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酒吧醉倒(下) - 合租奇缘

第十五章 酒吧醉倒(下)

(这周每天三更,冲击新书榜,希望各位多多支持,让鲜花收藏来的更猛烈些吧。) 换了班的李欣一屁股坐在凌寒旁边,掏出一根香烟插入过滤嘴点燃,吸了一口后,看也不看凌寒的突然冒出一句:“凌寒,我觉得你有点变了。” “什么?我变了什么?”凌寒有点奇怪的问。 “呵呵,你虽然风骚,但从不让男生占便宜,可现在看看你,对小弟可是恨不得贴上去的样子,什么时候准备开始老牛吃嫩草了?”李欣冲着陈世豪抬了下下巴。 “呃……。”看着躺在自己大腿上睡觉的陈世豪,看着自己把玩他耳朵的玉手,凌寒也愣住了,自己不是很抗拒和男人接触的吗?怎么根本不抗拒和陈世豪接触?反而自己凑过来亲近? 想了一下,凌寒并没有松开玩弄陈世豪耳朵的手,反而笑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呢,面对小弟,我的心态很轻松,根本不用担心他会不会占我便宜,会不会伤害我这样之类的问题,而且越是和他接近,就越觉得有安全感,嘻嘻,一个16岁的少年居然能给我安全感,你说这奇不奇怪?” 李欣很是淡然的吸口烟后说道:“不奇怪,因为小弟天生就会给人信任的感觉,你当初不再现场,当初小弟刚来,最挑剔伙伴的绫姐,一见到小弟,没询问什么就认可了他的合租伙伴资格,还有平时风轻云淡,对什么都平平淡淡的小雪,一见到他就话多了起来,还有小舒,别看当时最反对的就是她,可首先拦下小弟的也是他,还有若云姐,一见面就让小弟喊她云姐,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待遇啊?至于哥就更不用说了,一见如故,再加上你这个以前根本不愿让男人碰一指头的家伙,现在却恨不得粘在他身上,从这些就可以明白了。” “哇,小弟是不是学了什么邪恶秘法,可以吸引我们自投罗网的?你看看,小弟才来了几天啊,全家人就已经把他当自己人看了,这绝对有问题啊。”凌寒虽然大惊小怪着,可手指依然把玩着陈世豪的耳朵。 “嗤,装模做样,我们这家人谁不是有问题的,你不要告诉哥,你这酒吧女王没有察觉人心的本事,如果是的话,你早万年前就被人吃了,还能守身如玉?”李欣不屑的冷笑道。 “嘻嘻,没法啦,像我们这些娇媚女子如果不具备这样的女性本能,在这年月,一旦不慎,恐怕不用多久骨头就能拿来打鼓了。”凌寒笑到这,手指总算放过了陈世豪的耳朵,转而轻柔的抚摸陈世豪的板寸头,神色万分感慨的说道:“这年月啊,真的是很难遇到这种整个心都晶莹剔透,让人一眼看穿的人了,而且身上还能带着一股阳光这样让人舒服气息的人则更是稀少了。” “呵呵,也许就是因为他是这样一个人,所以才会被我们这些有着各种故事的人轻易接纳吧。”李欣点点头笑道。 正两人突然无语的时候,一个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中年帅男,端着酒杯迈着稳重脚步走了过来,凌寒自然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头,手指也再次把玩起陈世豪的耳朵来。 中年帅哥距离她们一米的位置站好,礼貌的含笑点头,然后单手送出一张名片:“请转交给这位小兄弟,并请转告,本人非常欢迎他的拜访。” 等凌寒有点发傻的接过名片,这中年帅哥立刻毫不迟疑的掉头就走。 “呃,这是什么名片啊?就一个廖文冰的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凌寒皱眉看着手中的名片。 李欣猛地瞪大眼睛:“哦,天哪,文冰集团董事长的私人名片?!” “文冰集团!”凌寒也瞪大了眼睛:“他为什么要给小弟私人名片啊?!” 两人还在震惊中的时候,跟着又来了两个中年男子,同样是送上了私人名片和欢迎拜访的一句话,都是转交给醉过去的陈世豪的。 “呜,小弟到底是什么人啊?居然是凯旋的总经理、银海的总裁!”李欣看了名片上的名字后,不由得*道。 凌寒咬咬牙,狠狠地捏着陈世豪的耳朵:“嘿嘿,回去我们一定得好好拷问一下小弟才行呢。”李欣对此自然是爽利的点头不已。 而这时一个甜美的声音传来:“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抬头一看,一个穿着一件有点古韵味道连身裙,头发挽起用根发簪固定,模样很是美丽气质高雅,年约30来岁的美妇人,正端着一只酒杯,笑吟吟的站在她们面前。 