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凌寒本性(下) - 合租奇缘

第七章 凌寒本性(下)

(开始冲击17K的榜单啦,打劫各位手中的任何票票。都投出来吧,俺会用更新告诉你们,那是值得的。) 他们聊天打屁了一阵,发现那两个大汉根本没有回来,不由奇怪起来。又过了一阵,他们终于忍不住地往那小巷跑去。进去后发现这个小巷居然黑漆麻乌的没有灯光,才走了一会儿,李公子突然被东西绊倒,立刻大骂。而已经掏出打火机点着查看的那个大汉已经紧张地说道:“公子,是小三他们!” 公子一呆,忙靠前去看,发现靠着墙角昏迷着的正是派去跟踪的两个大汉。此时那个大汉已经摇醒一人问怎么回事。 被摇醒的大汉痛苦的*了一声才说道:“是那个小子干的!” 李公子有点不相信地问道:“那小子?凌寒的弟弟?”那个大汉也不相信地喊道:“怎么可能!你们两个大汉居然被个小孩撂倒了?” 浑身疼痛的大汉点点头哭丧着脸说道:“他身材虽小,但是拳头又重又硬又狠又猛,打过来就像被石头砸了一样,而且好像是练过的,我和小三刚拦住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倒了。” “拦住他?!”李公子立刻被这话吓了一跳,不可控制的喊了起来。而那个大汉有点尴尬的说道:“我怕公子久等……所以我交代他们来硬的。” 李公子立刻嚷道:“浑蛋!我都说过不要用强的了!鬼知道他会不会报警!妈的,还不快回去,呆在这里等抓啊!”说完就飞快的跑出了小巷,他的三个手下也忙互相扶持这跑离这个地方。 神志有点迷糊的凌寒,突然嗅到一股酸味,接着感觉到自己的唇碰到了一件玻璃似的物体。凌寒立刻知道那个小帅哥回来了,吃力的张开口,一股酸中带甜的液体马上灌入喉咙。凌寒被这酸味弄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才一回儿功夫,凌寒觉得那股难过的感觉消失了大半,神志也被酸得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看到一双关切的眼眸。当然也同时发现,那双眼眸和自己对视后,立刻有点不知所措的移开了。 凌寒轻轻一笑:“谢谢你哦。”这么一笑,原本就很妩媚的样子更显得万分迷人。 陈世豪脸蛋立刻又红了,他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客气……这是我应当做的。” 凌寒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但是她很快伸出稍微有点力气的手并笑道:“我是凌寒,欢迎你住进这里。” 陈世豪有点不自在的轻轻握了一下凌寒的手,低着头说道:“我是陈世豪。”顿了一下,有点尴尬的问道:“你没事了吧?” 凌寒妩媚的一笑:“我没事了。” 同时动了动身子,让自己依着沙发的扶手而躺。整个过程显得是那么的优美,又是那么的诱人。当然,凌寒看到陈世豪的身子动了一下,就马上恢复原状,不由得带着笑容瞟了陈世豪一眼。 原来陈世豪在看到凌寒移动身子时,心中突然有股要上前帮忙的冲动。当然,陈世豪还没有考虑行不行动的时候,凌寒已经完成了动作。也在这个时候,陈世豪看到凌寒那有点古怪的笑容,立刻红了脸,他垂着眼不敢看人,有点结巴的说道:“那,那我回房去了。”说着不等凌寒说话就站起来,飞一般的跑回到阳台那个杂物间。 凌寒看到陈世豪那慌慌张张的样子,眼中充满了笑意,突然她想起什么似的,带着一种古怪的笑容,冲着阳台的方向娇声喊道:“小帅哥,晚安啰。”这声音才刚落下,就听到什么东西撞到门的声音,接着陈世豪那好像捂着鼻子说话的声音就从阳台那边传来:“晚……晚安。”然后就传来了急速开门和关门的声音。 凌寒眯着眼笑了一下后,脸上的笑容开始慢慢消失,才一会儿工夫,凌寒脸上就出现了落寞的神情。她看着天花板幽幽的叹了一息,然后好像很吃力的让自己坐了起来。当她正要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上传来开门的声音。 她脸色一变,忙伸手抓住茶几桌上放着的电视遥控器,一按按钮启动电视,接着顺势躺下,摆出一个很悠闲的模样,假装看起电视来。 凌寒才刚做完这些动作,楼梯口就先后出现了周凌和刘雪凝。她们快步下了楼梯,来到凌寒身旁,刘雪凝关切的问到:“寒姐你又喝醉了?没事吧?”而周凌则用责怪的语气说道:“你呀,也不爱惜一下自己。” 凌寒拍拍挡着自己视线的刘雪凝的屁股,不理会刘雪凝惊呼一声满脸通红的样子,用心情很好的语气对周凌说道:“大姐,今天我没有喝醉,这个节目不错,一起看电视吧?” 周凌皱了一下眉头不相信地说道:“没有喝醉?那为什么叫人去接你啊?” 凌寒知道邓舒雨已经把自己打电话的事告诉给他们了,也就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当时没有带够钱,所以叫家里人送钱过来。”