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酒吧风云(下) - 合租奇缘

第十四章 酒吧风云(下)

看到陈世豪这个样子,凌寒笑了笑,身子移开了一些,虽然不在半抱着陈世豪,但却反而牵起了陈世豪的手。 就这样两个高挑美女拉着一个小男生,大咧咧的走进了彩虹大厦的蓝梦酒吧。这酒吧陈世豪来过,当初被人下药的凌寒就是从这救出来的,不过陈世豪有点疑惑的皱皱眉头,既然李欣也在这酒吧打工,怎么上次不见她出来救凌寒?是没看见还是当没看见? 凌寒察觉到陈世豪的神色变化,眼珠子一转笑道:“小弟,你欣姐可是逢双才会到这蓝梦酒吧来打工的哦,逢单则是去冰瑶酒吧打工呢。”说着还向陈世豪眨眨眼。 陈世豪愣了一下,接着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李欣一下,搞得李欣满头雾水,而当电梯打开后,还是几个旗袍美女娇柔的喊出欢迎光临的话语,不过这次有点不同了,几个美女一见李欣立刻调笑道:“欣哥,若云姐刚才还问你怎么还没来呢。” “嘿嘿,哥自然得好好装饰一下才能出来和各位美眉问好嘛。”李欣也调戏的回应了一句,然后拍拍陈世豪的肩膀:“小弟,哥先去准备,等下让你姐带你过来,哥给你准备哥拿手的鸡尾酒尝尝。”说着一摆手,一个旗袍美女自然引着他走向工作人员通道,而陈世豪和凌寒自然也被另外一个旗袍美女引往酒吧。 这个时候才晚上8点不到,宽敞的酒吧空荡荡的只有几十个客人存在,像上次陈世豪来接人时人烟密集得路难走的情景,起码得过晚上10点以后才会出现呢。不过也因为这样,凌寒的登场,立马让那个几十个客人都把目光射了过来,其中好几个青年已经起身准备迎过来搭讪了。 身高直到凌寒胸口的陈世豪,加上秀气容颜和四处张望的好奇眼神,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在意他,全都华丽无视,或者有注视的也把他当成凌寒的弟弟了,谁叫两人都是那么的美丽,多多少少看起来有些相似呢。 不过这些人很快坐下,因此才走没几步,那个酒吧经理模样的蓝色旗袍美女已经招手笑道:“凌寒,今天又准备来骗酒喝啊?” “嘻嘻,若云姐晚上好,没见我带着自家弟弟吗?有小弟在我可骗不到酒喝呢。”凌寒一拉陈世豪迎上去热情的说。 “哎哟,这不是上次那力气很大的小弟弟吗?小弟弟,你可是未满18岁噢,这酒吧可不能进来呢。”被唤作云若姐的蓝色旗袍美女弯着眼笑着说道。 “嘻嘻,若云姐,这是我家小弟,叫陈世豪,今年16岁,即将在南大附中读高一,现在是带他前来见识见识合原数一数二的酒吧是什么样的,以后还得若云姐多多关照呢。”凌寒把陈世豪拉在前面,并介绍道:“小弟,叫若云姐,人家可是蓝梦酒吧的经理呢,可谓是年轻有为。”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陈世豪的名字,这个若云经理瞳孔猛的一缩,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思念与哀伤,但脸上却散发出真挚的笑容,并且让周边人有点惊奇的伸出玉手抚摸了陈世豪的脑袋一下笑道:“我也姓陈,叫我云姐吧,以后这地方可不要常来哦。” 我才不会常来呢,陈世豪心头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但面上却还是乖巧的应道:“哦,云姐。” 云若经理摆摆手:“好了,自己去玩吧,凌寒,你身为姐姐可不要带坏了样,后天南大和南大附高都要开学了,可不要玩疯了!” “知道了云若姐,你可是跟我妈有得一比呢。”凌寒笑嘻嘻的拉着陈世豪就走,陈世豪离开时还礼貌的向云若经理点了下头致意。 看着这举动,云若有点苦涩的笑了笑:“他可不会这么礼貌啊,唉。” 离开云若一段距离后,凌寒立刻一把箍住陈世豪的脖子,手指捏动把玩陈世豪的耳朵,嘴巴贴近来悄声说道:“小弟,你还真是花见花开,车见车载啊,若云姐可从没对人这么亲热呢,居然让你叫她云姐!” 看到陈世豪眨眨眼满脸困惑的神态,凌寒笑着捏了他一把:“你还真是够好运的,知道吗?