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会凌寒(上) - 合租奇缘

第六章 初会凌寒(上)

关上门后,那股香味更浓烈了。陈世豪心跳了一阵后才开始打量这个浴室,这是一个有五六平方米非常宽大的浴室,摆了架漂亮的洗衣机和一口宽大的蓝色浴缸和同色的坐厕、洗手池。至于热水器的操作,陈世豪还是会的,他在进入浴室以前就仔细看过那些书了。 脱去衣服的陈世豪展现了令人吃惊的一面,他的身形虽然有点瘦弱,但却非常的菱角分明,结实得很。特别是腹部的那六块腹肌,更是表现出陈世豪不是表面显示的那么文弱。 陈世豪洗完澡后,拿着堆放换洗衣服的篮子站在洗衣机前发呆,好一会儿才叹口气放下篮子,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他拿着一本书回来,开始照着书本的使用说明捣弄起来。 好一会儿,洗衣机开始转动了,陈世豪才开始用手来洗自己的衣服,他不敢把自己的衣服放进去,害怕自己衣服粗糙的布料把那些纤细布料给弄坏了。 风干后,陈世豪提着篮子来到阳台,在晾衣服的时候,陈世豪再次脸红了,因为这些衣服里面居然有一件非常小巧的内裤!当然陈世豪立刻知道这是谁的了,刚才大家都约定内衣不用陈世豪洗,会忘了这件事的只有李新这个把自己当兄弟的家伙了。 这时陈世豪发现外面已经停雨了,雨后清晰的空气伴随着晚风扑鼻而来。陈世豪腻意的深吸了一口,刚想好好欣赏一下夜景时电话铃响了。陈世豪张眼四处看了一下,发现电话放在电视机旁边。迟疑了一下才去接听,还没开口,里面就传出一个喝大了断断续续的声音:“喂……是我……凌寒啦,呃……我在蓝梦酒吧……来……来接我……”说到这就把电话挂了。 “凌寒?”陈世豪觉得好像在那里听过这个名字,当然他立刻想起这是那个没有见过面的房客。 陈世豪刚想通知二楼的人,邓舒雨已经依在楼梯口问道:“谁的电话?”陈世豪现在已经不会低着头回话了,当然对方是邓舒雨的时候才是这样。他说道:“是凌寒,她好像喝醉了,让你们去蓝梦酒吧接她。” 邓舒雨抛抛手中的苹果,斜着眼看了陈世豪一眼,咬了一口苹果后,望着天花板说道:“我说,陈大官人,你不会忘了刚才说的合约吧?我记得有一条是:当其他人有事需要进行帮助时,不管你陈世豪在干什么,必须无条件全力帮忙。我想,我说的没有错吧。”说着再次瞥了陈世豪一眼。 “呃……”陈世豪也想起有这么一条约定了,他又开始结结巴巴地说道:“但是……我……我不认识她呀!” “酒吧内长得最漂亮、穿得最性感、喝得最烂、身旁围最多老伯的人就是她了。”邓舒雨抛下这一句,转身消失在楼梯口。 陈世豪呆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回房拿了钥匙和几百块钱做车旅费,换上球鞋出门了。出门前陈世豪摸着袋里的钱又叹了一息,看来自己一个月的开销根本不是几百块钱就能了事的,谁知道这样去接人的日子还有多少次呢。 出了门的陈世豪不知道邓舒雨在房间里嘀咕了一句:“凌寒姐是怎么回事呢?以前她不到天亮是不会回来,也不会现在就让人去接她的。难道她这么早就喝醉了?按她的酒量也不可能啊……算了,反正已经有人去接她了。” 下了电梯,出了安全门的陈世豪再次吸引了门卫的目光。低着头的陈世豪没有发现这两个门卫不是白天的那两个,但是他们的悄悄话依然被陈世豪听见了:“喂,我们大厦什么时候住了个这么土的人?要不要拦住他?”“不用吧?我们是负责不让可疑人进去,而不是出来,他应该是送外卖的吧?” 陈世豪听到这话不由悄悄打量一下自己的衣服,干净的黑色长裤白色衬衣,而且也没什么破啊,可能是自己的样子很土吧。陈世豪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哪有穿得这么普通的,身穿的全都是奇形怪状的衣服。 陈世豪没有把门卫的话放在心里,在路口栏了部出租车,说了句去蓝梦酒吧。那个司机没有发动汽车,反而回过头古怪的看着陈世豪。 陈世豪给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脑袋又低下了。那个司机这个时候才开口说道:“你不是玩我吧?蓝梦酒吧就在那大厦里面啊!” 