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拍摄者众(下) - 合租奇缘

第八章 拍摄者众(下)

(成绩凄惨,感慨一声。哎!) 陈世豪躲在房间里看书,非必要根本就不出房门一步,他可是怕了那些女生的调笑,虽然接触过的女生不多,但也从没看过这些那么喜欢调笑男生的女生,在乡下如果男生胆敢这样做的话,绝对会受到世人谴责,别想在乡里过活了,可这大都市里不但反过来女生调戏男生,而大家却觉得理所应当?真是好奇怪的习俗啊。 不过常说入乡随俗,既然大都市是这样的习俗,那么自己也只好忍了,反正惹不起还躲不起啊?有着这样决定的陈世豪自然是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无暇他顾了。 在陈世豪忍不住打个呵欠,看看家里带来的破旧电子钟,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不由得放下书本,来到房门前迟疑了一下才轻轻的打开,走出来张望一下,一楼静悄悄的,只有门口鞋柜上方一盏小灯亮着。 看到这,陈世豪不由得松口气,看来其他人都睡了,也不计较大都市的人有没有这么早睡觉,径自在浴室梳洗一番就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陈世豪就自动睁开眼睛,瞟了眼闹钟,早上五点半,点点头,看来自己确实不会挑床,哪里都能睡着呢,来到大城市了依然能在这个时辰醒来。 陈世豪拿出一套运动服换上,从藤木箱里拿出一双白净的白球鞋,再拿上钥匙和几十块钱,可刚走到门口,陈世豪脸色怪异的看着手心的几十块钱嘀咕道:“三十五块应该够买早餐和中午下午的菜了吧?可是昨天的菜肴都非常丰盛,三十五块钱好像又不够啊。” 陈世豪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下夹着厚厚一叠钞票的记事本,收到钱时就清点了一下,这个月的房租水电早就交了,距离9月1号也不到七八天的样子,可居然还有两千多的伙食费剩余,可以说她们原来交纳的伙食费绝对超过了每人200圆的规矩。 陈世豪瞬间就明白当初邓舒雨要求200圆伙食费,对自己是多么的优待了,现在的资金除以天数,完全超过200圆一天,城里人的伙食费就是贵啊,感叹着的陈世豪有点肉疼的抽出两张大红钞,就这么捏着钥匙钞票出门了。 在门口几个保安怪异的目光下,陈世豪在周边几个大厦围绕起来的绿地上活动起来。 五点半的时候,周边大厦上只有隐约几个房间散发着灯光,其他的全都漆黑一片,张眼四望,四周没有一个人活动,静悄悄的,只有路灯那柔和的灯光闪耀着。耳朵耸动了一下,甚至能听到蟋蟀在草丛里的叫声,这不由得让陈世豪露出一丝笑容,有点回到家乡的感觉呢。 这片绿地非常宽阔,足有三四千平方米,当然看过示意图的陈世豪知道,这绿地下面,蔓延至周边大厦的下方,是足有数万平方米的两层地下车库,是这周边数栋大厦的地产商联合筹建的,这样的大手笔可是深受业主欢迎,不但车位多,还有休闲绿地,并且这绿地中央还有一个只对业主开放的游泳池和休闲馆。 对这些陈世豪只是从告示板上知道而已,并没有在意什么游泳池之类的,他先绕着绿地缓缓的跑动了好几圈,等身体活络后,停住,一边活动身体一边缓缓的呼吸着。这种呼吸一出,陈世豪立刻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他敏感的发现,这里的空气虽然比外面街道清新许多,但绝对无法和自己家乡相比,虽然不乐意,但这里是大城市,能有这样一块不错的绿地修炼,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 看看手心已经被汗水渗透了一小半的钥匙和钞票,陈世豪皱了下眉头,把钱放在边上的石椅上,用钥匙压住,然后退后几步,吸口气,双手缓缓抬起。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跑步的脚步声,陈世豪根本没有在意,双手缓缓的压下。 有点气喘的凌寒一身爽利的打扮,头戴着红色额带,脖子围着一条白色毛巾,上身一件白色套衣,下身是黑色的紧身中裤,脚下是白袜加红色运动鞋,擦着汗的她暗自责怪自己,好好的身体居然变得怎么差了,看来真是酒吧混多了是不行的啊,看看自己轻易中招就知道了。 正胡思乱想的凌寒突然看到一个瘦弱身影在前面,不由得停下脚步打量,这一看不由得一愣,正是救了自己的害羞合租少年,没想到这小家伙也有早起锻炼的习惯呢,脸上一笑正要打招呼,却看到陈世豪摆出一个姿势,不由得嘀咕:“小小年纪打太极?搞怪了点吧?” 不过接下来的情景却让凌寒差点惊呼出声,因为陈世豪开头几招像打太极拳一样的缓慢,但后面突然迅猛的拳打脚踢肘击膝顶等等一连串凶猛的招数接二连三的使了出来。 凌寒虽然不懂招数,但却能看出陈世豪不是在胡乱施展拳脚,明显是有那么一定规律的套数,因为看起来拳脚满天飞,但却有着一种凶猛凌厉的感觉,并且更怪异的是居然能让人看得赏心悦目。 大概打了个十分钟上下,当陈世豪又回复到那种慢吞吞的招数时,陈世豪全身如同被水浸泡过一般。 看到这凌寒忍不住拍掌笑道:“小帅哥,没想到你是这么的深藏不露哦。” 