说到这她忙转移话题说道:“是了,我们的新房客,蛮帅的,而且还很害羞哦。” 脸上的红晕已经散去的刘雪凝,笑着接口说道:“是呀,陈世豪很害羞的,邓舒雨说他像个女孩子动不动就脸红。” 凌寒听到这话很夸张地笑道:“对呀,他不但长得像个女孩,连害羞女生的习惯也学了个十分。”她说到这,看到周凌靠前来耸动了一下鼻子,当然知道周凌要干什么了,可她也不说破,继续和刘雪凝说着话。 周凌闻到凌寒身上确实没有很浓的酒味,暗暗点了点头,对凌寒说道:“好了,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把时间调节回来吧,不要熬夜早点去睡。” 凌寒吐了下舌头娇笑道:“是,我看完这节目就去睡。” 周凌看到凌寒的样子无奈的笑了一下:“那好,晚安。”说着就上了楼。而刘雪凝则留下来陪凌寒看电视。 凌寒偷偷看了刘雪凝一眼,发现刘雪凝居然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上的节目,不由暗自皱了一下眉头,她知道刘雪凝最喜欢看这些介绍各地风情的节目了。她想了一下,突然按动遥控器某个按钮进行转台。 刘雪凝发现节目变了,刚想抗议,可是当她看到新节目是什么内容时,慌忙把头低下,而她的脸蛋则变得火一样红。她羞涩的说了一句:“我去看书。”就急冲冲的跑上了楼。 凌寒看着刘雪凝的背影暗自得意地想道:“呵呵,要赶这种纯情少女走,让她看成人节目是最有效的了。”她想到这里的时候,目光不由瞥了一下电视屏幕。就这么一眼,她原本那得意的表情立刻消失了,娇媚的脸蛋马上通红起来。她慌张的啐了一口,就按动了遥控器上的关机按钮。 关掉电视后,凌寒吃力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来到浴室。躺在装满热水的浴缸中,凌寒舒服的*一声说道:“呼,泡了热水精神许多了。”她闭着眼睛休息一下后,就抬起修长的大腿,拿着香皂一边狠狠地擦拭着一边咬牙说道:“该死的,那个李王八蛋,居然摸了我的大腿和腰,我不会放过他的!”说到这她嘴一扁,眼中有点水雾的喃喃道:“呜,这次亏大了,我居然被人摸了这么多下。”说着就狠命的擦拭着全身。 在凌寒沐浴完毕的时候,她冲着镜子照了展示了一下被自己擦拭得通红的傲人身躯,咬着牙说道:“李王八蛋,你居然敢下药占我的便宜,我绝对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说着就伸手去衣架,手伸到一半就缩回来打了自己脑袋一下嘀咕道:“糟糕,居然忘了拿替换的衣服。” 她迟疑了一下,拿了条浴巾把自己包裹起来,然后对着镜子照了一下,发现下摆围得太高了,比超短裙还超短裙,不由往下拉了一下。在仔细检查一遍后,一边小心的打开浴室门向外张望,一边嘀咕道:“新来的那小孩子应该还待在房间内吧?” 原本神态小心翼翼、弯着腰、双手紧紧捏着浴巾角的她,在赤脚踏出浴室门的时候,她的腰笔直,双手也很轻松的垂在两旁,脸上风情万种,神态有点轻佻的迈着猫步走了出来。不过在她发现客厅和楼梯都没有人的时候,脸色一松,吐了下小巧的舌头,双手紧紧抓着浴巾,两步并作一步的快步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她关好门,拉上窗帘,并小心检查一下窗帘有没有留下空隙后,才寻找睡衣和内衣。找到衣物后,她关掉灯,然后才脱掉浴巾换上衣服。看她这些举动,像是深恐被人偷窥到一点春光的害羞少女。任何看到不久前她穿着的那套性感服装的人,看到现在她的样子,肯定不敢相信是同一个人。 而此时对面一栋大厦某单元的某漆黑房间内,一个趴在窗边的人影站起来跺了下脚,一个男性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有没搞错?!居然关了灯来换衣服!一开始我还以为总算有收获了呢。”随着声音的落下,窗帘被拉上了。 接着房间的灯光被打开,一个身体肥胖,满脸猥琐模样的肥胖中年眼镜男,开始收拾架在窗户旁的一架超长镜头的相机。这中年人一边拆着相机记忆棒,一边嘿嘿笑道:“虽然没有拍到好东西,但也算是大有收获了。嘿嘿,还是第一次拍到她围着浴巾的模样呢,这次主顾肯定愿意花大价钱来买的。” 他拿着记忆棒,一边起身,一边望着对面的大厦嘀咕道:“真是奇怪,按照她穿衣服的款式和她平时的举动来看,她不是这么小心翼翼的人啊,怎么要关了灯来换衣服呢?真是搞不懂。”中年人思考了一下,不由得放弃般的淫笑道:“嘿嘿,这样也不错呢,要是现在就拍到裸体像,没了勾引那些闷骚少男的筹码,那可就没有赚钱的机会了,反正那张浴巾图就足以卖个好价钱,嘿嘿,够我潇洒一段时间的了。”说着就离开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