云若姐在这合原可是黑白两道都有极大的能量,能喊她云姐的人都会给面你这小弟的,以后啊,你在合原几乎可以打横来走呢。” “呃,寒姐,我为什么要打横来走?这不是很别扭吗?”陈世豪很是疑惑的说。 “噗嗤,哈哈哈,小弟,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螃蟹的走路方法都不知道?这打横来走只是表示你可以肆无忌惮,而不是让你真的打横来走路!”凌寒笑得波涛汹涌,把紧贴着她的陈世豪立马弄脸红了。 “好啦好啦,不调戏你了,本来今晚姐姐我是准备让你认识一下若云姐,弄个脸熟的,没想到你那么受欢迎,直接得到云姐的称呼,反而使得姐姐这个介绍人的地位比你这小弟还疏远,以后姐姐就靠你罩了哦。”凌寒一边说着一边脸蛋有点红的和陈世豪拉开一些距离,刚才那举动反而让自己有点心嘛的感觉呢。 “照?罩?什么意思,听起来有点像是保护照顾的意思,唉,这城里人的语法用词真奇怪呢。”心里嘀咕着的陈世豪对于凌寒的话只能点头不已了。 “嘿,你欣姐已经站台了,我们快过去,不然位子就给人占了。”凌寒指着酒吧正中央的吧台说道,陈世豪一看李欣已经站在这个中央吧台里,手里一边晃动一个银白色的东西一边和客人说笑,而随着李欣的出现,散布在四周的客人纷纷起身涌过来,知道凌寒的话不假,忙跟着凌寒走快了几步。 李欣看到陈世豪和凌寒两人,微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冲着自己跟前的两个空位指了一下,当凌寒拉着陈世豪坐下后不久,陈世豪发现四周已经坐满了人,也就是说这个中央吧台已经满坐了。 看着所有人都和李欣搭几句话,看着完全没有家里那种随意大咧,而是整个人变得非常斯文随和的李欣,陈世豪不由得眨眨眼,怎么居家和在外表现相差这么远呢? 难道这就是进入社会工作后的特有习惯?也就是所谓的戴面具?陈世豪有点恍然,以前看书,对里面描述的人有几个面具的话语不了解,现在见到家里和外面表现截然不同的人后,自然有点明白了。 而对其他事不怎么在意的陈世豪觉得自己今晚来酒吧也算是个不错的决定,因为让自己对书里的一些描述有了直观的理解。 等回过神来,陈世豪猛然发现身前的台面上已经摆了好几杯各种颜色的液体,而周围还时不时有人叫喊:“小新,给这位美女一杯烈焰红唇!”“小新,给这位美女一杯香艳玫瑰!”“小新,给这位美女一杯梦幻玛丽!”然后在李欣抓着各种酒瓶一阵倾倒,抓着那个银白罐子,一阵华丽的甩动,三杯颜色艳丽的酒就加入了台上的排队大军。 而更让陈世豪怪异的是,他能够清楚地看到盯着这些酒杯的凌寒,双眼散发出炙热光芒,而且还时不时伸出一点舌尖的舔舔嘴角,这充满诱惑的神态要是让后面那些人看到了,恐怕台面摆的酒杯会更多呢。 凌寒端起一杯量最足的酒,起身向四周敬了一下朗声笑道:“谢谢诸位抬爱,只是小女子今晚是带自家弟弟前来见识的,所以对诸位的热情,只能尽在此杯中了。”说着仰头一口喝光了那快200毫升的鸡尾酒。 陈世豪瞬间察觉到无数敌意十足的眼神盯在自己的身上,在忍不住缩缩身子的时候,一阵叫好声响起,不过估计来这喝酒的人都蛮有风度的,在凌寒表明态度后,就没有人在送酒了,而且身边拥挤的人群也疏散了许多。 脸蛋有点红的凌寒突然调皮的向陈世豪吐吐舌头,然后靠前来悄声说道:“带你来真是赚了,有你当借口,这剩下的七八杯酒可以慢慢品尝了,而不像以前那样,一个二个等着我一口气喝醉呢。” 被凌寒嘴里喷出的酒气一熏,陈世豪有点昏昏的点点头,脸上立刻通红一片,一看到这,凌寒眼珠子一转,来劲了,马上举手:“小新,不是说请小弟喝酒吗?快把你的各种绝招使出来让小弟尝尝!” “凌寒,你的坏习惯又来了,小心把小弟灌醉了没人送你回去。”熟悉凌寒习性的李欣摇摇头说道。 “怕什么?最多老娘我不喝,专心照顾小弟还不行?”凌寒说到这,挽住陈世豪的手臂,贴前来嗲道:“你说是不是啊小弟?你欣姐弄的酒可是很好喝的哦,就算醉了也不伤头的,真的啦,你就试一试啦。” 被凌寒用手段一缠,陈世豪无奈的对李欣说道:“欣姐,你看着给一杯吧。” 李欣不满的皱眉瞪眼:“叫我哥!”但手却不停,一阵华丽的动作后,一杯淡青颜色,快150毫升的酒就摆在了陈世豪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