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太阳功法(上) - 合租奇缘

第十六章 太阳功法(上)

(第二更,多写各位的支持,让鲜花收藏来的再猛烈些吧。) 外面放风的李公子,看到两个保镖满脸兴奋神色的走出来,不由得大乐,因为他知道自己得偿所愿了,但还是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怎么样?” “嘿嘿,少爷放心,绝对成猪头了!”两个保镖兴奋的低语道。 “好!”李公子兴奋的一拍掌,既然愿望已经完成自然不再待在这里,所以一挥手:“我们走!”说着就带着两个保镖快速离去了。 厕所内,因为陈世豪下意识的为他人着想,摇摇晃晃进来的呕吐的时候是选择最角落得马桶,所以头破血流跟猪头一样的他就算摊在地上都没有人知道,因为外面进来的就客还没接近就被酒臭味熏得停步了,那里还会上前,因此陈世豪昏迷这么长时间根本就没人知道。 而凌寒、李欣虽然焦急,但见多了喝醉酒连续吐上半个小时的人大有常在,因此只在外面焦急的等待,更因关心过头了,甚至没想到让那些男服务员进去查看。 昏迷过去的陈世豪,脑袋破了个大口子,很显然是被垃圾斗的缺口割出来的,血哗啦啦的流出来,缓缓地渗透到地面,慢慢的往外扩大面积,从这就可以看出,如果没有及时止血的话,陈世豪绝对会因失血过多而挂掉的。 当血液漫到陈世豪下身的时候,裤兜突然发出灰白色的光芒,那块黑色玉简跟有了灵性一样的从裤兜挪动出来,掉落在血液中,然后一边往陈世豪那喷泉一样的伤口挪动,一边如同海绵一样猛吸着血液。肉眼可以看到地面的血液被黑色玉简飞快的吸干净,当黑色玉简贴在陈世豪的伤口上时,地面完全像没有血液存在过一样。 陈世豪的血并没有止住,因为他的脸色越来越白,而贴在伤口的那块黑色玉简已经慢慢变得通红,可以想象陈世豪流出的鲜血都被这块诡异玉简给吸食了! 当陈世豪流血到脸色苍白一片,气息奄奄,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已经是血红色的玉简突然发出柔和的黄色光芒,然后可以看到陈世豪的脸色飞快的恢复血色,而与之对应的是那玉简的红色越来越少,最后恢复成黑色的时候,啪啦的掉落下来。 而这个时候,陈世豪身上,不要说伤口瘀伤,就是衣服上的血迹都没有留下,只是衣服有点凌乱而已。 陈世豪睁开眼睛,可以看到他眼内流露出极度震惊的神色,他拿起那块玉简一边抚摸一边喃喃道:“难道以前自己那些初中同学口中戏说的修真者是真的存在?因为这玉简不但救了我,还传给我一份修炼功法,这科学上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居然真的存在?!” 谁也不知道陈世豪现在是有多么的震惊,一个不看玄幻小说,不玩电子游戏,专心沉浸在各种正统书籍,相信老师和课本内容,相信报纸新闻公信力的16岁少年,世界观是非常正统的,完全就是科学信徒,可现在遇到了传说中才有可能出现的东西,不是很稳固的世界观立马崩溃。 虽然这世界观才建立没多久,可一种信念的崩溃,对于正统少年来说,还是一种非常巨大的打击,毕竟他不是被各种玄幻文长期浸泡,遇到什么稀奇古怪之事都觉得很正常的现代少年。 巡视酒吧一周的陈若云有意识的寻找陈世豪的踪迹,身为酒吧主人的她很快就来到凌寒、李欣跟前:“怎么了?小弟呢?” “小弟呕吐了,不过他进去的时间也太长了,都半个小时以上了啊。”凌寒很是焦急的说。 陈若云眉头一杨,想说什么,可是看到两女脸上焦虑神态,不由得叹口气,一摆手,连个男性服务员立刻走进了厕所。 听到脚步声,脑袋还有点混乱的陈世豪,下意识的把玉简放回兜里,然后快速爬起来,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往外走去。 进来的两个服务员一见陈世豪,慌忙走过来殷勤的问道:“先生,您没事吧?” “我没事我没事,谢谢你们。”看到两个比自己大很多的人要来搀扶自己,陈世豪慌忙摆着手的朝门外走去。 看到陈世豪终于出来了,门外三女立刻围了上去:“小弟,你没事吧?” “呃,我没事,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看到三个美女居然在厕所外等着自己,陈世豪立刻觉得很不好意思的道歉。 “没事就好,咦?你,你居然完全清醒了?!”刚松口气的凌寒立刻有了惊人的发现,陈若云和李欣闻言立刻盯着陈世豪,看到陈世豪那恢复正常的脸色和清明的眼神,三个美女都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相信的神色。 刚才明明喝得昏头转向的,吐光之后居然会像没喝酒一样,这也太惊人了吧?怎么会有这样的体质出现! 陈若云和李欣只是觉得惊奇,而凌寒则是沮丧了,因为自己酒国万杯不倒的美誉彻底消失了。 不知道怎么解释的陈世豪抓抓后脑,有点不好意思的对凌寒说道:“那个寒姐,我们是不是回去了?” 凌寒还没有说话,陈若云就已经点头:“嗯,你们小孩子的时间差不多过了,反正小弟也见识到酒吧是怎么样的,是该回去了。” 而李欣也插话:“没错,没错,小弟已经尝过哥的各种手艺了,再给你喝就属于浪费,还是回去好了。” 凌寒无奈的叹口气,酒吧老板和调酒员都这样说了,自己能说啥呢,再说自己已经被小弟打击得没了酒兴,还是回去好了,于是点点头:“好吧,下次再来算了。”当然,凌寒也下定决心,下次不带小弟进酒吧,就等自己快醉了才打电话叫他来接。 本来只是试探一下的陈世豪听到凌寒居然同意了,自然满心的欢喜,在他看来这酒真的没啥好喝的,不但味道不好,而且还会让人反胃,从来没有毫无反抗之力被人按着来打的经历,也就是因为酒的缘故才会发生,难怪世人常说喝酒误事呢,这酒以后真的是碰不得了。 至于一个人走?陈世豪可从没有这样的想法,凌寒让他当保镖是他默认的,答应了人家自然得做到,如果凌寒不愿回去,陈世豪也只能强迫自己留在这里了。 看到陈世豪迫不及待想要离去,三女都是一笑,这个小弟还是有着小孩子的性格呢。于是众人一番告别后,凌寒就挽着陈世豪的肩膀离开了。至于李欣?她还有两轮的工作要做呢,身为王牌调酒员,酒吧不关门,哪里轮得到她下班? 邓舒雨有点提心吊胆,磨蹭着的往彩虹小区走去,在门口晃悠了一阵,一跺脚,咬牙走了进去。不怪邓舒雨如此的迟疑,毕竟那可是吸血鬼,普通人根本无法对抗的邪恶生物!哪有可能如此轻易被收拾掉? 而邓舒雨之所以敢回家,是因为相信陈世豪说的话,不是相信陈世豪,而是相信周绫,毕竟合租这些年来,从来就没有发现周绫姐有说话不算数的情况出现,可谓是一概言而有信,所以既然周绫姐说那吸血鬼主任被解决了,那就一定被解决了! 邓舒雨自动把可以当那主任不存在的话改成解决了那主任。而之所以壮着胆回来,最大的原因就是自己没钱了,因为只是去物业处投诉,身上根本就没带银行卡,随身所带的那点现金已经花费在手机和甜品屋,再不回去只能流落街头。 鼓着起走过小区大门,刚走了几步,一咬牙,扭头倒回来,向门卫问道:“你们的物业主任呢?” “不好意思小姐,主任刚和几个朋友出去了,您有事找他的话,请明天上班时间再来吧。” 门卫礼貌的回答。 “出去了?”邓舒雨眨眨眼,心中有点欣喜有点不敢相信,眼珠子一转问道:“这位大哥,我找主任有急事,你知道他和谁去了哪吗?” “对不起,帮不到您的忙,我们实在是不知道主任去哪了。”几个门卫互相对视一眼,都有点担忧的神色,毕竟他们可是看到主任被三个西装男带走的。 而门卫的眼神自然落入邓舒雨眼中,眉毛挑了挑再次问道:“主任是什么时候走的?” “下午6点多。”门卫说到这,自动添加了一句:“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哦,那好吧,看来得明天找他了。”邓舒雨有点无奈的叹道,然后就朝小区内走去,不过才刚转角就立刻蹦跳着躲在一边,悄悄地竖起耳朵聆听起来。 果然,在邓舒雨走后,几个门卫就闲谈起来:“你们说带走主任的是什么人啊?三个青年都穿着统一的西装,不会是有关部门吧?” “很有可能啊,谁都知道物业管理的猫腻有多少,说不定还真是有关部门找上门来了,所以我们还是当没看见,以后有人问就统一说主任和朋友出去了,至于去哪,我们这些小兵不知道。”一个老成的门卫提醒道,这话自然让门卫们点头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