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拍摄者众(上) - 合租奇缘

第八章 拍摄者众(上)

凌寒所在这套房间对面那栋同样高度的大厦上,或者应该说就是刚才那肥胖**者所在房间的上面那层的单元内,对着阳台的漆黑大厅那紧闭的窗帘下,一架高清摄像机正透过窗帘缝隙,镜头对着外面,悄然无声的录制着。 而就在这时,大门开启关闭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黑影来到摄像机前,熟练地操控了一下,收起了摄像机,随着哗啦一阵窗帘拉开的声响,灯也亮了,一个脸上带着金丝眼镜,完全都市白领模样的英挺男子,双手撑在阳台围栏上,神色有点淡然自傲的眺望着对面大楼的点点灯火。 这个年轻帅哥在阳台站了好一会儿,反身回到客厅,打开非常时尚化的音响器材,一阵柔和的钢琴曲响起,帅哥白领神态有点小资的样子,非常潇洒的解开栓得紧凑的领带、衣领、袖口,然后挽起衣袖开始准备煮咖啡的工作,当他点燃桌上虹管咖啡壶的酒精灯后,就放手走进了梳洗间。 当咖啡壶的水沸腾起来渗透咖啡粉的时候,这帅哥白领已经换上一套轻便的家居服,擦拭着湿头发的走了出来,紧接着帅哥白领又是一阵显得有点华丽的泡咖啡的动作,最后神情非常悠然的一边品尝咖啡来一边欣赏音乐了。 帅哥白领就这样独自装扮了大半个小时的贵族神态,等他神态自若的离开客厅进入一间窗帘紧闭不向外透出一丝光线的房间时,这满腹贵族神态的白领,突然对着门口的一面全身镜,摆了一个帅哥姿势,然后很自傲的吹了一下一缕垂下的发丝露出雪白牙齿自语道:“嗯,又是一个贵族气派十足的夜晚,相信那偷窥本少爷的无知少女,一定被本少爷的一举一动魅惑得双眼成心型了!” 说着贴近镜子,指着镜子内的自己说道:“刘政勤,你真是罪孽深重啊,为什么苍生要把像你如此帅气的男子降生在这世上呢?有了你的存在,陷入情网不可自拔的少女们将是何其多啊!你实在是太罪孽深重了。” 自恋到这,自称刘政勤的帅哥轻轻拍打一下自己的脸蛋说道:“所以啊,你可不要去伤害那些多愁善感,喜欢编梦的少女们哦,因为你的终生伴侣可是一直在等待着你啊。” 说到这刘政勤突然张开双手大喊道:“俺的挚爱,俺不会让你久等的,俺很快就会离开这个疙瘩来到你身边滴!”随着他的呐喊,可以看到他双眼痴迷的望着房间内贴满墙壁天花的数十幅大小不一的美人照。 看到美人照上那性感服饰以及上面那风情各异媚态不一的美人,凌寒肯定暴跳如雷,因为上面的人物居然全是她,可以看出是从远距离不同角度的**,但无一例外都把凌寒最绚丽的一面给拍了下来。不说**不道德的问题,只是看居然能够捕捉到这样神态不一的各种风情,起码摄像人是真的用了心。 刘政勤哼着:“亲爱滴你慢慢飞……”的曲调,来到房间中央的电脑桌上,把那摄像机连接上,笑眯眯的自语道:“让俺看看今天俺们家有没有发生啥好玩的事情吧。”说着点开了视频播放。 屏幕上赫然出现了凌寒所在单元的客厅布置,从屏幕上的内容显示,居然是从天亮时开始录制的,因为可以看到合租的几位美女打着呵欠梳洗以及吃早餐的情景,刘政勤一脸猥琐神情的看着屏幕喃喃着:“俺们这些大姨子小姨子还真是可爱啊,如果能够生活在她们当中,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说着一脚蹲在椅子上,是不是挖一下脚丫子,那动作真是要多粗俗有多粗俗。 随着早餐结束和众人各自离去,刘政勤也点击了快进按钮,当陈世豪的身影出现后,他猛地按下暂停,皱眉盯着屏幕:“这小家伙是谁呢?看打扮是乡下来的,为什么最小的姨子对他这么亲热?” 陈世豪的发型、打扮、肤色,怎么都不会让人误会为是女的,只是认为这是一个胆小怕事,长得有点阴柔的乡下少年。 刘政勤继续播放,看着邓舒雨数落陈世豪,然后大家和陈世豪见面,确定合租的过程,虽然听不到内容,但看看4个美女先后和陈世豪握手的场面,再看看陈世豪拿着行李进入杂物间的情景,刘政勤心里立马不舒服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个少年成了那个家庭的一份子了! “哦,该死!大姨子小姨子啊,你们怎么能够接纳一个陌生男子为家庭成员的呢?虽然他胆小怕羞,虽然他长得俊俏柔弱,但他怎么都是一个男滴呀,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么多美女和一个男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是多么的不方便滴吗?!” 刘政勤双眼散发着一种叫做妒忌的光芒,捏着拳头无奈的喃喃道:“呜,你们为什么要男滴呀,难道那么需要苦力咩?