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酒吧醉倒(上) - 合租奇缘

第十五章 酒吧醉倒(上)

凌寒一见这酒,不由得瞪大眼睛,非常不淑女的喊道:“哇咧!小新你也太不公平了!老娘跟你要了几次这清纯初恋,你都说材料不足,现在小弟来了居然就立马调出来?不行!我也要!” 李欣不屑的撇撇嘴:“哼,连清纯初恋每个人只能尝一杯,不然就感受不到初恋的味道你都不懂?亏你还敢说是酒吧女王呢。” “嗤!只能尝一次?下次尝就没这味道?这说明你手艺不行,得好好修炼,找啥借口呢,老娘鄙视你这百合!”可能酒精开始发作,凌寒显然粗俗了许多。 “哼,哥不跟你这种闷*计较。”李欣很是高傲的甩了一句。 “哼,好过你这伪百合。”凌寒拿起一杯酒狠狠地灌了一口,两人还准备再斗一下嘴的时候,陈世豪有点怯怯的问道:“两位姐姐,这就是酒吗?怎么没有书里描写的那种火辣的感觉?” 两人扭头一看,陈世豪面前的酒杯已经空了,也就是说那杯150毫升的酒被陈世豪一口干掉了。 凌寒有点紧张的问:“你怎么一口喝光了?这清纯初恋可是后劲十足的鸡尾酒啊!”在凌寒看来,酒气一喷都脸红的陈世豪显然不是喝酒的料,要是一杯就倒了,那今晚就真的扫兴了,要照顾他的自己还喝个屁酒? “没有啊,只觉得身体有点飘,其他的没啥感觉呢。”陈世豪脸色如常红晕都没了,而且眼眸有点光亮的说。 凌寒和李欣一对眼,都觉人不可貌相呢,敢情这小弟属于越喝脸越白的酒中狠角啊,凌寒带着诡异笑容才说道:“小弟,没想到你这么能喝酒啊,不如再来一杯如何?” 这次陈世豪不客气的点点头,很干脆的应道:“好。”然后就直接伸手拿了一杯属于凌寒的酒,端起一口气喝光。 凌寒立刻鼓掌:“小弟太帅了!再来一个!”而李欣则摇摇头:“凌寒,小弟明显醉了,真要喝倒了,你也不用喝酒了。” “嘻嘻,只要小弟不是一杯倒的扫兴货色,老娘就是不喝也得把小弟弄倒!”凌寒双眼发光的说道,李欣一拍脑袋,就知道会这样,看来小弟得倒霉了。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不要太过分啊,小弟才16岁!” “嘿嘿,你不放心你的手艺吗?你调的酒就算喝再多也不会上头,再说16岁又怎么啦,老娘12岁就开始喝酒,不也啥问题都没有吗?”凌寒一边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一边送了杯酒给陈世豪。 陈世豪也不懂得拒绝,接过酒杯就往嘴巴里倒,没一会儿,台面的酒杯就全都空了,而因为陈世豪的豪气,自然吸引了众多酒客围过来,并在陈世豪喝掉最后一杯后,全都大声叫好,甚至一些人看到陈世豪还没有倒下,有点坏心眼的直接点酒送上。 凌寒此刻有些杀气腾腾,而李欣则窃笑不语。陈世豪到现在为止一共喝了10杯,最多的200毫升一杯,最少的也有50毫升,三四斤酒进了陈世豪肚子,而陈世豪不但没有吐,还脸色正常如许,看起来神智也还算清楚。凌寒之所以杀气腾腾,那是因为她在酒国的最高纪录被彻底打破了,引以为傲的东西没有了,不杀气腾腾才怪。 在酒客的怂恿下,陈世豪又灌下了一大杯烈酒,正当大家想要看看这小家伙什么时候倒地时,陈世豪突然举起双手,四周忽然一静,只见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凌寒忍不住去搀扶,却被陈世豪挣脱,李欣耸耸肩笑道:“凌寒,小弟喝醉了,准备辛苦一个晚上吧。” 陈世豪抬起头来,原本神色不变的脸蛋现在已经通红一片,本来醉了的人是很难看的,可谁让人家张得秀气加年龄小啊,红彤彤的样子反而让人觉得可爱,在场女性都忍不住责骂那些男酒客居然灌醉这么可爱的孩子。 陈世豪拱手向四周作个揖,一般酒客只是为这有点像江湖卖艺的举动而觉得好笑,而懂行的人则纷纷眉头一挑,这可是武道家才有的礼节呢。而那个早就闻讯赶来,在陈世豪喝酒时一直无奈摇头的若云经理就是其中一个。 “这陈世豪居然也是武道家出身的?!这合原可没有姓陈的武道家族啊,难道是陈家的旁系?要是真是这样的话,还真能拉上姐弟关系了。”陈若云双眼散发着莫名的光芒,眼眸紧紧的盯着陈世豪。 行过礼后的陈世豪,腰杆笔直的挺立,目光有点迷离的移动了一下,咧开嘴说道:“在下初次抵临此处就多得诸君厚爱,今无以为报,只能耍一套拳脚以谢诸君。”