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强势周绫(上) - 合租奇缘

第十二章 强势周绫(上)

本来想要说什么的邓舒雨瞪大了眼睛,看看身前这个穿着粉红色围裙,曾在最危险时挡在自己跟前的男孩,心中叹口气,看他面对那生物的镇定样,还以为他也是知情人,没想到那是因为不知道底细的镇定与勇气,其实对方就是一个普通人啊。 想明白这些的邓舒雨直接说道:“你回去和几个姐姐说一下,我临时有事回家几天。”说完不等陈世豪回应,小跑着离开了小区。 “呃……不是这么胆小吧?被人吓一吓就躲回家去,有警察在根本就不需要怕那个主任来真的啊。”陈世豪用食指挠挠自己的脸颊嘀咕道,说是这样说,可敏感的陈世豪却察觉到,本来因为刚才和那主任对峙事件而关系变得有点接近的邓舒雨,突然和自己之间有了一道隔膜,对这,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陈世豪微微叹口气,神态有点失落的朝住处走去。 “咦,小舒呢?”正在厨房忙碌的刘雪凝看到陈世豪一个人回来,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她说有事回家住几天。”陈世豪张了下嘴巴,像是迟疑了一下才说道,陈世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隐约有着只要自己说出邓舒雨怕了一个物管主任的威胁,就好像会惹来*烦的预感,所以下意识的把这话隐藏了下来。 而让陈世豪松口气之余又有点奇怪的是,听到这话,刘雪凝根本没有好奇邓舒雨为啥突然回家的样子,点点头专心去做饭了。 “那个,雪姐,我来吧,这是我的工作。”陈世豪自然不会傻站在边上,进入厨房说道。 “行,交给你了,我先回房去看书,等绫姐、欣姐、寒姐回来了再来叫我。”刘雪凝边洗手边说道。 “嗯,好的。”陈世豪点头。 刘雪凝进入房间,房间以白色调为主,蓝色调为辅,整个房间显得非常的素雅,关上门,刘雪凝眉头皱了起来:“怎么搞的,陈世豪身上居然有了那种吸血鬼的气息,不过看样子又没有被初拥啊,怎么回事?”嘀咕到这,刘雪凝闭上眼睛,不一会儿睁眼展颜一笑:“难怪气息如此淡薄,居然连初拥功能都不具备的低级血族后裔,小舒居然会因为这样的低级血族后裔需要回家找援手,看来小舒在她家中的地位确实如她所说的那么低呢。” “呵呵,这血族出来的小家伙都没搞清状况就敢随意的表露身份,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呢,算了,这样的小家伙根本不值得我烦恼啊。”刘雪凝笑着嘀咕了一句,拿起一本书倚在床上翻阅起来。 邓舒雨出了小区并没有第一时间乘车回家,而是直接去外面的商店买了部手机和卡,然后跟特务一样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拨打了一个号码,一接通邓舒雨就叽里咕噜的说道:“喂,是合原市公安九处吗?我是邓家的邓舒雨,是的,我要报警,市中心彩虹街的彩虹小区的物业主任,叫约翰·查理德的家伙居然是血族后裔!他还威胁我要喝我的血……” 邓舒雨脸色难看起来:“当然没有被吸血!被吸了我还能打电话报警吗?!什么?登记了的合法人员?没有确凿证据不能抓捕?!你们搞什么!一定要我被吸血了才能抓捕啊!喂……”邓舒雨傻傻的看着已经忙音的手机,不由得咬牙咒骂:“可恶!居然一定要有犯罪事实才能行动!这帮浪费纳税人金钱的米虫!” 邓舒雨按动了另外一个号码,有点怯怯的等待接通,一接通,邓舒雨有点惊喜的喂了一声,但却马上愕然的看着手机,因为对方挂断了,整个人立刻沮丧起来。好一会儿后,邓舒雨才拍拍自己的脸蛋,强撑着笑道:“邓舒雨,你得自强啊。”精神振作的走了几步,整个人又马上垂头丧气的在街上挪动着。 街道上的一辆出租车上,周绫有点惊讶的看到了情绪低落的邓舒雨,想要呼唤她却隔着老远,只是迟疑一下,车子就把距离拉得更远了。 拨打邓舒雨手机号码,却是关机,收起手机的周绫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小舒像是受到什么打击似的,家里的其他人怎么不安慰她?” 