就是那样也可以直接叫俺去帮忙呀?咱这一身彪悍的肌肉真是有力没处使啊!何必找这么一个软弱无能的小家伙捏?!真是让人既愤恨又羡慕呀!” 说到这,刘政勤指着屏幕上的陈世豪叫喊道:“该死的小家伙!瞧你咋都不到18岁的小样,俺就大人有大量暂时准许你居住在那里吧!但是你这小家伙绝对要记住哦,绝对不该看不该看的东西,不去动不准动的东西!更不能对俺的心爱之人起了啥坏心思!不然俺大老爷们绝对会给你好看滴!哦,这是咋回事喔?!”刘政勤突然贴在了屏幕上,因为他看到那小家伙接个电话跑出去,接着就抱着自己的爱慕对象回来了! 本来刘政勤看到陈世豪抱着凌寒已经怒火中烧,可陈世豪把凌寒交给邓舒雨搀扶着躺在沙发上,却立马跑了出去,不由得皱眉嘀咕:“这是咋回事喔?!” 等看到凌寒赶走邓舒雨,一个人在沙发上软弱无力的样子,刘政勤不由得一阵的焦急:“一定发生廖啥事啦!不行,俺得看她去!”刚走了几步,却无力的低头:“唉,她们都不认识俺啊,俺咋上门捏?” 就在刘政勤焦虑不安的时候,看到陈世豪提着东西回来,然后弄了一杯水给凌寒喝,同样也看到凌寒精神了许多,并且很显然也接纳了这个陌生少年,本来眼珠子瞪出来的他,看到陈世豪害羞的躲在房间不出来,而凌寒也没有怎么在意那少年,不由得又松口气。 后面凌寒几姐妹交流的情景,刘政勤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上面了:“刚才俺的爱人一定是出事廖,俺该咋办捏?向大姐头周绫打听打听?甭想鸟,被她看得都会冷汗直冒,咋会那么得吓人捏?其他人也一样是不得的,都是人精,绝对不会泄露她们家里情报的。俺该咋办?如何才能掌握到第一手资料?” 嘀咕着踱了几步,刘政勤猛地一拍手掌:“对鸟,那个新来的小家伙,既然能被让她们集体承认,肯定是个好交流的小家伙,看他害羞又乐于助人的表现,只要俺找的理由恰当,他一定会乖乖的把凌寒的情报告知俺滴,嗯,无错,就说俺和亲爱滴凌寒吵嘴廖,但大家都放心不下对方,让他偷偷告知俺亲爱滴凌寒滴情况,嘿,这办法一定得,俺还真是天才捏!” 觉得自己能够第一时间获得凌寒情报了,刘政勤不由得神色昂然,却强压着心情的甩了一下头发,很装样的自语道:“真是太简单了,怎么以前本少爷从没有考虑到呢,真是失败啊,说明本少爷还没有彻底爱上亲爱滴凌寒,刘政勤你得努力鸟!” 于此同时,刘政勤脚下同一个位置的房间内,那个肥胖猥琐男正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打着电话:“嘿嘿,老板,款子收到了,相片和视频收到没有啊?嘿嘿,您满意就是我最大的鼓舞,欢迎下次继续合作……”说到这,胖子突然瞪大眼睛,满脸震惊神色:“什么?您要近距离高清走光照?!” 得到对方肯定后胖子立刻一脸为难的说道:“老板啊,如果您只要走光照,或着只是近距离走光照,不是我吹牛,还真能给您弄来,单凭便携式针孔摄像头就能完成您的要求,可您居然要求高清!对这要求没有专业镜头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 胖子点着头:“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可是老板啊,我拿着超长镜头的摄像机对准人家女孩的敏感部位猛拍,警察叔叔还没找上门来,我就给那些孔雀男给打成残废啦!” 刚抱怨到这,胖子突然住嘴,眉头飞扬了起来:“加价?不,不,老板,这可不是加价不加价的问题,您也知道我习惯躲得远远地进行拍摄,为啥?还不是为了安全啊,要是照您说的去干,我很有可能去牢里蹲着呢。” “五千?!老板,这风险很大啊,1万?一口价?嗯,好啦,看在您是老顾客的份上,我就拼着被人暴打的危险为您效劳了,记住哦,1万大元哦。”胖子笑眯眯的说到这,突然想起什么的说道:“对了老板,不知道您想要目标的沐浴视频吗?只要您肯出价10万,我拼着这条老命不要了都为您把无线摄像头装到目标浴室去!” 听到电话里传出急促呼吸和猛吞口水的声音,胖子嘿嘿笑了起来,不过听到话筒里传来对方虽然不舍但仍然坚定拒绝的声音,不由得再嚷道:“5万如何?这可是大减价了只需要5万啊!啊?暂时不要了?那好,等我搞到照片了再通知你。”说着迅速挂掉通讯,然后撇嘴不屑的说道:“5万块都拿不出来,还想学人泡妞,真是穷鬼!” 看着屏幕上的五张美女图像,胖子嘿嘿点点屏幕:“嘿,没想到居然这么好运,才刚搬来没多久就发现一个美女窝,现在已经推销了一个,还能推销4个,说不得靠着这5个美女就能捞到我人生中的第一个百万呢,能搬到这里来住真是我的幸运啊!” (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