说着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前几步,周边看热闹的人立马哗啦散开个圈子,这个时候白痴也知道这少年将要耍酒疯了。 凌寒想要上前拉住陈世豪免得丢脸,可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前来的陈若云拦住:“傻妞,他都发酒疯了,你要靠前去的话,非常有可能会被白白的狠揍一顿哦。”凌寒打个寒颤,她可是没少见过发酒疯的人,几乎什么模样都有,可这样发酒疯耍拳的可从没遇到过。 看看四周越围越多的人群,陈若云无奈的摇摇头:“你们搞什么啊,怎么把陈世豪给灌醉了?”凌寒和李欣也看到这场面,知道今晚的生意不用做了,不由得很是内疚又是感激的低头说道:“对不起了,若云姐,谢谢你,若云姐。” 陈若云摆摆手:“没事,陈世豪叫我云姐呢,不过如果陈世豪的酒疯会危害到他人,保安还是会出动的。” “嗯。”对这个理应之事,凌寒和李欣都无奈的点头认可。 好事的酒客已经把桌凳移开,中间空出一个数十平方的空地,陈世豪站在这空地中间一吸气,立马开始了如云流水又凌厉感十足的套路动作,边上的外行酒客立刻看热闹的鼓掌叫好,而内行人士则全都脸色一变,沉吟一下后,才含笑点头,很是和善的望着陈世豪。 陈若云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居然是流云掌,确实是陈家的人,就是不知道有多偏远的旁系了,但凭借着醉酒后施展出来的功力来看,只要在三年一次的比对上施展出来,精英族人的身份是少不了的了。而且更重要的是,陈世豪施展套路的时候,那样子真的好象啊。 凌寒和李欣都只是无奈的看着陈世豪在众人面前胡乱舞动,察觉到这点的陈若云不由笑道:“本来以为这小弟是个害羞文静的小男生,没想到喝酒后却表现欲这么大,实在是让人吃惊呢。” “我们也很吃惊啊,早知道就不让他喝酒了,丢了这么大脸,等他醒来还不把我们恨死啊。”凌寒无奈的嘟嘟道。 “应该不会的,像这种喝醉酒发酒疯的人,醒来一般都不记得发酒疯的事。对了,这小弟是哪里人?”陈若云一副不经意模样的随口问道。 “据他说是光云省开安市什么村的人。”李欣若有所思的看了陈若云一眼,笑着回答。 “村?呃。”陈若云有点发愣了,陈世豪在乡村长大?不过那肤色那衣服打扮,还真有可能是呢,陈家的势力可遍及不到光云这么远的省份,这么说是和陈家主脉的距离是超级偏远的了,也难怪如此了得的少年居然没有引起陈家注意呢。 而这时陈世豪已经打完了,又是拱手作揖,说了句:“谢谢诸君抬爱。”然后眼睛一闭,啪的一声躺在地上了。 凌寒和陈若云都吓了一跳,不过陈若云迟疑了一下才缓步走来,而跑过去的凌寒已经把陈世豪抱起来了。还在吧台内的李欣笑了笑,摇摇头整理起酒杯来。 陈若云一个手势,两个保安把陈世豪抬在一张长沙发上,跟过来的凌寒很自然的把陈世豪的脑袋抬起放在自己大腿上,这动作自然使得周边虎视眈眈的男酒客,用敌视的目光把陈世豪给扫描了十来遍。 陈若云笑了笑:“好了,先休息一下再回去吧,不过你小心点,小弟说不得会吐呢。” 凌寒说道:“好的,若云姐你去忙吧,我会注意的,今晚真对不起了,我们差点毁了你今晚的生意。”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旗袍美女服务员和彪悍保安的劝解下,围观的人各自散去,酒吧再次恢复了原来的状况。 察觉到这些的凌寒这才舒口气,幸好还没有到客人最多的时候,不然要是毁了若云姐的声音,那就真的不好意思才来这里骗酒喝了,而且也有勇气继续在这待一会儿了。 “你啊你,真不知道一个小女生怎么那么好酒呢,下次再带小弟来喝酒,我连你都拒绝进来。”陈若云绷着脸说。 “不会的啦,以后小弟只会来当保镖,我绝对不会让他粘一滴酒的。”凌寒忙合十保证,等陈若云无奈摇头离去了,凌寒立刻忍不住捏住一下陈世豪的鼻子一阵晃动,嘴里咬牙切齿的说道:“都是你这家伙!害的老娘丢脸了!憋死你!”说是这样说,不过在陈世豪呜呜的挣扎几下后就立刻放开了,不过反而去玩弄陈世豪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