李欣和凌寒瞳孔猛地一缩,李欣已经慌忙站起,而凌寒起了一下又立刻被陈世豪的脑袋压下,正满脸通红,有点慌乱的想要移开陈世豪的脑袋站起来时,美妇人笑着摆摆手:“不用这么客气,你折腾下去,小家伙说不得会吐呢。” “是,真是失礼了。”凌寒满脸通红的低头道歉。 “不用客气,嗯,这是我的私人号码,请转交给小家伙,我很欢迎小家伙前来拜访。”说完,美妇人点点头,像是在春光明媚的田野散步一样的转身离去。 李欣和凌寒两人都有点傻愣的对视了一眼,然后看看名片上那几个秀气的字体和一串号码,不由得无语的摇摇头,凌寒有点迟疑的问道:“不会是假的吧?她怎么可能来酒吧这种地方?” “应该是真的,若云姐和她关系很好,偶尔会来这里放松,哥就看过几次。”李欣确定道。 “唉,小弟啊小弟,你到底是什么人呢?怎么会招惹这么多强势人物邀请啊?”凌寒无奈的捏捏陈世豪的鼻子。 李欣咬着烟嘴过滤器,摸着下巴望着陈世豪的说道:“哥觉得,他们应该是认错了人,不,应该不是说认错人,应该是看出小弟刚才施展拳打脚踢的招数是某个强悍势力特备的招数,所以这些大人物才会接二连三的送上私人名片。” “这不一样吗?小弟既然会这特定招数自然也就和那个强悍势力有关联了。”凌寒有点疑惑的说。 “不一样,虽然招数特定,但在某些机缘下,外人还是能够学到的。”李欣一副高人模样的说道。 凌寒不忿气:“难道就不能是小弟就真的是强势势力的人吗?” “嘿,像小弟这样能让人一眼看穿,而且愿意和他接近的人,他会隐藏自己的身份吗?所以你说的是不存在的。”李欣很得意的说。 “唉,这样一来,那这些私人名片岂不是不能交给小弟,不然小弟真的找上门去,人家一问,立马出事了。”凌寒叹息道,要是小弟真的能和这几个人交好的话,在这合原市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比螃蟹都要嚣张了。 “没关系,名片都给小弟,哥相信小弟不会打电话的,因为按照小弟的性格,他是不会去打扰不认识的人的。”李欣很肯定的说。 “哦,那倒也是。”凌寒点点头,又一次抚摸了陈世豪的脑袋,只是这次就是非常用力的抓揉。 被折腾了好一段时间的陈世豪终于开始反应了,干呕一声,刷得爬起来,四处张望一下,然后就捂着嘴跌跌撞撞的朝厕所方向跑去。 李欣起身跟上,并朝同样跟来的凌寒笑道:“看看,哥不是说了嘛,真的给你弄吐了。” “还有闲心说,还不快跟上,真倒霉,看来今晚没酒喝了。”凌寒嘟着嘴说道。 看到陈世豪冲进了男厕所,两人都迟疑了一下,站在了门口没有跟进去,但她们只在门口站了一下,就在进出男酒客的怪异目光中,脸红低头的落慌而逃了。而就在这一瞬间,躲在角落,那个曾给凌寒下药的李公子,面目狰狞的向身旁两个手下使个眼色,这两个在酒吧都戴着墨镜的彪悍男子,立刻裂开嘴,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快步走进了厕所。 陈世豪头昏脑胀,直觉得胃跟翻江倒海一样,但仅有的一丝神智,还让他明白,自己不能随便呕吐,一定得到厕所去!用强大意志忍到厕所,精神立刻松懈下来,摊在地上抱着马桶批命呕吐起来。 那难闻的味道和那恐怖的声音,进厕所的酒客根本不敢靠前,全都捏着鼻子快速解决快速离去,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两个戴墨镜的壮男,满脸狰狞的走向醉鬼那里。 看着已经吐得胆汁都出来的陈世豪,一个壮汉不由得笑道:“知道你小子拳脚厉害,不过醉成这样了,相信已经成为软脚虾了吧?嘿嘿,今晚我得好好报答你上次的重拳呢。” 说着就举起拳头准备扑上去,不过却被另外一个拦住:“你白痴啊?直接拳打脚踢会留下痕迹的,想人家报警抓我们啊?用工具!” “对对。”那壮汉立刻扭头四看,抓起一把拖把就对着陈世豪猛的拍打起来,而另一壮汉也拿起垃圾斗猛砸起来。 身体受到打击,虽然陈世豪条件反射的想要反击,可惜全身无力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强睁着眼帘查看是谁袭击自己,除此之外甚至连翻滚哀号的力气都没有了。当然,这两个墨镜壮汉,陈世豪是见过的,知道敌人是谁后,陈世豪心神一松,昏迷了过去。 看到陈世豪头破血流的惨状,两个壮汉都很解气,但也有点没味道,因为对方更本不会躲闪和哀号惨叫,再加上真怕打出事来,所以一见陈世豪昏了过去,立马停手,然后小心的试探了一下鼻息和翻眼帘,察觉没啥大事,才把破烂不堪的垃圾斗和扫把拿到洗手池过了一遍水,然后两人整整衣服,梳梳头发,好整以暇的离开了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