当周绫在彩虹小区门口下车后,才刚往入口走了几步,眉头一挑,眼中杀气一闪而过,冷冷的哼了一声,快步朝物管处走去。 还是那个接线员,看到气势非常足的周绫进来,忙起身问道:“你好,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周绫指了指里面主任办公室的方向:“我要见里面那个人。” “呃,你要见主任啊,能问一下你有什么事吗?”接线员有点迟疑的问道,主要是眼前这美丽女人气势太足了,完全是一副高官模样,使得她都忍不住有点忐忑。 周绫没有说话,只是眼角扫了接线员一眼,强大的气势直接让接线员闭嘴,乖乖的引着周绫前往主任办公室。 此刻约翰·查理德正打开一瓶冰冻红酒,倒了满满一杯,品尝一口后,皱着眉头嘀咕:“这分配下来的东西就是差劲,味道真是淡得可怜。”说着一口把红酒喝光了,砸砸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享受到那小姑娘的美味啊,要不要真的去夜袭呢?可是万一闹大了,那也麻烦啊。” 正胡思乱想的约翰·查理德听到敲门声,下意识的的应了一句:“请进。”门外的接线员自然是松口气的打开房门向周绫摆了个请的手势,然后第一时间关门跑得远远的,有着这样凌人气势的美女,管她来找主任什么事,能不沾惹就不沾惹。 约翰·查理德随意瞟了周绫一眼,可就这一眼,让约翰·查理德的酒杯啪的掉落下来,他满脸惊恐,满副不敢相信的神态,甚至狠狠的揉了揉眼睛,然后才眼珠子突出,嘴巴大开,手指颤抖的指着周绫。 周绫异常高傲的瞟了约翰·查理德一眼,下巴抬了抬,语气冷漠的说道:“怎么?不懂规矩了?” “啊!”约翰·查理德打个寒颤,连滚带爬的来到周绫前面,唰的一下子,单膝跪地,一手按着大腿,一手握拳抵在地面,低头恭敬地说道:“第13家族旁系,三等勋爵查理德后裔——约翰·查理德拜见大人,请大人示下。” “第7家族旁系一等男爵,周绫。”周绫很是淡然的说道。 约翰·查理德身子猛的一震,抬头失声惊呼:“一等男爵?!”等看到周绫眼睛一瞟,立刻低下头浑身颤抖起来,额头的汗水滴答滴答的掉落下来:“天哪!自己只是一个三等勋爵的仆役,现在自己面前居然站着一个一等男爵!该隐在上!这样一位尊贵者怎么会出现在我面前?!”心里虽然嘀咕着,但却也跪得更标准,头低得更低。 “你因何事来到这里?不知道我居住在这里吗?”周绫冷漠的说道。 “还请殿下恕罪,仆役确实不知殿下就在这里居住!”约翰·查理德的冷汗跟泉水一样的冒了出来,敢情这里是尊贵者的驻地,自己居然没有打招呼就大咧咧的跑到这里来,难怪人家会找上门来啊!慌忙请罪后也立刻解释了原因:“仆役因犯事而被主家流放,无处可去的仆役只好回到国内暂避风头,在朋友的安排下才进入这里工作。” “嗯,像你们这样避祸逃回国内来的后裔确实不少,不过他们可都是夹着尾巴做人的,可从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猖狂散发着气息唯恐世人不知身份的蠢货啊!”周绫冷声说道。 “请殿下恕罪,不是仆役不愿意隐藏气息,而是仆役不懂得隐藏气息的功法啊。”约翰·查理德苦涩的说道。 周绫很显然愣了一下,接着有点无奈的摇摇头:“可怜的小家伙。”手挥动一下,转身准备离去,而那跪着的约翰·查理德身子一震,像是得到什么好处似的,满脸惊喜的喊道:“恭谢殿下赏赐!” 一脸风轻云淡神态正要离去的周绫,突然发现桌上放着一部外型可爱的手机和一把菜刀,脸色立刻一变,一甩手,约翰·查理德整个人嘭的一声从地面弹起贴在墙壁上,身子还没有滑下,就被周绫单手卡住脖子定在墙壁上。 约翰·查理德还没有从获得隐藏气息功法的惊喜中清醒过来就遭到这样的待遇,等看到周绫眼中的杀气后,更是冷汗哗啦啦的流下来,心头直打鼓,这尊贵者是怎么了?自己可没有得罪她啊! “那手机和菜刀哪里来的?!”周绫杀气腾腾的问道。 听到这话,约翰·查理德这才想起,眼前这个尊贵者是和那个小姑娘住在一起的,也是自己五大美味目标之一!一想到自己居然曾把一个血族男爵当成美食目标,真是死的心都有了!自己要是让这殿下误会自己把她同居者伤害了,那可真是求死都不得了!不由得慌忙解释道:“殿下殿下,这是他们留下的,仆役没有伤害他们,连根寒毛都没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