陈世豪抬眼看去,发现凌寒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脸蛋不由得一红,双手不知道怎么放才好,好一会儿才摸着脑袋低头小声说道:“早上好,凌寒小姐。” 陈世豪突然闻到一股幽香味扑鼻而来,也看到了凌寒的双脚出现在眼前,接着一根白葱嫩手指,伸过来托着自己下巴,让脸抬了起来。 入眼看到脸颊因运动涌现绯红色彩,眼眸中散发着一种莫名光芒的凌寒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陈世豪的脸蛋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眼神也立刻移到边上不敢正视。 凌寒噗嗤一笑,突然觉得调戏这样害羞的小帅哥是非常不错的游戏,很是自然的拿手巾替陈世豪擦汗,陈世豪被这温柔一招弄得浑身立刻僵硬,接着像躲闭蛇蝎一样的慌忙退后一步,满脸通红的摇着手,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语:“我不用。” 凌寒眉头挑了挑笑道:“那么害羞干什么?你自己来。”说着把手巾抛给陈世豪,陈世豪看看毛巾,再看看笑眯眯的凌寒,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道谢一句后就擦拭起来。 看到这一幕,凌寒心头暗自点头:“虽然害羞,但倒也不矫情呢。”不过她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因为陈世豪的道谢又加上了凌寒小姐这样称呼。 “小帅哥,姐姐教你个乖,在这城里,遇到女生可不要小姐小姐的称呼,许多人都不喜欢听呢。”凌寒提醒道。 “呃?为什么?书里面不是说一般客套的称呼是先生和小姐吗?”陈世豪满脸的疑惑。 凌寒脸蛋一红,这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呢,一跺脚娇嗔道:“反正你记住,以后问路还是干什么的,问话前先说句不好意思,然后带上称呼,男的叫先生、帅哥都无所谓,女的老的叫阿姨,中年的叫姐姐,嫩的叫美女。” 陈世豪目瞪口呆,阿姨还叫得出口,姐姐和美女怎么喊出口啊! 看到陈世豪的样子,凌寒眼珠子一转笑道:“也不一定都得这么叫的,如果你能看出对方的职业,可以直接用职业称呼对方,比如同学、服务员、警官、营业员之类的,记住了吗?出去外面可不要乱叫不然人家不会给你好脸色的。” 陈世豪认教的点点头:“记住了,凌……呃……”说到这陈世豪傻眼了,不知道怎么称呼凌寒才好。 凌寒嫣然一笑:“你可以说是家里最小的小弟弟,我们可都比你大,都得叫姐姐呢。”不过说到这,发现陈世豪脸色古怪起来,自然想起刚才说的中年妇女叫姐姐的话来,立刻羞恼的说道:“以后叫我寒姐!叫大姐为绫姐!叫小新为欣姐!叫雪凝为雪姐!叫舒雨为舒姐!记住没有?!” “呃,记住了,寒姐。”陈世豪心里有点别扭,叫其他人为姐都没问题,毕竟她们都比自己大,可叫那邓舒雨为姐就有点怪异啊,那可是自己同届的同学呢,叫她姐?有点叫不出来,可是不习惯拒绝人的陈世豪自然在凌寒的双眼下逼视下败退了,抗议落回肚子里。 “嗯,真乖。”凌寒喜滋滋的点着头,嘻嘻,一个武艺高强,生性害羞不懂得拒绝,乖巧听话的小帅哥,可是绝好的泡吧护身符啊,有他在身边,自己就可以真正尝尝醉酒的滋味了。 脑袋里打着主意的凌寒看到陈世豪拿起钞票,并听到他说:“寒姐,我要去买菜了,这条毛巾洗好了再还给你。”的话语后,不由得立刻制止道:“等等,小弟,你就这样浑身湿透的去买菜?”看到陈世豪傻愣愣的点头,不由得一拍脑门:“我的天,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一身臭汗的出现在公众场所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吗?你给姐姐记住!运动完毕必须去洗澡,然后才能去买菜!现在立刻跟姐姐回家洗澡!”说着不等陈世豪辩解,直接拉着他朝大厦走去。 陈世豪脸红的挣扎一下手掌,可惜被凌寒拉得死死地,而且因为挣扎还换来凌寒扭头一瞪眼:“怎么?!有意见?!”搞得陈世豪只好乖乖的低头跟在后面。 就是最喜欢胡乱猜测的保安看到这一场面,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因为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姐姐催赶一个不愿回家的弟弟赶紧回家休息。 凌寒和陈世豪进入大厦后,天已经明亮起来,路灯也自动息掉了,这时距离刚才陈世豪修炼地带不远的草丛里,一个身形娇小的短发美女,笑嘻嘻的跳出来,拍拍胸口的相机得意的自语道:“嘻嘻,没想到拍夜兰盛开的时候居然还能得到这样一份素材,现实中还真是没看到过有着这样凌厉格斗技巧的少年出现啊!嘻嘻,我君依依那名牌记者的热血又要沸腾了!” 自语道这,这自称君依依的美女突然脸色一变的打个喷嚏,然后身子一哆嗦,立刻拼命搓着手臂懊恼的嘀咕:“哦,天哪,我不会这么倒霉吧?才一次熬夜承受露水袭击而已啊,千万千万不要感冒啊!”然后就嘟嘟着什么的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