陈世豪顺着司机的手指看去,发现司机指的就是自己居住的那栋大楼,这才想起那栋大楼10楼以下是各种商场,不由满脸通红的说声对不起下车了。下车时听到那司机嘀咕道:“要不是我很有职业道德,我就载着你全市兜它一圈才回来。”想到自己免了被人宰一刀,陈世豪下车后感激不尽的向司机道了谢。 陈世豪这次没有马上往大楼跑,反而是来到大楼结构示意图前,看清楚酒吧是在八楼,也看清楚了去八楼的通道,这才走向一楼的自选商场旁的一个通道口。陈世豪有点庆幸自己这次会先看过示意图,不然自己还以为上八楼要进一楼的自选商场里面呢。 一出电梯,陈世豪就觉得眼前一暗,接着就看到两个身穿白色旗袍的女子带着笑容向自己鞠躬说:“欢迎您光临蓝梦。”陈世豪忙结巴的应了一声,然后就在旗袍女子的恭送下,穿过她们,走进挂着蓝梦酒吧的大门。 进去后,陈世豪不由再次一呆,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情景,和自己在电视上看的酒吧环境不同!这里不是那种几百平方米的酒吧,而是一个占据整层楼,面积非常巨大的酒吧。这里全场摆了数百张坐满人的圆形玻璃桌,而且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酒吧的柜台。也就是说普通酒吧只有一个柜台,而这个蓝梦酒吧则有几十个柜台! 这里面的客人少说也有好几千人吧,这么多人要自己怎么去找那个凌寒呢?陈世豪第一次觉得脑袋有点疼了。 正当陈世豪迟疑不前的时候,一个身穿蓝色旗袍的妙龄女子来到陈世豪身前,借着柔和的灯光,悄悄的仔细打量了一下陈世豪,然后才挽嘴一笑,温柔中带着打趣的声音传入陈世豪的耳中:“小弟弟,这里可不是你能够来的哦。” 小弟弟?陈世豪闻言一呆,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叫过呢。不用说,他的脸也立刻一片绯红,当然他的习惯动作再次出现——低下了头。那个小姐看到陈世豪这个样子,不由再次笑了一下,拍拍陈世豪的肩膀说道:“回去吧,这里要满18岁才可以进来的。”说到这又嘀咕了一句:“迎宾的人怎么搞的,这么没眼色,看来要好好训练一下才行!” 聪明的陈世豪立刻从这话听出眼前这个女子在酒吧蛮有身份的,忙吸了口大气微微抬起头,目光不敢看着那女子地说道:“我……我是来接人的。” 正要转身离去的女子听到这话,回过头来一笑:“接人啊,你知道他在什么号桌吗?”陈世豪只能摇头,自己根本没和那个凌寒说上一句话,怎么知道她坐在什么号桌呢。 看到陈世豪摇摇头,蓝色旗袍女子不由微微一皱眉:“这就麻烦了,为了不干扰客人,这里没有广播系统的。打他手机如何?”说着不知道从什么身上地方摸出一部小巧的手机递了过去。 当然陈世豪再次摇摇头,陈世豪现在有点后悔没有向邓舒雨问清楚凌寒有没有手机。那个女子可能误会陈世豪了,点了点头收回手机说道:“也对,喝醉了的人接不到手机的,你形容一下他是什么样的,叫什么名字,我让服务员去看看。”那女子会这样误会也没办法,谁叫陈世豪开头说接人而不是找人。 陈世豪再次吸了口气,这时他突然闻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幽香,不用说当然是那女子散发出来的。陈世豪忙停止了一下呼吸才说道:“她叫凌寒,她长得很漂亮、穿得很性感、喝得很烂、身边围了很多阿伯。”虽然陈世豪没怎么和女孩子接触,但他也知道不能当这女孩子的面说另外一个女子最漂亮。所以他才把邓舒雨说的那句凌寒是全场最漂亮的话改了。 那女子笑了:“原来是凌寒啊,呵呵,你一早就说出她名字的话,也不用说这么多了,你是她弟弟吧?”看来凌寒来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然这个女子也不会一听名字就知道了。那女子她刚说完,一个身穿白色旗袍的女子跑过来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正抬起头想否认自己不是凌寒弟弟的陈世豪看到她的眼中突然冒出一股杀气,不由心中一惊,慌忙低下了头不敢吭声。 那女子挥挥手让那个服务员离去,然后用变得冰冷的声音自语了一句:“哼!好大的狗胆,敢在我的地盘下药!”她说完看了一眼低着头的陈世豪,语气变得比较柔和的说道:“跟我来,你姐姐出了点事。”