隔一段距离的两人都是同时一笑。 刘雪凝在心中想到:“这小妮子还真是谨慎,知道普通人不知道隐密世界的情况,在没有确定周绫的身份前,还小心的隐藏那只小蝙蝠的身份呢。” 周绫没有这样的想法,反而皱眉反问:“让人把那主任带走?什么意思?” 一听这话,邓舒雨傻眼了:“呃,不是绫姐让人把那物业主任带走的吗?” “带走物业主任?没有,我只是在知道那物业主任假扮煤气抄表员前来欺骗小舒,气愤之下前去狠狠地责骂警告了他一顿,看他翻然悔过,并表示会向你们道歉,所以才暂时放他一马,怎么?他被警察抓了?看来这家伙犯的事还真多,不过被抓了也好,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悔过呢。”周绫感慨道。 刘雪凝差点笑出声来,这周绫也太能装了,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好不?也许这话能骗掉绝大部分的人,但绝对骗不了我哦,谁让我能感应到当时的情况呢。 “呃……”邓舒雨额头冒冷汗了,原来绫姐还真的是用普通人的手段去解决那吸血鬼啊,亏自己麻着胆子跑回来,要不是那吸血鬼突然被人带走了,恐怕自己这次就是送羊入虎口了!被警察抓走?要是绫姐知道那吸血鬼的身份,恐怕就不会这么想,甚至不但没有勇气去责骂那吸血鬼,反而连在这里居住的勇气都没有了吧? 看到邓舒雨的神色,周绫笑着拍拍肩膀安慰道:“放心好了,那个主任计算没有被判刑,但有了这次惊吓后,相信是再也不敢冒犯我们的了,小舒你就安心吧,一切有绫姐呢。” 邓舒雨这个时候只好无奈的点点头,唉,现在只能期望那吸血鬼被有关部门抓去人道毁灭了,又或者被有关部门吓唬住了,出来不敢再嚣张,不然找上门来,自己这些美女都得完蛋! 按理说对可以遇见的危险,最好解决办法是立马逃走,并且逃得远远地,这样那个吸血鬼就没办法威胁了,可是这里自己居住了好些年,而且和合租的姐姐们感情已经很深厚,根本就无法这么舍弃掉,再加上还有点为自家姓氏所代表的力量的骄傲,使得她只能胆战心惊的留下来,相信只有那个吸血鬼主任亲自来道歉才会让她彻底放下心来。 暂时把这些担忧事情放在一边的邓舒雨发现家里很安静,不由得向刘雪凝问道:“雪姐,其他人呢?” 刘雪凝抬头望着邓舒雨说道:“寒姐拿陈世豪当保镖,跟着欣姐去酒吧了。” “哼,陈世豪能当保镖吗?”邓舒雨虽然表示不屑,但想起面对吸血鬼的威逼,不知情的陈世豪义不容辞的站在自己面前,并且攻击那个吸血鬼的情景,不由得微微一抖,那家伙当个普通人的保镖应该是可以的吧?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大门打开,陈世豪和凌寒就走了进来,邓舒雨忍不住好奇的问:“寒姐,怎么今晚这么早回来了?” 凌寒嘟嘟嘴:“别说了,今晚我可是深受打击啊!” “怎么回事?”邓舒雨的好奇心立刻起来了,而周绫和刘雪凝却只是含笑点点头,根本没有在意啥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我们这小弟啊,别看一副脸嫩的模样,可喝起酒来,真不是人啊!十几杯鸡尾酒灌下肚子,只是有点头昏,并且还兴奋地现场表现了一番拳脚,不过最后可能是表现得太厉害了,跑到厕所吐得个翻江倒海!”凌寒随口几句就把弄得陈世豪呕吐的责任转嫁了。 “十几杯鸡尾酒?他?不像啊?你看起来怎么都不像喝过酒的人啊。”邓舒雨很是好奇的盯着陈世豪看,而听到这话的周绫和刘雪凝也把目光望了过来,都露出疑惑的神情,对这两个奇特生命来说,她们根本就没有感觉到陈世豪体内有酒精,难道凌寒说谎?这种谎话又有什么意思呢? “嗨,最变态的就在这里!这家伙吐完以后,整个人就跟完全没有喝酒一样,体质太变态了!”凌寒拍着陈世豪的肩膀说。 陈世豪有点不满的说道:“我先去洗澡了。”不怪他不满,一路来凌寒都是‘不是人’‘变态’的说着自己,好像自己喝酒这么快恢复让她非常不舒服的样子,但这不是我乐意的啊,谁知道那玉简居然有醒酒功能啊。 可这件事又没法解释,因为自己不知道怎么展示玉简功能,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谁会相信呢?还是不说为好,免得人家以为我是喜欢胡言乱语的人。虽然是这样,但被凌寒嘀咕了一路,还是有些气愤,自然会表现出来了。 看着有点气恼的走向房间拿了套衣服进入浴室的陈世豪,凌寒笑了笑,不愧是心肠晶莹之人,连发脾气都让人觉得这小家伙可爱。想到这,凌寒突然对刘雪凝说道:“小雪,小弟他吐光了,现在是空肚,有什么好吃的?弄一份给他。” “哦,我还留有一份牛扒,等我弄熟给他。”刘雪凝一听,立刻放下书本去厨房操劳起来。 看到凌寒和刘雪凝都这么照顾陈世豪,邓舒雨有点吃味的说道:“你们不用对他这么好吧?他要吃什么他会自己弄的!” “嘻嘻,小舒,妒忌了?别忘了以前你刚来的时候,我们这些人是多么的照顾你啊。”凌寒挑着邓舒雨的下巴笑眯眯的说。 “这不同。”想到以前自己享受到的照顾,邓舒雨有点底气不足了。 “怎么不同呢?都是最小的合租伙伴啊,而且还是个小弟弟,对我们这些大姐姐来说,照顾小弟弟还更有成就感呢,你这个比世豪大几个月的小姐姐要不要也试试?”凌寒打趣道。 “哼,想要我照顾他?我才不会给他好吃懒做的机会呢!”邓舒雨不屑的耸耸鼻子。 “嘻嘻,这年月什么事都会发生,说不准会有这么一天呢。”凌寒自然是更加的打趣。 陈世豪洗完澡后,对凌寒的再次打趣,没有了刚才的不忿,反而有点不放在心上,反正凌寒没有恶意,只是表现她的妒忌而已。而对于刘雪凝端过来的牛扒,陈世豪道谢后就接过吃起来,根本没有一丝别扭。 陈世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根本不会拒绝刘雪凝的任何好意,也许是刘雪凝给自己很亲近的感觉,一种自己人的亲近,不然不会如此不要脸皮的接受刘雪凝的好意了。 “嗯,以后雪姐无论什么吩咐都不去拒绝。”这个念头是陈世豪吃着牛扒时下的决心,略微能感应到心灵活动的刘雪凝不由得婉约一笑,遇到这样一个小家伙,心情真的很舒服呢。 陈世豪吃着东西的时候,众女依序梳洗,然后哈拉一阵,互道晚安的各自回房,陈世豪自然是收拾碗筷,洗衣晾衣。李欣和凌寒的内衣依然让陈世豪脸红着的洗净晾起。 回到房间的陈世豪终于有了私人时间,锁上门,掏出玉简,想了一下,割破手指,任由血液滴在玉简上,但最后陈世豪只能无奈的给手指粘上止血贴。 血液几乎涂满了整个玉简,却啥反应都没有,虽然陈世豪很是怀疑是不是血量不够的问题,但却不敢像在酒吧那样的流他一盆血来做实验,无奈之余的陈世豪只好把玉简的事暂时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